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9章 镇压!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发生在众人头顶的战斗

    与其说是一场战斗,不如说是一场一面倒的屠杀

    陈潇展现的实力,强大到令人心悸,无论涌来多少魔物,都会瞬间遭到镇压,翻不起任何的浪花。

    在最初的时候。

    弥漫的血腥和煞气,大大激发了魔物的凶性,一头接着一头,堪称源源不绝,几乎将陈潇淹没。

    营地中的众人,哪怕没有亲临战场,仅是站在远处观战,就有神魂俱灭的大恐怖。

    “他真的是人类吗”

    司徒晋身躯摇晃,大脑一片空白“就算是元丹境,也不可能仅凭肉身,就横击这些魔物吧”

    “除非是体修武者,达到元丹境界,才会拥有这种肉身”许庭脸色凝重,思绪闪电运转,“但他的能量层次,却远强于元丹境体修”

    作为营地中,修为最高的存在,尚且如此惊讶。

    就更别提其他长老和弟子了

    在许多人的眼中,此时此刻的陈潇,就是一尊洪荒神魔。

    手握日月,掌碎星辰,于莽荒之中,杀出一条血路

    “纵然是宗内的老牌元丹境来了,也不可能做到陈长老的地步吧”

    “陈长老才刚突破,这一身实力,未免有些吓人了”

    有圣宗弟子嘴角抽搐,眼皮都在狂跳。

    时间一久,不少人从震惊,渐渐变得麻木。

    元丹境的确强大。

    可是最大的提升还是在于一颗元丹

    武者泼墨勾画的法相图卷,从本质来说,是将所修奥义融合,铸就自己的武道之基。

    而武者晋入元丹境,所修奥义彻底蜕变,彻底熔于一炉,化作一颗法则的种子。

    这颗法则之种,便是所谓的元丹。

    道基种道种,金丹育元神。

    从前役使的真元,经过元丹提纯,化作一种全新力量法力。

    一份法力的质量,就比得上十份,甚至数十份真元

    如此一来。

    就算是相同的招式,通过法力施展,和通过真元施展,威力也是天差地别

    至于肉身与灵魂的壮大,反倒不是那么显著,更多的时候,只是被动提升罢了。

    如陈潇这般

    境界一突破,能量、肉身、灵魂,全都呈现爆发式增长的,完全可以说是绝无仅有。

    “武者的精气神,无论是哪一方面,陈长老都冠绝同阶,实在强得有些可怕了。”

    “或许如此实力,已经超越不少元老,可与卓掌教比肩了。”

    很多圣宗门人呆滞的呢喃着。

    正常情况下,再强大的武者,也会存在薄弱点。

    偏偏在陈潇的身上,找不到任何弱点,就仿佛他的武道境界无懈可击,完美无缺

    天空中的战斗,仍然在持续。

    只不过,魔物们的进攻频率,正在渐渐放缓下来。

    哪怕再怎么凶戾,面对一面倒的屠杀,本能中的恐惧,最终还是占据了上风。

    一头接着一头,许多魔物悄然退走,唯有最强的几头,还在和陈潇搏杀。

    轰轰轰轰

    漫天异象交错,有山河图景升腾,也有凶兽狂奔咆哮,远远看去,这不像是一方战场,而更像是一片绚烂的仙迹。

    只有近距离感知,才能清楚地知晓

    瑰丽多彩的异象之下,究竟隐藏了多少凶险

    “吼”

    某一刻。

    一头黑翼虎喋血,被陈潇拦腰立劈,拖着半截血淋淋的身躯,疯狂逃进了灰雾之中。

    紧接着,一头灰猫嘶叫,在陈潇掌下炸开,连精神体都未逃出,当场形神俱灭。

    越来越多的魔物在惊恐

    比起眼前的人类,仿佛它们才是小绵羊。

    而陈潇则是恐惧的魔王

    三头犬凄厉的长啸,以舍弃两颗头颅为代价,施展血脉禁术,逃向灰雾的深处。

    继续战斗下去,也只有覆灭一途。

    很快,数量众多的魔物,逃散一空,圣宗营地周围,再一次空旷了起来。

    “哞”

    一头硕大的青牛,身高两米有余,摇头晃脑,发出哀求的悲鸣。

    它被陈潇折断了双角,浑身都是伤痕,甚至有多处断骨裸露,模样端的是凄惨无比。

    若非它的血液里,有丝丝辉光焕发,滋生新力,修复伤势,它多半早已命丧黄泉

    “嗯”

    反倒是陈潇,蓦地眉毛微掀,露出一抹讶异“太古莽牛族的血脉”

    以他的眼力见识,此时早已看出

    这头青牛的体内,并无魔族的血脉,相反,有另一种强大血脉存在

    太古莽牛血脉。

    那是一种极为古老的血脉,在宇宙太古时期,一度叱咤风云,傲视寰宇星海,号称拥有撼天的伟力

    只是随着岁月变迁,时光更迭,曾经辉煌的血脉,如今也已没落下去。

    陈潇的上一世,放眼整个诸天万界,都无太古莽牛的传说。

    “虽然非常稀薄,但呈现出来的形态,确实和古籍中一样”

    若有所思的点头,拳头上的力量,突然转变,化作一股治愈之力。

    治愈之力入体,哀鸣中的大青牛,不由一下愣住了。

    “哞哞”

    眼前这个恐怖大魔王,怎么会突然那么好心,给它治愈身上的伤势

    可那股精纯的力量,却是骗不了牛的。

    它可以清晰地感受到

    伤势正在快速修复,如此下去,要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彻彻底底复原。

    “哞哞哞”

    随着伤体的恢复,逃亡的念头,再次在青牛脑海中,蠢蠢欲动起来。

    但就在下一秒。

    一只白皙的拳头,在视野里陡然放大。

    紧随其后的,还有磅礴神念呼啸,宛如一尊神祇降世,滔天的波动,冲入青牛脑海。

    “臣服或者死”

    “哞哞哞哞哞”

    大青牛很快就屈服了。

    下方营地中。

    所有人呆滞无言,看着头顶的少年,骑着青牛落下,向着营地走来。

    许庭连忙控制大阵,露出一个豁口,以供陈潇容身通过。

    “后面还有人。”

    在通过大阵时,陈潇抬手打了个响指。

    许庭司徒晋一呆,旋即感受到,大阵的控制者中,忽然多出了第三人

    “这这这”两人嘴巴都合不拢了。

    紧接着,大阵的另一方向上,又有一个豁口打开。

    一道道年轻的身影,出现在了豁口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