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4章 无可匹敌的大地战体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陈潇的突然出现,让得全场陷入寂静。

    一双双眸子都瞪大了,不敢置信地盯着陈潇。

    倒抽凉气声,此起彼伏。

    “不、不是说他,死在落魔渊了么”

    “不仅平安归来了,居然还能接下元丹境的一击”

    许多圣宗弟子,尽皆惊骇失声。

    不少人瞠目结舌,看向陈潇的背影,心神不住地摇曳。

    关键时刻。

    被认为已死的陈潇,突然出现在大众眼前,为楚月绮拦下必死一击

    “陈潇,果然是你在捣鬼”

    岳宝筠心中微喜,连忙气息绽放,当场冷声大喝道。

    在神秘符箓的伪装下,仿佛真有元丹境震怒,惊悚的气机弥漫虚空。

    陈潇若不出现,那倒也就罢了。

    偏偏他在此时出现,更加坐实了,他确实在暗中捣鬼

    “我在暗中捣鬼你倒是很有想法。”

    淡淡的摇摇头,又揉了揉楚月绮脑袋,陈潇这才平静开口“不过是说出事实罢了,如何能算是捣鬼”

    楚月绮觉醒异瞳,的确在他意料之中。

    因而,此时此刻的局面,他丝毫不感到奇怪。

    “简直一派胡言”

    岳谢二人还没开口,另一个声音,突然从旁响了起来。

    左归元大步迈出,脚底能量流淌,大地战体催发,与厚重的土地全面共鸣。

    这一刻的左归元,气势澎湃无双,仿佛一尊大地战神

    他的同桌弟子,纷纷脸色微变,连忙向着后方退去。

    “好恐怖的气势以左师兄的实力,恐怕法相中期,也能战而胜之”

    “别说是法相中期,凭借大地战体的神妙,便是面对法相后期,也能立于先天不败之地”一名弟子感叹。

    大地战体。

    号称只要立于大地之上,便拥有同阶不破的防御。

    “区区日阶的小丫头,何德何能,可以看穿一位元丹境”

    左归元厉声怒斥,锐利无尽的锋芒,直指陈潇的面庞“更何况,元丹境都看不破,她凭什么看破还说不是你有意指使”

    左归元的话,提醒了很多人。

    是啊。

    连元丹境的卓掌教,都没有看出破绽,楚月绮才刚觉醒异瞳,就能那么逆天惊人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左归元一步上前,满脸义正辞严“你误人子弟,扰乱大会,冒犯元老,纵然你是长老而我是弟子,我左归元也要向你挑战一二”

    图穷匕见的左归元,终于彻底锋芒毕露

    当即,许多看向陈潇的眼神,都带上了幸灾乐祸。

    “这小子一来圣宗,就光顾着折腾了,偏偏掌教还包庇他,不过现在,要是被一名弟子击败,看他的脸还往哪里搁”

    甚至,不用击败陈潇。

    只需同陈潇战平,甚至坚持一段时间,就足以让他颜面扫地

    自从来到云海圣宗后,陈潇很少展现自身实力。

    真正知道他实力的,只有极少数人罢了,而孟斌之死乃是耻辱,药神宫也不会肆意对外宣传。

    故而。

    在很多人眼中,陈潇实力平平,靠着掌教扶持,才能坐上长老之位。

    “你也很有想法。”

    闻言,陈潇不禁失笑,一步向前走去。

    左归元见状,迈步挡在路中间,气势勃发,便要发动攻击。

    这一击,凝聚了全部力量。

    即便是法相境后期,也必须得慎重对待

    然而。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

    一只白皙如玉的手掌,仿佛幽灵鬼魅般,蓦然出现在左归元胸口,而后,轻飘飘的向前一按

    轰嘭

    没有任何能量波动,没有任何神通爆发。

    左归元身下的地面,突然间炸成了粉碎。

    压缩到极致的空气,化作罡风肆虐纵横,爆发震耳欲聋的呼啸,将左归元轰飞数千米,直接摔出了天门顶

    偌大的天门顶,再度鸦雀无声。

    “可惜,你挡我路了。”

    陈潇云淡风轻地摆摆手,宛如随手拍死了一只苍蝇。

    旋即,他看向高台之上,面色铁青的岳谢二人,扯了扯嘴角,道“你们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当陈潇重新开口时。

    每个人都可以感受到

    无边的黑暗,突然间降临了。

    冰冷、死寂、恐惧化作幽暗的深渊,吞噬每个人的身心。

    高台上的几位元丹境,接连露出惊疑之色。

    从陈潇的身上,竟传来些许威胁,令他们警兆大生。

    通常而言,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此刻,陈潇的目光如炬,好似一尊神王,神眼烛照天地。

    “你们刚才说要送谁下黄泉”

    刹那之间,杀意盈野,直冲九霄

    尽管说,他和楚氏姐妹,算不上多亲密,但无论如何,至少也是朋友关系。

    前世今生,陈潇最痛恨的事情之一

    便是有人要动他的朋友

    气温仿佛下降了数十度,比数九寒天更彻骨,冻得周遭众人浑身发颤。

    如此强大的左归元。

    居然毫无反抗之力,区区一掌落下,就被轰得无影无踪

    更别提,岳宝筠和谢一繁,被陈潇直接针对,整个人如坠冰窖,灵魂都像是要彻底冻结。

    “这这小子的修为究竟是”

    两人心头惊惧,头皮都快炸开了,一举一动,都显得艰难无比。

    强行压下心中不安,岳宝筠声音尖锐,厉声叫道“真是好大的胆子陈潇你可知道,你是在挑衅两位元丹境”

    “两位元丹境这可真是个拙劣的笑话。”

    陈潇语惊四座,哈哈大笑起来“更何况,纵然真是元丹境,该给的交代,一个都不能少”

    全场死寂一片。

    “很好很好”

    谢一繁也被气笑了,手起掌落,锐利的枪芒闪烁,撕裂八方虚空,犹如万枪归宗一般,直奔陈潇而去

    在神秘符箓的伪装下,简直像是枪神再世,一枪逆乱九重天

    “这俩小丫头不知尊卑,果然都是你教出来的今日老朽便好好教教你,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谢一繁自忖。

    自己的真正修为,虽然只是半步元丹

    好在陈潇的修为,也不是元丹境,全力一击之下,再不济,也能将陈潇重创

    说时迟,那时快。

    枪芒似光雨洒落,将陈潇彻底吞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