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4章 元始诛魔!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一尊金丹境魔魂族,带来的压力,绝对称得上惊世骇俗。

    前所未有的危机之下

    无穷无尽的灵光,不断迸发涌现,冲击着陈潇,摇摇欲坠的瓶颈。

    此前,一直困扰陈潇的问题,终于在此刻迎刃而解。

    “何为法相法则之相也。”

    武道法相,是武道发展的根基,决定了未来的高度。

    是一名武者,对武道理解的诠释,是一切大道的基石。

    “那么,我的武道,又是什么”

    不是刀枪剑戟,不是拳脚神通,而是包容万物的

    元始。

    在这一刻

    元始武道图。

    成

    “今日方知我是我”

    陈潇哈哈大笑一声,全身焕发炫目的神光。

    足以令寻常武者丧命的伤势,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复原,如神如魔的惊悚气息绽放,刹那间撼动天地乾坤

    云海圣宗,指天碑再震动。

    一个朦胧的名字,跃升石碑之上,泛着明灭不定的光。

    轰轰轰轰

    陈潇双目扫过,精神之火腾起,虚空之中,发生剧烈爆炸。

    与此同时。

    三道璀璨的剑光,再现于天地之间

    “裂魂斩三生”

    剑光璀璨,照亮了万古,切开了轮回,斩落在伤痕累累的金丹上。

    咔嚓

    咔嚓咔嚓

    金丹寸寸龟裂,闪耀的剑芒上,倒映出魂九渊,惊恐至极的面容。

    他完全不敢相信。

    看起来万无一失的降临,竟会毁在一个人族手中。

    更令他惊悚的是,直到此时此刻,陈潇才刚突破法相境

    区区法相境的武者,刚刚踏入丹道三境门槛,如何能够将他逆杀,灭掉一尊金丹境的存在

    “你到底是谁”

    魂九渊声音沙哑,充满着无穷悔恨。

    这般摄人心魄的战绩,就算是那些星空大教神宗的真传嫡系,也几乎没有可能做到这一步。

    便是自古以来,能够拥有如此战绩者,仍然是寥寥无几。

    每一个人,都是横扫星空,横压一世的至尊

    偏偏,陈潇默默无名,来自偏远的云海星域,在此之前,完全是声名不显。

    “到了地狱也要记住我的名字”

    陈潇的气息,还在持续攀升。

    同时他的手中,浮现一座金色殿宇,蛮莽古老的气息,镇压天地虚空。

    刚刚冲破法相境桎梏,陈潇的精气神,全都处于前所未有的巅峰,哪怕时间极短,也能再次催动镇天殿一息。

    而要杀魂九渊

    一息时间,便已足够

    冷漠至极的声音,传遍天地八方。

    “杀你者”

    “陈潇”

    云海圣宗。

    空气一片肃杀。

    自从掌教的位子易主,如今已过去十天时间。

    在这十天里。

    云海天殿大门紧闭,无数杀阵禁制闪耀,始终不曾开启过。

    随着时间流逝,焦躁、骚动、不安的气氛,不断在圣宗上空蔓延。

    “云海天殿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既然掌教更替,为何云海天殿,至今殿门不开”

    许多弟子在路过天门顶时,都会下意识地去看一眼,位于主峰之巅,那座大门紧闭的宫殿。

    一些人多少有了预感

    或许,在殿门重开的那一刻,便是决定圣宗命运之时。

    此刻,天殿内部。

    “卓永悬,你还不认命么”

    黑羽道人淡然的声音,多少带上了一丝不耐。

    十天时间,仅剩的耐心,已经彻底耗尽。

    在他的前方,一道厚重的光墙横亘,将整座大殿一分为二。

    若无这道光墙的阻挡,早在十天之前,他就能拿下卓永悬一系。

    “想要让本座认命,仅凭这些还不够。”

    光墙之后。

    卓永悬脸色苍白,一条右臂齐肩而断,但他的笑容中,却带着一丝从容。

    “黑羽不,本座虽不知你是何人,不过基本能确定,你绝对不是原来的黑羽”

    说到这里,卓永悬微微一顿。

    黑羽道人摇头讥笑“是与不是又如何纵然是这光墙,也挡不了多久,你又能翻起什么风浪”

    在黑羽道人眼中,卓永悬的垂死挣扎,起不到任何作用。

    待到光墙一破,整个云海圣宗,乃至整个云海星域,都将成为他的囊中之物。

    “还是说,你指望那姓陈的小子,还有那群小屁孩,能够扭转此刻的局面”

    “扭转局面还谈不上,不过本座清楚一件事”

    卓永悬缓缓摇头,有种智珠在握的风彩,平静地笑道“有祖灵阁在,你杀不了本座,也不敢杀本座。”

    祖灵阁,乃是历代圣宗先贤,灵魂最后的安息地。

    整个祖灵阁,就是一件超级神兵。

    一旦圣宗掌教遇险,无需力量催动,便能绽放神威,将强敌彻底镇杀。

    并且,得是获得祖灵阁承认的真正掌教,而不是像黑羽道人这般,抢夺而来的掌教之位。

    因此

    哪怕黑羽道人,占据了绝对优势,也不敢过分逼迫,以免引发祖灵阁的杀机。

    “杀不了你又如何”

    脸色一阵发黑,旋即,黑羽道人恢复平静,冷笑道“真以为区区祖灵阁,就让本座毫无办法了么”

    他冷哼一声,声音震响,传出云海天殿。

    “全体听令,前任掌教卓永悬无恶不作,甚至与魔渊生命勾结,将新晋长老和新人弟子,送给魔渊生命,只为换取突破的契机”

    声音之中,一股奇异的波动,向着全宗扩散。

    云海圣宗上下

    但凡听闻他声音的人,竟是齐齐心神颤动,不由自主,生出一股信任之情。

    正常情况下,此事绝无可能。

    平日里,黑羽道人深居简出,一年到头,都见不到一面。

    在这种前提下,敬畏或许有,但亲近与信任就是天方夜谭了。

    甚至,就连卓永悬等圣宗高层,也都出现了一瞬间的恍惚。

    “你、你到底做了什么”

    一名元丹境元老,当场勃然色变。

    “做了什么很快你们就知道了。”

    黑羽道人冷笑,继续全力催动幻魔音,影响圣宗诸人的心神。

    “因此,本座决定发起罢免令,剥夺卓永悬掌教之位”

    话一落下

    卓永悬终于色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