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3章 见隐族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我、我靠”

    在来仙龙居之前,柳程源就受了重伤。

    纵然有他师父出手,但一些筋骨内伤,并不是那么容易痊愈。

    故而在过来时,他还打着绷带,坐着轮椅,一副伤病员的模样。

    结果到了地方,先是被恐怖幻阵迷晕,后来又被一群长辈,摁着脑袋磕头认错,刚才又受到禁制破碎的能量冲击

    一连串打击下来,柳程源早已遍体鳞伤,血都不知道吐了几口。

    而现在

    楚婉晴体质刚觉醒,修为暴涨,难以控制自身的能量。

    漫天寒气涌动,凝成一块巨大冰晶,当头朝他砸落下来

    不仅如此,还有恐怖的冰寒,在虚空中蔓延。

    咔咔声不绝于耳,似乎要将整个仙龙居,都冻结成一座冰山

    “我命休矣”

    柳程源不禁哀嚎,他丝毫不怀疑

    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这块冰晶就算没砸死他,也足以将他直接冻毙

    “注意感知力量,收敛自身气息”

    千钧一发之际。

    陈潇的声音响起,将楚婉晴唤回神智。

    少女神情有些茫然,四周扫了一圈后,最终定格在陈潇身上。

    “陈先生大恩不言谢。”

    千言万语,全都汇成一句话。

    如果说在这之前,陈潇的出手,只是给了楚家,一丝未来的可能

    那么现在,她才真正感受到,属于未来的希望

    强大无边的力量,在体内涌动不休,楚婉晴有种预感,纵然是普通黑洞境,也会被她一拳轰杀

    “我只是不愿意看到,一个真正的天才,就这样被埋没罢了。”

    陈潇摇摇头,双手背负身后,神情淡然道“纯阴之体的天赋,不应该被限制在,区区云海帝国范围。”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静候一旁的小药尊等人,闻言不由精神大振,彼此的眼底,尽皆闪过浓浓喜色。

    不该局限于云海帝国

    帝国之上是什么自然是云海圣宗。

    多半不会错了,陈潇此人,定是圣宗使者

    如此之多的线索,全都指向这个结果。

    在他们看来陈潇的身份,已完全呼之欲出

    “不过,既然圣使没有表明身份,我们也无需将其点明,只要在接下来的时日里,和圣使多加联络感情,将来自会有天大的好处”

    这一群人,最年轻的也活了近百年,一个两个,全部都是老油条。

    很快交换过想法,柳程源哭丧的声音,再一次响了起来。

    “楚楚楚楚小姐您可以把这玩意儿给移开了吗”

    直到此时此刻,楚婉晴才注意到

    她无意凝聚的巨大冰晶,距离柳程源的胸膛,只剩下一寸不到距离。

    稍微再往下移动一点,惊人的重量,就会把柳程源压成肉泥。

    “噢噢噢,抱歉抱歉,我刚刚突破,还不太会控制力量。”

    告了一声抱歉,楚婉晴静息凝神,试着将力量收回。

    砰咚

    结果

    冰晶才往下移动了一点距离,就蓦地脱离控制,猛然砸落在柳程源的两腿间。

    “aa”

    脸色黑得像锅底,口中一阵乱骂,而后,柳程源眼皮一翻,再次被生生吓晕过去

    “好了,不要继续看了,接下来,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瞥了一眼小药尊等人,陈潇低声开口说道。

    对于陈潇来说。

    收服小药尊一行人,也算是一场意外之喜。

    如若不然,他还得花费不小力气,为今后的战斗做准备。

    毕竟,楚家人的日常修行、战斗疗伤等,都离不开丹药的支持。

    而现在,小药尊等人臣服,陈潇便毫无压力地,将炼丹制药的任务,交给了这群人去完成。

    “好说好说能为楚家炼药,也是我们的荣幸”

    在一开始,楚婉晴还有些担心,以这些高傲的药师,很可能会当场拒绝。

    岂料,一个两个,答应得比谁都快

    “为楚家炼药,是他们的荣幸”

    望着这些人屁颠颠的背影,少女的脸色,满是说不出的怪异。

    她敢打赌

    要是放在以前,就算是楚家主楚远峰,亲自去邀请这些大药师,其中至少三分之二,会当场拒绝推脱掉。

    而剩下的三分之一,恐怕连面都见不到

    “姐,这些人该不会吃错药了吧”

    楚婉晴身旁,终于苏醒的楚月绮,俏生生站在那里,憋了好半天,才憋出这么一句话来。

    中毒昏迷一段时间,再次醒来时,整个世界都天翻地覆。

    “小妹,你不懂。”楚婉晴微微摇头,“他们尊敬的,不是楚家,而是陈先生。”

    经过这些时日的锻炼,她为人处世越发熟练,察言观色的能力,也远非昔日可比。

    因此,楚婉晴一眼就看出,这些人真正想讨好的

    还是陈潇

    “小妹,楚家走到了今天,已经没有退路了。”

    思及至此,楚婉晴深吸口气,神色逐渐变得严厉。

    “我们没有时间浪费,继续去加紧修炼吧。”

    接下来的几天里。

    陈潇时而在城里闲逛,时而又走出城外,游览品位雪地风光。

    他像是一位虔诚的旅者,每到一处,便用自己的双足,丈量天地,感受浩渺自然的奥秘。

    有不少人注意到,陈潇的奇怪举动。

    紧接着,有人将他身份曝光,认为陈潇是在装疯卖傻,试图逃避林家的制裁。

    “怕是知道自己逃不掉了,才会采用这种愚蠢手段”一名林家拥趸冷笑。

    也有人觉得,陈潇是在修炼某种神通,为即将到来的大战做准备。

    然而,没有人注意到

    每到一个地方,陈潇或多或少,都会丢下几颗石子。

    石子通体灰蒙蒙,丝毫不起眼,一接触到地面,就彻底融入大地之中。

    “霜龙霜龙原来如此。”

    就在这一日,陈潇突然恍悟,哈哈大笑起来。

    “先生,见面的时间到了。”

    楚婉晴早已静候一旁,神情冷厉,超然出尘,见到陈潇走来,她才嫣然一笑,霎时,犹如冰山雪莲解冻,令人惊心动魄。

    “既然如此,我们变去见上一见”

    陈潇点头迈步,向城南方向走去。

    “所谓的隐族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