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6章 严惩不贷,以儆效尤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天门顶上,金色法旨展开。

    一个充满威严的声音,在所有人的耳畔响起。

    “岳宝筠长老,谢一繁长老,同时突破元丹境,乃是圣宗盛事,本座拟定三月之后,召开观礼大会,凡圣宗弟子,皆可前往参加。”

    闻言,所有人精神一振。

    声音的主人,毫无疑问,是圣宗当代掌教。

    掌教亲自颁布法旨,并未提及玲珑塔之事,说明一切已尘埃落定,坐实了岳谢二人的地位

    从今往后。

    圣宗的元丹境强者,将会再增两人,达到九人之数

    “至于新任客座长老陈潇”

    听到这里,更多人竖起耳朵,全神贯注起来。

    除了两位张老外,陈潇这位新任长老,也是众人关注的对象。

    一处宅院中,施晟睿猛地抬头,满脸阴沉之色,低声自言自语。

    “陈潇,本少倒要看一看,你的结局有多悲惨”

    在他身旁,一名中年汉子,眉头紧皱,神色格外为难“这小子体内的封印,几乎融为一体,想要破除封印,除非自废修为”

    十天时间过去。

    施晟睿的修为,已倒退至月武者中阶。

    并且,修为境界摇摇欲坠,随时可能再次跌落

    “不过,身为施家的天才后人,去向一个黄毛丫头致歉,这种事情绝不允许发生”

    中年男子深吸口气,脸上浮现丝丝阴霾“现在只能希望,掌教严惩姓陈的小子,我们也能借势威逼,让他出手解除封印”

    万众瞩目之下。

    掌教法旨中,声音再度响起。

    “云天梯乃圣宗至宝,价值难以估量,陈潇长老将其损坏,理应严惩不贷,以儆效尤”

    一句话说出口。

    楚婉晴姐妹二人,还有秋菡梦、牧颜等人,一颗颗心脏,全都提到了嗓子眼。

    夏茹的脸蛋上,嘲讽之色,一闪而过。

    “严惩不贷,以儆效尤哈哈哈,陈潇你也有今天”

    施晟睿已经大笑起来,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满脸都是狰狞的快意。

    身旁的中年,脸色如释重负。

    医神宫一脉的长老弟子,闻声流露出颓然的神色。

    事到如今,似乎连圣宗的掌教,都要看药神宫脸色行事

    “我就知道,什么陈长老,一个炮灰罢了。”

    有药神宫的弟子,肆意的说着风凉话。

    终于,掌教法旨的声音,完完整整的响起“故此,罚没陈潇长老一年月例,并罚镇守落魔渊三个月”

    “啥”

    偌大的云海圣宗,仿佛有一瞬间,空气彻底凝滞了。

    一些坐等好戏之人,脸上神情彻底僵固,有错愕与不解在弥漫。

    罚没一年的月例

    并罚镇守落魔渊三个月

    “这这这这”一名圣宗长老,满脸不可思议,忍不住爆了粗,“这特么也算惩罚”

    紧接着,所有人回神,天门顶上,瞬间喧沸哗然

    “这哪里是惩罚分明是保护啊”

    “一年的月例虽多,但比起云天梯的价值,九牛一毛都算不上”

    “还有镇守落魔渊,谁都知道落魔渊,正处于活跃期,万一有什么宝物喷发”

    有新晋弟子不理解,旁边的老弟子,一脸蛋疼的作出解释。

    “落魔渊是危险不假,但那么多年以来,外围的危险,已经被探查完毕,只要小心一些,收货绝对远大于风险”

    如此一来,众人尽皆恍悟。

    虽然说得严厉,但真正的惩罚,却是不痛不痒。

    并且,镇守落魔渊的三个月,也能让陈潇暂避锋芒。

    “掌教明明在闭关,却特地颁布法旨,难道说”有些感应敏锐之人,察觉到了一丝,非同寻常的气息。

    “这、这绝对不可能”

    小花园中,施晟睿脸色涨红,差点被这个转折,气到当场吐血

    这他妈也叫严惩不贷

    “差不多了。”

    修炼室中,陈潇睁眼。

    一片茫茫混沌,在他脑后闪过。

    十天时间。

    他终于初步掌控身体,至少不会再出现,走路踩碎地面的事情。

    “就是现在身体太重,飞行可能有些困难,或许,要等到突破法相境,我才能重新自由飞行”

    古井不波的脸庞上,闪过一丝苦笑之色。

    “武道法相未定,暂时不能突破,那么接下来,是时候去调查一下,关于神武大陆的资料了。”

    刚刚离开修炼室,一枚玉符破空飞来。

    陈潇抬手接过,神念贯注其中“三月之后,召开观礼大会然后罚没我一年月例,并罚镇守落魔渊三个月”

    翻阅完玉符的信息,陈潇眉毛一挑,露出饶有兴致之色。

    “这圣宗掌教卓永悬,倒是有点意思。那两人并未突破,他身为元丹境,不可能看不出来”

    在这样的情况下。

    卓永悬还颁布法旨,定于三月后召开观礼会

    简直就是把岳宝筠、谢一繁二人,放在烈火上炙烤

    何况以陈潇的眼力,一眼就看出,惩罚只是例行公事,而实际上,卓永悬是在向他释放善意。

    “等以后有空了,可以去见一见他,不过在此之前,我还得去一趟藏书楼”

    心中有所定计。

    陈潇很快离开住处,来到一座木质楼阁前。

    楼阁很高,散发淡淡异香,让人只觉心旷神怡。

    “沉香木倒也算是好东西。”

    摇了摇头,陈潇走上前,递过身份令牌。

    “陈潇长老,来藏书楼作甚”

    守在门前的老人,眉头微微一挑,警惕的盯着陈潇“陈潇长老,你该不会是想,把藏书楼也拆了吧”

    陈潇顿时一阵哭笑不得“我真是来看书的”

    话虽如此,老人依旧警惕,再三叮嘱半天,才给陈潇放行。

    “陈潇长老,切记藏书楼中,不得动用修为,不得进行战斗,更不准破坏书架、藏书、秘籍等”

    老人喋喋不休的声音,还在从后面不断传来。

    陈潇已走入藏书楼,神念全面展开,扫过一排又一排书架。

    海量的信息,涌入脑海中。

    “太玄雷法,极寒幻卷,凶灵武道图这些都是武学功法,不是我要找的文献典籍。”

    陈潇眉头微蹙,沿着书架,一路向前走去。

    突然,他神念一动。

    “嗯这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