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9章 深不可测!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不止是宫妃。

    小药尊等其余三人,此时尽皆脸色剧变。

    “这怎么可能”

    就在他们眼前,漫天药气腾起,时而化作苍龙,忽而变作火凤,宛如一张有灵性的大网,变化万千,笼罩了整个院落。

    院落之中,如有一头太古凶兽在沉眠。

    而之前的强效迷药,不过是它呼出的鼻息。

    此刻,宫妃主动攻击,终于将这头凶兽唤醒,绽放骇人心魄的神威

    他们此时看去,小院不再是小院,而是一座恐怖大阵

    大阵运转,绞碎来敌

    “噗哇”

    一个照面间,木伞清气被破,剧毒侵袭圣莲,宫妃遭到重创,当场喷出一口毒血。

    宫妃脸色青紫,头顶有黑气蒸腾,模样极其凄惨骇人。

    她正要后退祛毒,忽然大阵流转,又有磅礴药力涌来,药性却从剧毒变为大补

    “怎么会是补药糟糕”

    海量药力涌动,将宫妃的伤势,瞬间修复完全。

    但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很快,宫妃消化药力的速度,逐渐赶不上,药气涌来的速度。

    原本姣好的身躯,好像一个大气球,不断的膨胀起来,肌肉变成了肥肉,肥肉又膨胀垂落,让她变成一个滚滚肉球。

    同时,澎湃药力冲入宫妃体内,令她浑身毛发暴长,好像藤蔓般涌动,场面显得格外毛骨悚然。

    没过多久,药性再变,从大补变为剧毒。

    只见动弹不得的宫妃,仿佛漏了气似的,身躯迅速干瘪下来,同时剧烈生长的毛发,也随之脱落得一干二净。

    “好险嘶”

    宫妃刚松口气,忽然腹中猛地绞痛,震响如雷,好似有人在擂响战鼓。

    不仅如此。

    她还注意到,自己的衣裙完全撑破,这会儿浑身不着片缕,连头顶都是光秃秃一片,只有几根破布条挂在身上。

    “你们给妾身闭上眼睛啊”

    “咳咳咳非礼勿视,非礼勿视宫道友你继续,我们保证不看”

    就在小药尊身旁,两名药道宗师连连咳嗽,心神有些摇曳。

    “不对你们快来帮忙妾身要撑不住了”

    “但是宫道友,我闭上了眼睛,没法施展药术”

    “那就睁开施展但是不许看不对,你们还是闭上吧”

    现场环境,端的是混乱无比。

    只有小药尊,依旧不动如山,但面上的神情,变得更凝重了。

    “神乎其技,神乎其技啊”

    小药尊心头暗凛,不再有任何轻视,如临大敌,突然道“两位,此子至少是与我等同一层次的存在,若继续袖手旁观,宫道友恐有性命之危”

    “伏道友言之有理”

    另外两人终于惊醒,连忙叱咤一声,祭出压箱底手段,全力施展,冲进院落之中。

    小药尊青衣拂动,衣衫猎猎,袖袍上符文亮起,守护己身。

    同时,他手中浮现一只玉净瓶,宛若观音垂柳,散发阵阵清新气息。

    “宫道友,坚持住”

    一声沉喝,小药尊紧随其后,加入战场之中。

    在药气大阵的折磨下,宫妃早已苦不堪言,眼泪口水鼻涕糊了满脸,要不是无法挣脱大阵,她甚至已经有了当场自尽的冲动

    一时间。

    小院中震响连天,时而金光大作,时而真元呼啸,痛呼声不时响起。

    这是药师间的斗法,药为刀剑,力可伤人,完全不同于武者战斗。

    不知过了多久。

    院落中的动静,突然平息下来。

    小院地面上,横七竖八,倒了一地身躯。

    四名药道宗师,此刻已有三人,彻底不省人事。

    只有小药尊一人,满身是伤,眼神震撼无比,望向近在咫尺的正屋。

    “好恐怖的药术,你究竟是何人”

    小药尊涩声问道。

    他此行前来

    一方面,确实是想见识一下,陈潇究竟是何方神圣。

    但另一方面,也有着为柳程源,出头解气的打算。

    柳程源再怎么品行不端,终究还是他伏正霍的徒弟

    当面教训也就罢了。

    事后暗中派人偷袭,令其遭受重创,拼死才逃出生天,那就实在有些过了

    然而此刻,小药尊的心底,却生出了一丝怀疑。

    “如此惊世药术,堪称冠绝当世,若他真对源儿出手源儿可能逃过一劫么”

    要知道,连他都挡不住陈潇,那柳程源如何能逃脱

    吱呀

    便在这时,突然有开门声响起。

    一道白衣翩然的身影,神情淡漠,出现在小药尊感知中。

    “这这这这”

    如有亿万惊雷炸响,小药尊身躯一晃,双目瞪得滚圆,口中喷出一道血箭。

    任凭他再怎么见多识广,大脑也是一片空白,被强烈的荒谬感所充斥。

    “这不可能”

    只见陈潇在前,楚婉晴在后,俏脸略带羞红,从屋内走了出来。

    感受到小药尊视线,少女不由一愣,旋即失声发出惊呼

    “你们怎么会在隔壁院子”

    “你们怎么会在隔壁院子”

    几乎是异口同声,楚婉晴和小药尊,齐齐流露惊愕之色。

    在这之前,楚婉晴以为大敌将至,同自己只有一门之隔,在屋内一阵担惊受怕。

    而小药尊也在叹息,区区一门之隔,却犹如天堑一般,横亘在他们的去路上。

    然而直至此刻他们才发现

    双方自始至终,就不在同一院子里

    “咳咳咳”

    楚婉晴倒还好,小药尊却差点吐血。

    原来他们手段尽出,费劲心力攻打的居然是一间空屋子

    这个出乎意料的转变,实在令人难以接受

    “我在炼药之地,布下了七层法阵。”

    陈潇向小药尊扫来,他咧了咧嘴,露出一口光洁白牙,赞叹道“这么短时间,你们就能破掉一层幻阵,你们几人的本事着实不坏。”

    七层法阵

    破掉一层幻阵

    听闻此言,小药尊彻底僵住了。

    他颤颤巍巍扭头看去,却发现自己的同伴,尽管昏倒了一地,但身上并无伤势,还有几人鼾声如雷,显然睡得很是香甜。

    “那么我们的伤势”

    小药尊又低头去看自己。

    “假的,你们的伤势都是假的。”

    陈潇淡淡一笑“当然,你要是继续反抗,我不介意把它们变成真的。”

    说到这里,他挥了挥拳头。

    拳头上,空间力量涌动,在虚空中,留下一道狰狞拳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