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9章 千万不要哭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夏茹一开口。

    空气在一瞬间,猛地陷入凝滞。

    好些跃跃欲试的天骄,不由面露古怪之色,视线不断扫来扫去。

    “这是下马威啊”

    人群之中,施晟睿眼神一亮,怨恨的目光中,闪过丝丝阴狠。

    在龙船上的三天,他在拼命尝试,破开陈潇的封印。

    然而全部功亏一篑

    陈潇的封印太强了,任凭他奋力冲击,都起不到丝毫作用。

    并且。

    每一分每一秒他的修为都在持续跌落

    “哼,在船上那么嚣张,现在到了圣宗,看你如何继续张狂”

    阴恻恻的呢喃一句,施晟睿带着冷笑,投来阴戾的目光。

    一时间。

    一道道幸灾乐祸的视线,接二连三,落在陈潇的身上“嘿嘿,身为客座长老,却要和普通弟子一样,接受宗门的入门考核,简直丢脸丢到北原去了”

    这些视线的主人,大多来自富贵之家,个个都含着金汤匙出生。

    最不喜欢的就是陈潇这样,胆敢挑战打破既定规则的人

    倒是几名寒门子弟脸上,在不知不觉中,浮现一抹担忧的神色。

    “夏茹,你这是什么意思”

    闻言,秋菡梦的脸色,蓦地沉了下来“陈前辈乃新任客座长老,又何须和入门的弟子一样,接受这些基础考核”

    “夏茹啊夏茹,你们药神宫的人,就只会玩这种,恶心人的把戏么”

    黑袍青年秦泽,当即冷声哼道。

    端木枫脸上的笑容,也随之收敛起来,声音微微低沉“夏茹师妹,这是药神宫的待客之道么”

    换个难听些的比喻。

    夏茹现在的行为,相当于明明有着大门,却硬要让客人,钻过旁边的狗洞一样

    可以说

    这完全是赤裸裸的羞辱

    “秋师叔,话可不能这么说。”

    面对秋菡梦的质问,夏茹笑着摇了摇头。

    与此同时。

    略带戏谑的声音,在众人耳畔响起。

    “作为本宗的长老,总要有过人之处,但陈长老几人的修为,实在和年龄不符,所以圣宗有理由怀疑”

    夏茹眯着眼睛,视线落在陈潇身上,轻笑道“陈长老的修为,乃是丹药堆积而成,看似高山仰止,实则根基虚浮,再无寸进的可能。”

    这一番话,都是她来之前,和药神宫长辈,商量好的台词。

    乍一看,陈潇的修为进境,确实显得极为可疑。

    一年之前,还不是黑洞高阶对手,一年之后,却能力压黑洞高阶到了黑洞境之后,谁的修炼速度,不是以十年为单位的

    “可笑若陈前辈的修为,也称得上根基虚浮,那陨落在他手中孟斌,又是什么东西”

    牧颜不屑地冷笑出声。

    话音才刚落下,夏茹抬手一晃,亮出一块令牌“当然,这不是我的主意,而是老祖的意思呢。”

    秋菡梦几人,纷纷脸色一变“这块令牌”

    夏茹手中的令牌,金底镂刻,其上有异光流转,显得神异非常。

    据他们所知,放眼整个云海圣宗,拥有同样令牌的,一共就只有两个人。

    其一,为圣宗当代掌教,卓永悬

    其二,则是药神宫的老祖,黑羽道人

    “掌教正在闭关,尝试突破元丹中期,那么给出令牌的,就只可能是黑羽道人”

    想通这一点后,秋菡梦和牧颜二人,脸色变得格外难看。

    虽然,早就已经预料到,药神宫一脉,会对陈潇发难。

    可无论如何,他们都没有想到

    这一刻竟会来得这么快

    “云海令,见此令者,如见掌教”

    夏茹满脸笑意,眸光讥诮,扫过陈潇等人。

    眼前的一幕,早在意料之中。

    就在这时,沉默不语的陈潇,突然说道“让我登云天梯,自然是可以,不过我很好奇这云天梯,压制得了我的修为么”

    一听陈潇的话,在场的天骄,接连投来视线。

    确实,登云天梯的第一要求,就是压制自身修为,仅凭肉身来攀登。

    可是,陈潇的修为高强,真能够压制得住

    “关于这一点,陈长老大可不必担心,云天梯的本体,乃是出自落魔渊的异宝,即便是元丹境,也会受到压制。”

    说到这里,夏茹抬起手,做了个请的动作“还是说,陈长老觉得自己的修为,已经能够超越元丹境了呢”

    这自然是嘲笑了。

    如果陈潇的修为,能够超越元丹境,指天碑必会有所感应。

    “我的修为很强,万一控制不住,毁掉了此宝,又该当如何”

    陈潇问得一本正经,但周围人的脸色,已经渐渐变得古怪。

    陈潇的这些话,无论怎么听,都像是在故意推脱

    端木枫和秦泽神色怪异,视线在陈潇脸上,停留了许久的时间。

    “这位陈长老该不会真的是水货吧”秦泽小声地嘀咕着。

    “毁掉云天梯”

    仿佛听到了笑话般,夏茹满脸讥笑,开口道“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过,既然陈长老问了,那以云海令为证,哪怕云天梯真的损毁,您也不用负责任”

    话才刚刚说完。

    陈潇身形骤然一闪,虚空体发动,出现在云天梯底部。

    而后,他速度丝毫不减,向着台阶上冲去。

    “愚蠢至极”见此情形,夏茹面露冷笑,“他还真的以为,在外面加速助跑,就能快速通过云天梯”

    云天梯乃是顶级宝物,怎么可能会如此蠢笨

    事实上,由于云天梯压力惊人,武者往往需要适应许久,才能稳步在上面迈进。

    “像他这样助跑,结局只有一个,被压力直接压趴在地,当场颜面尽失”

    就在所有人的视线,刚刚聚集过来之时

    陈潇的身形,已经踏上云天梯

    “这种感觉居然是鸿蒙紫气这云天梯的内部,竟然藏有一缕鸿蒙紫气”

    没有人注意到,陈潇的脸上,露出狂喜之色。

    元始天书瞬间运转开,展现炼天化地的威能

    霎时,丝丝迷蒙的雾霭,顺着毛孔,被陈潇吞入身体内。

    五脏六腑,如久旱逢甘霖般,瞬间得到惊人滋养。

    随着雾霭的流逝

    陈潇脚下的台阶,突然浮现一丝裂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