第777章 元老陈潇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事到如今。

    谢一繁被恐怖的压力,压迫得伏在地上,浑身颤抖不已,眼瞳中只剩下绝望之色。

    而突然间,岳宝发疯似的暴起,浑身上下,都有五彩光芒激荡。

    五色化神光

    不仅仅是两只手掌间,就连眼耳口鼻七窍,乃至十万八千个毛孔中,皆有璀璨神芒喷薄而出。

    乍一眼看去,岳宝筠通体发光,犹如一尊五色神人,气息狂暴无比,疯狂的杀向陈潇。

    “不好,她的五色化神光失控了”

    卓永悬面色一变,浩浩荡荡的水光横空,将宴席上的众人,和这片区域隔离完全隔离开。

    只不过,五色化神光,终究不负凶名。

    狂暴的腐蚀之力扩散,竟冲击得水幕摇摇欲坠,似乎随时可能被撕碎

    一旦普通武者触及了,或许顷刻之间,就会被化掉全身血肉

    “掌教,我来助你”

    另外两尊元丹也出手了,磅礴的法力卷动,融入水幕之中,终于将其完全稳定下来。

    见到这一幕,陈潇眉毛微挑“你们三个都受伤了”

    别人看不出来,他却看得分明

    卓永悬三人皆受了重创,并且伤势颇为不轻,以至于影响了实力发挥。

    若非如此。

    仅卓永悬一人,就能轻松挡下。

    “小子都是你的错”岳宝筠神色狰狞,满脸都是鲜血,“你毁了老身的一切,就陪我一起下黄泉吧”

    晋级之后,仗着元丹境身份,她收了无数好处。

    其中有灵丹妙药,也有神金天料,还有种种人情等,几乎多到数不清。

    绝大部分的资源,已经消耗得一干二净。

    正因如此,才能在三个月里,突破到半步元丹。

    如今被陈潇揭破,那些送礼的人,必然会上门讨要,如果她还不出来,后果几乎可想而知。

    就算被当场分尸,都不是没有可能

    “你毁掉了老身的一切,老身也要毁了你的所有”

    凄厉的嘶吼中,岳宝筠真元狂暴,轰击在陈潇胸口。

    “陈长老小心”卓永悬失声大喝。

    “陈先生”楚氏姐妹同样惊叫。

    五色化神光太恐怖,光芒所过之处,空气爆炸,大地溶解,仿如要将万物都毁灭殆尽。

    岳宝筠燃烧了自己性命,绽放出毕生最强的一击。

    这一击的威能,足以威胁到元丹

    “这就是元丹境的威能”

    在岳宝筠眼中,闪过深深的迷醉。

    可就在下一瞬间,沉醉化作了骇然。

    只见她的手掌,轰在陈潇的胸前,一时间,陈潇体外银光动荡。

    “嗯”

    很多人都愣住了。

    陈潇淡然的立在那里,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讥讽之色“你的绝命一击,就只有这些么”

    如此强绝的一击,竟连护体银光,都无法打破

    五色化神光在燃烧,却始终突破不了,笼罩陈潇的护体银芒。

    “你这是什么神通”

    岳宝筠心头狂跳,骤然意识到不妙。

    下一瞬。

    陈潇的手掌,在她的视野里,突然间放大。

    一枚古朴玄奥的印记,散发着瑰丽的光芒,在岳宝筠身上炸开。

    “你没有知道的必要。”

    淡淡的一句话,伴随着毁灭的力量,冲入岳宝筠体内,一瞬间便将所有生机破灭

    “你”

    才刚吐出一个字。

    岳宝筠的世界,彻底陷入漆黑。

    啪的一声,身躯软软倒地,扬起大片尘土。

    不断肆虐的五色化神光,也渐渐复归黯淡,最终完全消散不见。

    一代圣宗长老,终究身死道消。

    “我我我”

    全程目睹的谢一繁,当场真元走了岔路,全身腾起焰光,待到被人救下,数百年苦修已化作乌有。

    “自作孽,不可活。”

    陈潇无动于衷,并未继续出手。

    对于谢一繁来说,走火入魔、修为尽废,并不是一个终结。

    与之相反。

    那些曾经送礼过、讨好过他的人,他们的熊熊怒火,会将谢一繁焚烧到生不如死

    “这两个混账东西,居然骗了所有人”

    “装得倒是够像,可惜,还是被陈长老看穿”

    “简直就是圣宗的耻辱”

    事实上,这个时候,已经有人骂开了。

    显然他们也清楚,在谢一繁身上的付出,不可能收回来了,因此再无任何的顾忌。

    “哎”

    卓永悬收回力量,暗暗叹息了一声。

    他并未阻止这些人,因为就算是他自己,心绪也在波动不已,有种被欺骗愚弄的愤怒。

    要知道。

    卓永悬此前,可是把岳谢二人,当做对付黑羽道人的生力军。

    现在仔细想想,更是令人后怕。

    要是真有那么一天,黑羽道人卷土重来,这两人又被派遣出战说不定一瞬间,就会毁掉整个战局

    “岳宝筠、谢一繁二人,伪装修为,欺骗大众,浪费资源无数,已是罪无可恕。”

    深深地吸了口气,卓永悬抬手,法力拂过地面,将遍地残骸扫空。

    “不过,念在两人已经伏法,本座便不另作处理,除此之外”

    说到这里,卓永悬微微一顿。

    天门顶上的众人,接二连生出感应,齐齐向陈潇看去。

    “本次观礼大会照旧,恭贺陈潇道友晋升元丹,成为圣宗的又一位元老”

    霎时间,天门顶上,喧哗沸腾。

    便在这一日。

    陈潇跻身元老之位,成为圣宗历史上,最年轻的元丹境元老

    数日后。

    陈潇居住的紫薇苑前,掌教卓永悬前来拜访。

    “不知陈潇道友,对这次落魔渊爆发,可有任何的见解”

    带着一丝丝感慨,卓永悬开门见山问道。

    陈潇想也不想,就摇了摇头“没有。”

    他唯一关心的事情,只有穿空梭的炼制。

    这几天来,材料收集得差不多,只差最后几样,就能进入炼制阶段。

    除此之外的东西,他一概不感兴趣。

    “呃”

    完全没想到,陈潇如此直接,卓永悬噎了噎,这才苦笑道“道友有所不知,在云海星域历史上,三大禁地的活跃期,彼此各不相同,唯有这一次”

    被他这么一说,陈潇瞬间恍悟。

    “看样子,道友已经想到了。”

    卓永悬点点头,一字一顿,艰涩地开口

    “落魔渊突然大暴动,是受到其余禁地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