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6章 落魔渊大暴动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幻魔音。

    乃是魔魂族的天赋神通,拥有制造幻觉,迷惑人心的神效。

    传说中

    若能将幻魔音,修炼到最高境界,一个声音,就能让至尊沉沦

    当然,传说终究是传说。

    自从魔魂族诞生以来,还从未有族人,将这门天赋神通修炼到如此境界。

    即便如此

    在面对武道落后的云海武者时,黑羽道人的幻魔音神通,依旧有着难以想象的惊人效果

    “幻魔音种已经种下,哪怕我离开了紫月,受术者仍会受到持续影响,对卓永悬的任何举动,都产生强烈的怀疑”

    这是一门极为可怕的神通。

    试想,若是在潜意识里面,认定了一个人心怀不轨

    那么,无论那人做出什么事,都会用最坏的角度去揣摩。

    看他救人会怀疑是捡尸,听他敲门会怀疑是打劫,见他磨刀会怀疑他要杀人,关心被当成不怀好意,问候被认为笑里藏刀

    长此以往,人心涣散,信任不存,再强大的势力,都要分崩离析

    百族联军伏击魔魂族,一方面,是因为魔魂族杀孽无数,另一方面,则是忌惮这种可怕的天赋神通

    “罢免令一旦启动,就无法中途中断,再加上幻魔音影响,将有极大可能剥夺其掌教之位”

    墨绿色的竹舟,此时已飞入太空,直奔云海母星而去。

    竹舟内部,黑羽道人冷哼一声,最后看了一眼,云海圣宗的方向。

    “待到那一日,便是我回归之时”

    “终于告一段落了。”

    圣宗主峰上,卓永悬长松口气。

    望着殿内的血迹,神色很快重新严肃,一道又一道命令,随之传达了下去。

    “刘海明元老,赵禹行元老,狄森淼元老,为了避免圣宗分裂,三位元老与叛徒黑羽激战,不幸重伤身亡,须得厚葬并登名记之。”

    “另有林国安、姬兰荣、吕雪珂、范灵彤等长老,亦在此次骚乱中,为圣宗捐躯”

    这些元老和长老,选择了黑羽道人阵营,在云海天殿爆发时,尽皆遭到镇杀身死。

    只不过,为了避免人心动荡,卓永悬隐瞒了真相。

    一系列安排下来,纵然是卓永悬,也感到疲惫不堪。

    他本就受伤不轻,后来又催动云海天殿,即便拥有元丹修为,仍到了油尽灯枯的边缘。

    “罢免令之事,本座自会给出答复。新人历练的队伍,只是去了释魂湖,由陈潇长老带队,并未遭遇多少危险。”

    “此外,不久后的观礼大会,依旧照常举行。”

    平静的声音,传遍圣宗上下。

    听到最后一道命令,旁边的牧颜忍不住道“掌教师尊,那岳宝筠和谢一繁,皆是黑羽道人一系,继续举办观礼会,会不会有些”

    闻言,卓永悬苦笑。

    “颜儿你说的没错,但为师和二位元老,实在受创不轻,彻底复原绝非一朝一夕之事,圣宗需要他们来守护。”

    毕竟。

    除开岳、谢二人外

    三位元老身死,黑羽道人逃遁,圣宗七元丹仅余其三,且都是重伤之身。

    若此时有强敌入侵,圣宗不见得能挡住

    “徒儿明白了。”

    牧颜瞬间恍悟,点头说道“师尊,您安心疗伤,我会安排好一切事宜。”

    卓永悬闭关了。

    诸多善后的事宜,皆由牧颜和秋菡梦操持。

    只不过,事情并没想象中顺利。

    “一个巴掌拍不响若是无缘无故,堂堂黑羽元老,为何要发起罢免令必然是事出有因”

    “新人的历练场所,通常只在落魔渊外围,这次选在释魂湖,肯定是有什么阴谋”

    “还有这些身死的强者,皆都属于药神宫一脉,掌教居然还有脸说,自己不是在排除异己”

    就在第二天。

    圣宗山门上下,不少风言风语,悄然流传开了。

    “依我看,黑羽元老突破元丹中期,或许引发了卓掌教忌惮,才会突然痛下杀手”

    不少流言的内容,极尽诋毁之能,差点把牧颜气到吐血。

    偏偏,他还不能随意动手。

    尽管并不知道,黑羽道人离开之前,究竟动了什么手脚,但如今突然浮动的人心,显然是黑羽道人造成

    如果强硬出手的话,非但于事无补,还会让流言愈演愈烈。

    “要是陈长老回来了或许会有什么办法,应对此时的局面吧”

    在这个时候,牧颜师兄妹二人,不禁想起了那少年。

    可惜,对方尚在落魔渊之中,具体的归期,依旧是个未知数

    “若是陈长老在此就好了”秋菡梦轻叹。

    “都是姓陈的小子给害的”

    同一时间,药神宫深处。

    岳宝筠和谢一繁,却是急得团团转,好像热锅上的蚂蚁。

    原本,黑羽道人赐予两人符咒,借此瞒过指天碑感应,应付即将召开的观礼大会。

    待到观礼大会结束,还会亲自指点二人,助他们破开元丹桎梏。

    一切都显得很美好。

    结果谁知道

    在这个节骨眼上,黑羽道人和掌教冲突,负伤逃出了云海圣宗

    如此一来。

    最大的依仗都跑路了,两人顿时没了主心骨。

    “不管那么多了”岳宝筠咬牙,恶狠狠道,“这几个月来,礼物收了那么多,元老福利也享受了,观礼大会肯定要开”

    谢一繁也拼命点头。

    哪怕心中清楚知道,眼下的一切,可能都是镜花水月。

    两人依旧对现在的生活无比留恋。

    圣宗元老高高在上,待遇优厚地位崇高,享受过这种生活,哪还愿意回到从前

    “大会肯定要参加,不过万一被揭穿,必须得找个理由搪塞才行对了”

    忽然,岳宝筠眼睛一亮,抚掌笑道“姓陈的小子应该死在了释魂湖,到了大会上,我们便可以说,听闻噩耗导致走火入魔,功力倒退,需要漫长时间来恢复”

    讨论好种种对策,岳、谢两人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我们两个人,恐怕是圣宗历史上,待遇最好的长老了”

    落魔渊,圣宗驻地。

    中央高塔上,一名监视弟子,蓦地发出惊呼。

    “紧急情况,落魔渊有异动,魔渊灰雾,正在迅速变浓,疑似落魔渊爆发期提前”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一声恐怖的咆哮,震天动地的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