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5章 鸿门宴?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陈潇的一番话,确实吓到了楚家人。

    若是他的推测为真,那么十大世家的力量,远比世人看到的更多。

    对外展现出来的,不过是冰山一角罢了。

    “尽管说,真实的情况,可能没那么夸张,但那个可能性,我们楚家赌不起”

    楚婉晴神色凌厉,重新恢复女强人姿态。

    就连总和她不对付的楚芳菲,这会儿也加入进来,指挥霜龙城中的楚家人,尽快将褚家和城主府,全部都搜刮干净。

    “先从灵材药材、秘宝神兵开始,能装进空间道具的,全部都装进空间道具,接下来再搬走元石和珍贵材料,最后再去管那些金银财物”

    楚芳菲也不愧是楚家旁系中,最为杰出的天才少女之一,为人处世颇有手腕,在这种场合下,彰显得淋漓尽致。

    灵材药材,可以炼制丹药,也可直接吞服,提升武者硬实力。

    秘宝神兵,同样简单直观,能够增强武者战斗力。

    接下来,是一些暂时用不上的东西,最后才是最没用的金银。

    楚家并不是要去旅游,携带太多金银,根本没有任何用处。

    短短一天时间。

    褚家和城主府的主要库藏,就被搜刮得一干二净,连一颗元石都没有剩下。

    “带不走的就不要动了,找不到的也别去找了,最后半日自由活动时间,今日午夜全体集合,我们将启程前往楚家祖地”

    楚婉晴有条不紊地吩咐楚家众人。

    而与此同时,一册厚厚的清单,送到了陈潇手中。

    “先生,这就是短时间里,所能找到的一切了,我特意整理了名目,送过来给您过目呢。”

    抬手捋了捋秀发,楚芳菲巧笑嫣然,眯着眼睛说道。

    陈潇点了点头,抬手接过名册,神念瞬间扫过。

    “紫灵花、狼见藤、五幽木、雷鸣真枝这两家的好东西,还真是不少啊”

    尤其是部分城主府的灵药,若能炼制成丹,对他的修炼都大有裨益

    陈潇的修为,虽然只是神通中期,相当于日武者中阶。

    但元始真元实在太强,奥义、体魄、灵魂等等,全都近乎于法相中期,也就是黑洞中阶之境。

    加上功法、眼界、神通优势,他如今的实力,可以说是黑洞高阶之下无敌手

    能对他起效的灵药,实在是太过稀少了

    “这几样灵药,我就先留下了,至于其他的,等到了楚家祖地,就作为楚家的储备吧。”

    陈潇抬手一挥,正要说什么,突然一道身影,从远处冲了过来。

    “陈先生,我们遇到一点意外”

    “什么意外”

    陈潇眉毛一挑,向着对方看去。

    来人是一位青年,脸色焦急,满头是汗,正是之前在地下溶洞时,认出逆阵之术的楚恩光。

    在陈潇的印象中。

    楚恩光一直颇为稳重,很难见到如此慌张的模样。

    “陈先生,我和几位族弟回仙龙居时,意外在城外救下一姑娘,那姑娘伤势很重,但坚持要来见您,说是有要事必须当面告知”

    “坚持要见我带我去看看”

    眉头微微一皱,陈潇沉声说道。

    很快,在楚恩光带领下,来到一间客房门前。

    刷卡进入客房后,一眼就能看到,一个小姑娘躺在床上,脸色惨白,呼吸格外微弱。

    不是墨香药阁的侍女红衣,又能是谁

    “红衣”

    低呼一声,陈潇闪身至床边,神念蓦然绽开,扫过女孩的全身。

    旋即,他的眉头,拧得更紧了。

    “好严重的伤势全身骨头碎了大半,修为也被废掉,动手之人是想要她性命”

    “动手的几人,是几个城北的地痞,但当时情况紧急,我们来不及追杀,就先赶回了仙龙居。”

    楚恩光也在一旁点头,脸色充满愤怒“若是我们没有路过,或者经过的晚一些,她或许真会有性命之忧”

    对这一个无辜小姑娘下死手,根本就是禽兽畜生所为

    “有人要买这丫头的命”

    陈潇眯起眸子,一时间,心念电转,思绪翻腾。

    少顷,他放下一只手,搭在女孩手背上。

    一缕缕元始真元,流入红衣体内,将断骨接起,又化开器脏淤血,通过毛孔将其排出。

    在这个过程中,元始真元始终温润如水,滋养着女孩的躯体。

    “咳咳”

    终于,伴随着一阵咳嗽,红衣茫然的睁眼。

    “陈公子”

    女孩的视线,定格在陈潇身上,流露出一丝惊喜。

    然而很快,这一丝惊喜,就转为了焦急。

    “陈公子,您一定要小心墨阁主”女孩喘了口气,而后赶忙道,“墨阁主她贪图您的秘密,想借赔罪之名邀请您去药阁,然后套出逼问出您的秘密”

    原来,就在不久之前,郑璐曾来找她。

    璐姐将她骗出城,然后立刻翻脸,叫出一群流氓,要将她杀死在城外。

    霜龙城内禁止打斗,但霜龙城外,可没有这样的规矩。

    “或许是当时,郑璐觉得我必死无疑,所以才会多说了几句”

    然后,红衣又告知,在璐姐离去时曾炫耀,说已设下鸿门宴,要将陈潇请入瓮中

    “原来是这么回事。”

    陈潇的眼光,是何等老辣

    纵然有很多细节,红衣自己都说不清,他却一眼就看穿了。

    由于担心陈潇为红衣出头,所以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想要来个死无对证,将红衣彻底从世间抹去。

    只要做得够手脚干净,即便是陈潇,也不能拿墨香药阁怎样。

    “从某种意义上,还要感谢那个璐姐。”

    陈潇缓缓开口,眸中闪过一抹寒光“若不是她嫉妒你,多说了那么几句,楚恩光他们甚至救不到你。”

    可以想象。

    若郑璐离开前没有多废话,或许红衣早就被人打死了。

    “而我也就不会知道那个老太婆,居然还想搞鸿门宴”

    说到这里,陈潇蓦地起身,大步流星,向外走去。

    才刚走出门,楚芳菲刚巧路过,一脸好奇道“先生要去哪里晚餐已经准备好了。”

    陈潇继续向前走去,淡然的声音响起。

    “替我温一温酒,我去去就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