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5章 坐下,喝酒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到底怎么回事”

    “那两个恶毒侍女,竟会突然暴毙”

    “难不成,真的有强者到来,要对新城主动手”

    两名侍女身死的刹那,全场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但紧接着,哗然再也压制不住,瞬间在人群中爆发。

    在新城主的身边,一共有四名贴身侍女,看似年轻漂亮,实则实力强大,下手也无比狠辣。

    据不完全统计

    在这四名侍女手下,出现死伤的无辜者,数量多达百人有余

    然而,纵然修为比她们更强,也没有人胆敢行侠仗义。

    因为,在她们背后站着的,是霜龙城的新城主孟斌。

    “虽然不知道,究竟是谁出手,但是杀得好啊”

    蓦然,人群中一老妇人,厉声高叫,两眼老泪纵横“我儿子就是死在你们鞭下,没想到你们也会有今天啊”

    “老贱人废话真多”

    车厢中,其余两名侍女,脸色难看至极。

    有人冲撞其主座驾,她们非但没解决麻烦,反而还神不知鬼不觉,被对方杀掉两个同伴。

    “还有你们这些垃圾,平时不管你们,真想要反了天么”

    另外两女的手中,同样多出一条钢鞭,湛湛的寒光炸开,就要向人群抽去“一群给脸不要脸的东西,都给我去死吧”

    她们不敢有任何怠慢,全力催动赶兽鞭,狂暴的罡气纵横,仿佛能将灵魂撕碎

    她们主人是何等身份

    堂堂药神宫副宫主,纵然是在圣宗内部,一样是地位超然尊高,仅次于几位聚元成丹的存在

    若是外界强者也就罢了,一群世俗普通人,在她们眼中,和路边蚂蚁没什么分别。

    踩死了也就踩死了。

    若是蚂蚁敢反抗,那就彻底轰杀成渣。

    忽然间,一阵寒风吹过。

    凛冽的神芒,蓦地定格在半空,两名恶毒的侍女,如同成了雕塑,彻底石化在了原地。

    “各方高人驾临为何不现身一见”

    战车的车厢中,一名玄衣男子站起,长发无风狂舞,惊世骇俗的气息,刹那间扩散开来

    孟斌脸色微沉,毫无保留,绽放自身威压。

    仿佛一头怒龙觉醒,焚灭苍穹的咆哮,响彻九霄云汉

    两名侍女被杀,其余两人被定住,无疑是两个耳光,狠狠抽在了他脸上。

    同时,孟斌感知疯狂扩散,眼中闪过狞色。

    “无论你是什么人,敢杀我孟斌的人,都罪该万死,九族当诛”

    孟斌无比确信,来人的实力,定然不如自己。

    错非如此

    又何必躲躲藏藏,到现在还不现身

    “稍安勿躁。”

    可就在下一秒。

    一个云淡风轻的声音,如同幽灵般,在孟斌背后响起,让他身躯一僵,寒毛不由自主倒竖。

    “什么人”

    孟斌失声厉喝,猛地转过身来。

    只见一名白衣少年,就坐在他的座位上,少年神态怡然,身旁有一少女,正在为他斟酒。

    此情此景,令得孟斌瞳孔骤缩。

    在感知全开的情况下,竟能有人无声无息,就出现在他的身后

    要知道

    这辆战车也非凡物,除非得到主人允许,外人绝不可能登上

    偏偏,就在他的前,不可能之事,化作了现实。

    “你等是何人”

    面色微微凝重,全身气机勃发。

    只需稍有不对劲,孟斌就会发动雷霆一击

    “杀你之人。”

    陈潇面色平静,饮了一口小酒,古井不波的开口。

    孟斌面色一僵,旋即眼神变得凌厉。

    “阁下的实力,确实令人惊叹,不过要说杀了孟某,恐怕还没有那个资格”

    圣宗内部,有一块指天碑。

    但凡有元丹境存在出现,指天碑必定生出感应,并指明其出现的方位。

    故此,云海星的元丹境,绝不可能逃过监控。

    眼前少年,虽然诡异

    可既然没有上指天碑,说明对方的修为,顶多比他高出一线。

    如此修为实力,伤他可以,但若要杀他那就是纯粹的天方夜谭了。

    “有没有资格,不是你说了算。”

    陈潇平静的摇头,抬手一指酒杯,面无表情道“喝了这杯酒,然后便上路吧。”

    那语气,不像是要杀人,而是在为人送行。

    “荒谬至极”

    孟斌一脸冷笑,玄袍鼓荡,法相升腾,狂暴的真元就要炸开“既然你冥顽不灵,本座杀了你再说”

    岂料。

    陈潇眼角微扬,抬手便是一指“坐下,喝酒。”

    元始真元震荡,瞬间击中孟斌膝盖。

    前一刻还气势汹汹的孟斌,只觉浑身如遭雷击,真元流动被截断,即将发出的杀招骤然破灭。

    而后,反噬之力逆袭,创伤肺腑,让他口溢鲜血。

    “你你你”孟斌一脸惊容,宛如见了鬼一般。

    双膝的位置,是他的功法命门,这么多年来,从未有人知晓过。

    结果陈潇一上来,就看破了他命门,甚至以此让他受创

    “药神羽化经,我比你熟悉。”

    陈潇的下一句话,更让孟斌神色狂变,一身真元险些逆行。

    药神羽化经,乃是他主修功法的名讳。

    同时也是圣宗药神宫,至高无上的真传武功

    按理说,除却药神宫真传,和部分圣宗高层,知道这个名字的人,整个云海帝国,都不超过双手之数。

    “你、你怎么知道”

    几乎是下意识地,孟斌脱口而出。

    他却不知道,云海圣宗的源头,疑似来自神武大陆,至高无上的澹台圣地。

    所谓的药神羽化经,陈潇非但知晓,甚至知道得更为全面

    因为他上一世时,曾与澹台圣地,有一段解不开的渊源。

    “身为一个死人,没必要知道那么多。”

    面对惊骇欲绝的孟斌,陈潇只是默然摇头。

    忽然,孟斌猛地转身,就要逃离车厢,然而,陈潇仍是一指点来。

    噗嗤

    双膝炸开,孟斌痛呼一声,不受控制的跪倒下来。

    “不”

    他拼命挣扎,可每个关节处,突然有禁锢浮现,那是空间的神链在闪耀

    任凭孟斌如何挣扎,都逃不出陈潇手掌。

    与此同时。

    一杯清酒浮起,飘至孟斌面前。

    “喝了酒,你便上路吧。”陈潇淡淡开口。

    一时间。

    孟斌的额头上,豆大的冷汗,扑簌簌滚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