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3章 陈潇归来!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此时此刻,圣宗天门顶。

    惊讶、好奇、讥讽、揶揄

    数不清的视线扫来,聚集在楚氏姐妹身上。

    “这小丫头怕是被惯坏了吧竟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质疑一位元丹境强者”

    “谁说不是呢自从入宗以来,她俩特权可不少,这次历练都没参加呢。”

    几名弟子小声嘀咕,神色充满幸灾乐祸。

    显然在他们看来

    哪怕楚氏姐妹有陈潇撑腰,但当众质疑元丹强者的修为,依旧称得上是做大死的举动。

    好比在一场婚礼上,新郎新娘郎才女貌,堪称是天作之合。

    突然间,就有人跳出来质疑,认为他们夫妻感情不和

    就算是普通人,都会感到深切不悦,说不定,还会有打人的冲动。

    更何况如今遭到质疑的,是两位元丹境

    “小丫头,饭可以乱吃,话可不可能乱说”

    谢一繁也看了过来,目光深沉如山,汹涌地压迫下来。

    哪怕他并未晋级元丹,但半步元丹的威压,依旧不是楚月绮所能抵挡。

    “哼”

    好在关键时刻,楚婉晴冷哼一声。

    冰寒的气息绽放,将楚月绮护在身后,沉声道“小妹只是无心之言,您身为圣宗的元老,不用如此逼压吧”

    周围许多弟子,顿时齐齐一惊。

    入宗这几个月来,楚婉晴始终不声不响,平日里甚少与人交流,大部分时间都在闷头修炼。

    以至于很多人都忘记了

    这个桃李年华的妙龄少女,真正修为高达法相中期

    只要给她足够时间,成就元丹之境,几乎是板上钉钉之事。

    “你”

    岳、谢二人噎住,脸色黑得像锅底一样。

    就连卓永悬等元丹境,也都投来疑惑的眼神。

    岳宝筠和谢一繁的反应,未免有些太过激烈了,要知道,从楚月绮的言行来看,多半只是好奇罢了。

    “只是给小丫头一点教训,好让她以后记清楚了,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岳宝筠冷冷地哼了一声。

    刚要收回气势,却听楚月绮再度开口“我没有骗人呀,你们两人的衣服里,都藏着一张符箓,虽然掩盖了你们的气息,但却瞒不过我的眼睛呢。”

    说这话的时候,女孩的双瞳中,有淡淡的微芒,忽然一闪而逝。

    全场哗然

    “你胡说八道什么”

    刹那之间,岳谢二人,杀机暴涨

    原以为连元丹境,都成功隐瞒过去,此次观礼大会,足可以高枕无忧了。

    谁曾料想到

    一个不起眼的小丫头,竟能看穿他们的伪装

    “无稽之谈,荒谬至极”

    不过姜终究是老的辣。

    在感受到另外三位元丹境,探究和质询的目光,两人一瞬间回过神来,带着寒意的声音,传遍整个天门顶。

    “小丫头,真当有那陈潇护住你,我们就不敢动你了吗”

    岳宝筠一字一顿,声音阴沉,令人一阵毛骨悚然。

    谢一繁更是脸色涨红,仿佛已经怒极攻心,当即向卓永悬一拱手“道兄你也已经看到了,这两个小丫头彻底无法无天了”

    在他的身旁,岳宝筠尖叫“区区两个小丫头,哪来胆子做这种事多半还是那陈潇授的意老身建议将她们,同那陈潇一起,永远逐出圣宗”

    一石激起千层浪

    这一回,连卓永悬三人,也都坐不住了。

    一句话,还能说是无心之过。

    楚月绮第二次开口,若不是有真凭实据,就是刻意栽赃陷害。

    “楚月绮,你所说的一切,可有任何证据”

    卓永悬气势绽放,仿佛一方无尽的海洋,潮水磅礴,一浪高过一浪,看似并不暴虐,但无处不在的恐怖压力,却能将人压迫到心神崩溃

    纵然是楚婉晴,在这等压力前,也显得无比渺小。

    可她依旧紧咬牙关,替楚月绮挡住压力。

    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集中过来。

    “我没有证据。”

    众目睽睽之下,楚月绮摇头,还不等众人哗然,女孩又认真道“但是我的眼睛,可以清楚地看到,所有能量的流转。”

    直至此刻,众人才发现。

    楚月绮的眼眸中,有浅浅的蓝光浮现,显得晶莹而剔透,仿佛两颗璀璨的宝石。

    许多人倒抽一口凉气。

    很显然,这是觉醒了某种异瞳,且极为神异,连元丹境的能量,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卓永悬眸光一闪,露出沉吟之色。

    “胡说八道的东西”

    下一刻,岳宝筠终于气急,抬手一道气劲打出,目眩神迷的光泽,霎时笼罩四面八方。

    五彩神光刷落下来,许多人不住地颤抖,灵魂似乎要被腐蚀溶解。

    “大庭广众之下,危言耸听,今日老身便教你做人”

    岳宝筠的攻击,在神秘符箓伪装下,显得神光慑人,拥有滔天的威能。

    一些胆子较小的弟子,已经闭上了眼睛,不敢去看接下来的画面。

    “若是还执迷不悟,留着你也是祸害,不如早日下黄泉,去和那陈潇陪同作伴”

    岳宝筠心中杀机无限。

    楚月绮竟生有异瞳,能够看穿能量流动,对她和谢一繁来说,绝对是一个大隐患。

    一旦成长起来,更是遗祸无穷。

    所以,只有假借失手之名,将这小丫头干掉,他们才能真正安心。

    人都杀掉了,圣宗还能因为此事,惩罚一个元丹境么

    千钧一发之际。

    就在五色神芒,命中楚月绮的一刹。

    一片淡淡的银色光幕,突然浮现出来,轻松将这一击挡下。

    “是谁”

    岳宝筠脸色一变,失声厉喝。

    一击之下,还杀不掉楚月绮,若是再出手,就有杀人灭口之嫌了。

    这一道银色光幕,简直毁掉了一切

    “是我。”

    一个淡淡的声音,从极远处传来。

    天际尽头的方向,一道白衣身影浮现。

    初时,他还距离众人很远,但下一秒,便跨越了空间,一步踏上天门顶。

    在陈潇的身上,并无任何气息外放。

    所有人心头狂跳,仿佛有一尊庞然大物,碎裂了大地,遮蔽了天空,居高临下地睥睨每一个人

    “你刚才说”

    陈潇双手背负,神情古井不波,向岳宝筠望去。

    “要送谁下黄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