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6章 此花亭外血花开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只是几块破木头而已,就让你们原形毕露了”

    然而,铺天盖地的杀机之下,陈潇虚空体发动,直接无视四名老者进攻。

    惊悚的攻击,透体而过,刹那落到空处。

    “破木头”

    四人几乎同时惊呼,连忙放开感知,向着那些头颅看去。

    这一看,四人的脸色,变得更阴沉了。

    “居然是假的”

    此刻,在细细感知之下,他们才终于发现

    所谓的项上人头,竟是一块块木头,外部裹着层层符文,伪装成了头颅模样

    偏偏,他们被陈潇话语激怒,根本没仔细查看,就当场暴起发难,以至于暴露了真正身份。

    “自然是假的。”

    陈潇淡然地摇了摇头,嘴角扬起一抹笑意“不过,你们的头颅,却是真的。”

    “牙尖嘴利的小子”

    四名老者脸色阴沉,气息压抑至极,犹如即将到来的暴风雨。

    那鸡皮鹤发的老妪,声音沙哑难听,嘶声道“小子,你现在的挑衅,只会让你死得更痛苦罢了。”

    “而现在,是你最后还能嘴硬的时间了。”

    话语间。

    四人的气势,终于攀升到极致,同时拧成一股,向陈潇狠狠压去。

    这是要用气息压制,逼迫陈潇变招,变招越多,就越容易露出破绽

    “有我们天残地缺出手,你今天绝对逃不掉”

    “该死的小子”

    褚凤泉暗骂,抬手一扬,一道道身影显化,散发澎湃的杀机,向楚婉晴等人包抄过去。

    浓妆艳抹的脸庞上,只剩下狰狞狠厉“不要愣着了,动手拿下这些人,我们就是新楚家”

    “褚凤泉”

    到了这时,楚婉晴再忍不住,娇喝道“你们是想背叛楚家吗”

    褚凤泉一脸讥讽,嗤声笑道“楚大小姐,你还是太天真了,这不是背叛,只是一个家族内部,正常的权力更替罢了”

    一名身着战甲,手持长枪的中年,哈哈大笑着,向燕狄冲杀而去。

    “既然大家都是一家人,楚家主的位置,如今轮到我们来坐了”

    “无耻之尤。”

    燕狄言简意赅,反手一刀斩来。

    惊世骇俗的刀芒,撕裂虚空,神威毫无保留绽放。

    面对这一刀,纵然是黑洞中阶,也只能退避三舍

    不过,持枪中年并不惊慌。

    他抬手打出一块令牌,令牌放光,悬浮在他头顶,垂落下一道道青光。

    咔嚓

    燕狄的一刀,如同斩入了虚无,受到神秘力量牵引,瞬间转移至另一片空间

    “我乃城卫军首领,受到霜龙城大阵庇护,你的攻击对我无效”

    中年男子哈哈大笑,法相显化,枪芒绽放,横扫长空而至。

    不仅如此,他还得到大阵增幅,远远看去,漫天都是枪影,几乎要将人心神洞穿

    “燕狄,你作恶多端,滥杀无辜,罪无可恕,今天便是你伏诛之日”

    一个眨眼间,双方碰撞上百次。

    褚家中年褚凌风,虽受到大阵庇护,能够无视燕狄攻击。

    但他的硬实力,终究是弱于燕狄。

    一时半会儿之间,无法破开燕狄刀势。

    不过,燕狄这一位高手,终究还是被缠住,无法分心他顾。

    而褚凤泉则带着其余高手,步步紧逼,将楚婉晴和小药尊,团团包围起来。

    “小药尊阁下,您身份尊贵,没必要掺和到楚家内务中。”褚凤泉盯着楚婉晴,脸上却挤出一丝笑容,“只要您承诺不出手,我们自会保证您安全。”

    在她看来,小药尊是外人。

    哪怕成了楚家贵宾,但要他付出性命,那是决计不可能的。

    “更何况,霜龙城大阵能够转移攻击,自然也能免疫您的攻击,您的药师手段,对我们不起作用。”

    恰到好处补充了一句,褚凤泉又笑道“相信小药尊阁下,会做出明智的选择。”

    被一道道气机锁定,小药尊波澜不惊,淡然一笑。

    “凤泉夫人说的不错。”

    闻言,褚凤泉顿时露出笑容,得意地扫了楚婉晴一眼。

    “楚大小姐,陈潇自身难保,燕狄无暇他顾,小药尊明哲保身你还有什么遗言要留下吗”

    此刻在她看去,楚婉晴已是瓮中之鳖。

    失去了所有援手,以及家族的光环,世人眼中光鲜的楚大小姐,充其量只是一个,月武者境界的天才罢了。

    此刻的楚婉晴,孤立在雪原上。

    单薄的倩影,显得越发无助。

    “小子,受死”

    另一边,天残地缺四老,同时悍然出击。

    在他们的手中,各自浮现一枚扇形符石,彼此拼凑起来,如能合成一面圆盘。

    霎时,四枚符石激荡,莫名的气息震动,漫天符文翻飞,凝聚成四道黑光,犹如石柱腾空,轰向陈潇的身躯

    “嗯”

    陈潇眉头一皱,本能地意识到异常。

    哪怕没有感到威胁,他仍在刹那之间,将虚空体催发到极致。

    只不过,四道黑光并无实体,且形态特殊,竟无视了身化虚空,直接命中陈潇本体

    顿时,陈潇的肌体上,浮现道道黑纹,仿佛是某种封印。

    “小子,你还是见识太浅”

    天残地缺四老怪笑,宛如幽灵一般,向着陈潇扑杀过来。

    并且,他们还服下丹药,真元波动暴涨,几乎媲美黑洞中阶

    “此乃镇狱符石,发掘自一座大墓,只要你还是黑洞武者,就能将你法相封禁一个小时”

    那老妪化作一团烟气,鬼影重重,仿佛能撕裂人灵魂。

    “失去了武道法相,你的一身实力,还能够剩下多少”

    “陈先生小心”

    见到这一幕,远处的楚婉晴,不由得俏脸变色。

    “果然都是一样的无耻”

    燕狄沉喝,刀光更为汹涌沸腾。

    就连小药尊的脸上,都闪过担忧之色。

    尽管知晓了陈潇的真正身份,但镇狱符石的威名,同样也是如雷贯耳。

    “黑洞武者的战力,基本集中在法相上,若是法相被封印少主该不会阴沟翻船吧”

    可以说,没有了武道法相,所谓的黑洞武者,只是更强的日武者罢了

    “你们什么时候产生了”

    千钧一发之际。

    陈潇缓缓抬头,脸庞上的神色,尽是冰寒冷漠。

    “我是黑洞武者的错觉”

    轰隆

    下一刹那,一声巨响,陡然炸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