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0章 要么臣服,要么死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咳咳咳”

    感受到拳印中,隐藏的可怖力量。

    小药尊咳血,喉咙发干,满脸惊骇欲绝。

    “你说什么”

    打生打死打了老半天,打的是空屋也就罢了。

    结果,现在又被告知

    他们拼尽了全力,浴血奋战的对象,其实只是一方幻阵

    而且,还是多达七层法阵中,位于最外面的一层

    若非小药尊养气功夫到家,换成个脾气差点的在这里,恐怕当场就会被气到昏厥

    “我的意思是”

    陈潇微微一笑,缓缓收回拳头,突然面色转冷,一身气息毫无保留绽放。

    轰隆

    刹那间,虚空剧烈动荡,恐怖的气息,如山如岳般压迫下来。

    “哇”

    这个瞬间,小药尊再度咳血。

    身躯摇晃不已,好似暴风雨中的扁舟,随时都可能倾覆。

    仿佛他面对的,不是一个少年。

    而是一尊恐怖的魔神,从太古洪荒走来,手握日月,掌碎星辰,霸道绝伦的气息,几乎能够压塌诸天

    “要么臣服,要么死。”

    陈潇徐徐开口,顿时肃杀蔓延,充塞一方虚空。

    小药尊脸色难看至极“阁下,这次来犯,确实是我等之过,但你的要求,未免有些太强人所难了。”

    他们这一群人,放在外界,哪个不是万人之上

    陈潇开口就要人臣服,实在让他们无法接受

    “强人所难”

    眼帘微微垂下,陈潇摇摇头,道“你可知道,若非你们本事不坏,现在连站在这里的资格都不会有。”

    “要杀你们,很困难么”

    淡漠如水的一句话,令小药尊陷入沉默。

    确实,以陈潇展现的手段,想杀他们,实在是太容易不过。

    原本还想着

    就算修为实力不如对方,但药师手段多变,下药、种毒等等,全都可以要人性命

    可是现在,连药术都比不过

    那他们还拿什么和陈潇斗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沉默良久之后,小药尊才叹息一声,苦笑道“我伏正霍,愿意臣服。”

    到目前为止,他别无选择。

    并且,在小药尊的心头,还有一些其他想法。

    从之前的传闻来看,陈潇虽然杀伐果决,但并非滥杀凌虐之人。

    再加上,如此惊人的修为和药术

    小药尊此刻看去,或许臣服于陈潇,也并不是一件坏事

    “至于其他人”

    苦笑一声,小药尊扭过头,看向接连醒来的众人。

    “就由我来说服他们好了。”

    说到这里,小药尊抬手一抓,从随身空间里,取出一柄金灿灿的大锤。

    他曾经学过炼器,后来才改修药道。

    这口沉重的大铁锤,就是他当时的作品之一,一直跟随他到了今天。

    “咳咳奇怪,我怎么没事伏道友,你为何笑得那么吓人等一下,你手里的锤子又是何用”

    “没事没事,蓝山道友,本座突然想练锤法,故想借你脑袋一用”

    小药尊伏正霍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

    “我、我草”

    片刻时间,小院中哀鸿遍野。

    一群大师宗师,个个唉声叹息,苦着脸,向陈潇拜服下来。

    “我等愿意臣服”

    最强的小药尊都服了,他们这些人又能如何

    不臣服,便是死

    也就是在这时,最先昏厥的柳程源,终于悠悠转醒。

    一睁眼,就听到让他狂喜不已的消息。

    “愿意臣服陈潇,你终于落到本少手里了”

    顾不得浑身疼痛,柳程源一个鲤鱼打挺,挣扎着爬起,冲陈潇哈哈大笑起来。

    “任你修为绝代又如何本少师尊出手,还不是只能乖乖臣呃,师父你们在做什么”

    “”

    小药尊的脸都黑了,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这个徒弟,究竟有多么欠揍

    铁青着脸,他沉喝一声,道“源儿,立刻跪下,这是为师新主,同样也是你的”

    “师父你的新主”

    柳程源眼睛一瞪,嘴巴张得老大,整个人都快疯了。

    不止如此。

    此刻,其他人也都纷纷看来,凌厉的神色充满了压迫。

    “大呼小叫,成何体统”

    “柳师侄,少主仁慈不与你计较,但这不是你放肆的理由。”

    “你这性子,是时候磨一磨了,以免以后,得罪不该得罪的人”

    一声声怒喝,仿如惊雷炸响。

    柳程源被震得晕头转向,噗通一声,便不由自主地跪了下来。

    “我拜见少主。”

    直至此刻,陈潇才终于眼帘微动,点了点头道“起来吧,相信不久之后,你们会庆幸此刻的决定。”

    替楚月绮拔毒之后,楚婉晴的病症,就要容易上许多。

    “你的问题根源,在于你未出生时,曾遭受死气侵蚀,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你的体质。”

    陈潇一边准备药物,一边淡淡开口说道。

    小药尊等人,个个鼻青脸肿,战战兢兢候在一旁,不敢有任何异动。

    柳程源更是一脸痴傻,呆呆地立在那里,大脑中只剩空白。

    “您、您怎么知道”

    闻言,楚婉晴娇躯微颤,点头道“我娘在怀我时,曾遭到贼人的追杀,不慎误入一处大墓,受到死气的严重侵蚀”

    少女的脸上,浮现出仇恨之色。

    要不是因为此事,她娘亲也不会在生下她后,很快就香消玉殒。

    但很快,楚婉晴唇瓣微张,神情有些疑惑“先生您的意思是,我的病症和死气蚀体有关可是那些神医,为何查不出来”

    这个可能性,并非没有讨论过。

    但由于在她身上,找不到任何死气,后来就被否决了。

    若是真的遭到死气蚀体,理应有很明显的痕迹,不可能什么都查不出来。

    “很简单。”

    陈潇转身,双手背负,淡然一笑。

    “因为你还拥有纯阴之体”

    “纯阴之体”

    听到这个名字,包括楚婉晴在内,众人皆是一脸茫然。

    只有年纪最长的宫妃,见识更为广博,此时嘴角一抽,失声惊呼起来

    “什么,纯阴之体”

    “那种传说中的无敌体质”

    霎时间,众人相顾骇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