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1章 还要继续么?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云天梯,存世已超千年。

    一直以来,它连接着天门顶和玲珑塔,是进入云海圣宗之后,最为标志性的建筑物

    从某种意义上说。

    云天梯,蕴含踏云登天之意,乃是圣宗的一大精神象征。

    而现在

    屹立千余年之久,连元丹境强者,都无法摧毁的云天梯,就这样在众人的面前,崩解为漫天齑粉,随着微风零落飘散

    “我的老天”

    这一刻,不知多少圣宗弟子,被这一幕深深震撼。

    陈潇前方,是缥缈的云海,神圣而超然。

    在他背后,则是万象崩解之景,如同万物毁灭,一步步走此世终末

    “到底发生了什么”

    “云天梯为何会突然崩塌”

    包括夏茹等人在内,所有人全部一脸懵逼。

    而云天梯之上。

    陈潇前进的速度,正在变得越来越惊人。

    当他闯过一百级时,云天梯亮起的赤光,还持续了数十秒时间。

    但紧接着,两百级一过,炽盛的橙芒亮起

    三百级台阶,璀璨黄光升起,犹如一条黄龙腾空,直冲九霄星汉。

    四百级五百级六百级

    随着越来越多台阶破碎,陈潇炼化的鸿蒙紫气,数量也越来越多,不断强化着他的一切。

    最终,惊人的神光冲霄,阵阵神音如钟,响彻整个云海圣宗

    几乎同一时间,脚下台阶破碎,陈潇一步迈出,立在玲珑塔之下。

    “糟糕,鸿蒙紫气吞噬太多,一时间炼化不完,导致我灵魂暴涨,连控制身体都有些困难了”

    紧接着,陈潇面色微变。

    他连连摇晃,好似喝醉酒一般,好不容易,才终于稳住身形。

    好在,没有人注意到这一幕。

    每一个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云天梯的坍塌上。

    “为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夏茹满脸呆滞,大脑一片空白。

    她完全想不明白,只是正常登梯罢了,为何会导致云天梯崩塌

    更要命的是,她才刚刚做出保证

    哪怕陈潇损毁云天梯,所有的责任,也都由她一个人来承担

    逼迫陈潇的话语,此时却变成了绳索,反过来勒紧她自己。

    夏茹心中清楚。

    有云海令在手,刚才做出承诺,威逼陈潇的时候,自然是轻松愉快。

    而现在

    “云天梯塌了,这块云海令,真能护住我么”

    一颗抽搐的心脏,渐渐被绝望笼罩。

    “云天梯塌了”

    至于施晟睿等人,早已是一脸懵逼。

    他们还没开始考核呢,云天梯就这么塌了,那他们的考核,到底要不要继续下去

    如果继续进行的话,那他们又该怎么考核

    尤其是施晟睿,更是吓得脸色惨白。

    刚才就属他,挤兑陈潇最起劲,若是圣宗追责,他绝对逃不过去

    “大胆”

    两道沉闷的怒喝,由远及近而来,一瞬间抵达天门顶。

    一前一后两尊强者,气息浩如渊海,轰然来到众人身前。

    看到云天梯的惨状,其中一人二话不说,抬手便是一道攻击,裹挟着撕裂灵魂的威能,向着陈潇横扫而至

    “贼子受死竟敢毁我圣宗至宝”

    惊悚的能量汹涌,这一击绝世恐怖,换成其他人在此,即便不死,也必然遭到重创。

    然而,陈潇依旧平静,虚空体蓦然闪烁。

    撕裂虚空的攻击,仿佛穿过了空气,没有命中陈潇,却轰在了玲珑塔上。

    轰嘭

    玲珑塔下,一阵地动山摇。

    “现在,还要继续么”

    陈潇徐徐转身,神色淡然如水,犹如一尊俯瞰人间的王者,视线扫过下方每一个人。

    不带情感的声音,回响在空气之中。

    “需不需要连玲珑塔,也先闯上一闯再说”

    “还要闯玲珑塔”

    无论新晋弟子,还是宗门老人,闻言全都嘴角一抽。

    登个云天梯,云天梯就塌了

    你要是再去闯玲珑塔,说不定玲珑塔也要塌了

    尽管大家都明白,这种可能性很小,几乎不可能出现

    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你还想闯玲珑塔”

    先前出手之人,乃是一名老妪,神色阴冷看来“弄塌了云天梯,还未要求你赔偿,你居然还有脸提起此事”

    “赔偿”

    陈潇面色讥讽,冷冷地笑道“好像就在先前,有人刚对着云海令承诺,发生任何事情,都由她来承担原来所谓的云海令,这么不值钱么”

    一听他提起云海令,老妪顿时脸色微变。

    之前发生的事情,他们就在暗中观察,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但是这种时候,绝对不能承认

    “见云海令,如见掌教,老身自然明白。”

    佝偻老妪沙哑开口,一字一句说道“不过,就算是掌教亲临,一旦犯了错,也要承担罪责,不是别人愿意承担,就可以推脱过去”

    她的一些话,并非没有道理。

    但在这时候说出来,就是明显想要狡辩了。

    “岳长老,此事的过程,大家都看在眼里,你这样气势汹汹,是想混淆视线么”

    牧颜笑着开口了。

    但他的笑容,却仿佛万载寒冰,透着彻骨的冷意“药神宫一脉,还没掌控圣宗呢,就想着要当家做主了”

    一众新晋弟子,尽皆无言失声。

    他们隐隐约约察觉到,似乎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卷入了一场复杂的斗争。

    “必须尽快找到靠山若是不然,一旦斗争升级,我们这些新弟子,或许全部都要变成炮灰”

    有人心头暗暗凛然。

    “牧长老言重了,这和药神宫无关,只不过老身认为,既然犯了错,那就应该承担责任。”

    岳姓老妪阴恻恻地笑道“要么赔偿云天梯,要么接受审判,放逐进黑暗的太空”

    听到这两个条件,很多人纷纷色变。

    “你倒是很有想法。”

    玲珑塔下,陈潇不禁摇头失笑“可惜,我这个人最讨厌的就是威胁”

    说罢,他身形骤然一闪,踏入玲珑塔中

    “糟糕,他居然主动闯塔”

    另一名药神宫长老,见状不禁勃然色变。

    万一玲珑塔再被弄塌了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不用担心。”

    就在此时,岳长老讥笑,冷声说道“千万别忘了,云天梯不可控,但玲珑塔的强度我们是可以控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