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3章 他若敢来,屠了便是!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嘶”

    看到堂堂柳公子,却如死狗一样,被一脚踹出药阁,众人尽皆心头发寒。

    身为小药尊的高徒,霜龙城年轻一代中,柳程源都堪称领军人物。

    因此。

    尽管柳程源骄傲、嚣狂、目中无人。

    但是所有人都明白

    无论背景还是天赋,他确实有狂妄的资本

    然而此刻

    “这这这这小子简直是要逆天啊”

    “只因一株五蕴花,就连闯六层药海,摇身变为药阁之主如此事迹,称之为传奇也不为过”

    “就是不知道接下来,过江龙和地头蛇的争斗,究竟谁才笑到最后”

    突然急转直下的局势,令许多围观者心神震撼。

    不知不觉中。

    看向陈潇的视线里,充满了敬畏和艳羡。

    难以想象,这个不知名的白衣少年,如今已是墨香药阁之主。

    小药尊人脉广泛,能量惊人是不假。

    但药阁之主的身份地位,非但丝毫不逊,甚至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许多人看来,陈潇成为药阁之主,称得上鱼跃龙门,是天降的大机缘

    “只要好好经营,消化药阁的能量,几十年后又将是一位,名动帝国的超级大人物。”有人满脸羡慕嫉妒恨。

    然而,就在众目睽睽之下,陈潇淡淡地开了口。

    “我只是来买药的,没兴趣当你们的阁主。”

    刹那间,喧沸不已的药阁,出现了可怕的寂静。

    一个个议论中的客人,纷纷瞪大了眼睛,身体摇晃,嘴角抽搐,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更有甚者脚下一滑,直接摔了个狗啃泥。

    原本,璐姐已经完全绝望,甚至做好了,承受陈潇报复的准备。

    此刻她却呆若木鸡,整个人都快要疯了。

    “他居然拒绝了这种天大的好事,他居然拒绝了”

    “我没听错吧,这小子他他娘的拒绝了”

    所有人神色呆滞,身躯僵硬,仿佛置身梦境,有种不真实的错觉。

    这种求之不得的好事,竟被陈潇一口回绝了

    “他他他难道不知道,只有成为药阁之主,才可能与小药尊抗衡么”

    便是老妪墨冬,亦是满脸错愕,她考虑过多种可能,可唯独没想到

    陈潇居然会拒绝

    “可是墨香药阁有祖训,凡闯过药海六层者,即为本阁的新主人。”

    墨冬还想劝说,陈潇却再次摇头“你们的祖训与我无关,我只是前来买药,对于什么药阁之主,一点兴趣都没有。”

    自始至终,陈潇都未融入云海星。

    他只当自己是一个过客,不想同这里有太深牵扯。

    “但公子孤身一人,若是小药尊发难,或许在霜龙城内,将会寸步难行”

    说到这种地步,墨冬的语气,已经微沉下来。

    她虽然恪守祖训,但当了那么多年阁主,有着属于自己的傲气。

    陈潇已经再三拒绝了,她若继续倒贴上去,完全是轻贱药阁的声威

    “小药尊发难”

    闻言,陈潇轻笑,摇头道“他若敢来,屠了便是”

    说罢,刷卡付账,很快消失不见。

    原地彻底鸦雀无声,只剩一群目瞪口呆的顾客。

    他若敢来,屠了便是

    这是何等的霸气

    放眼整个云海帝国,恐怕都没多少人,敢对小药尊说这种话

    “我草,接下来肯定有好戏看了”

    便在众人面面相觑,被陈潇深深震撼时。

    突然有人大呼,发出骇然的尖叫。

    “是是他真的是他”

    在那女子手中,端着一台简易光脑,满脸活见鬼的表情。

    一旁有人好奇,忍不住开口“你是说那少年难不成他很有名”

    “不不是”

    像是看到某种恐怖场景,女子微微颤抖,一只手捂着嘴,断断续续的向众人解释。

    “你们可曾记得,城外来了许多强者,要截杀云中楚家人”

    “此事我们当然记得,这可是近年罕见的大事难道说”

    有人满是惊讶问道“那个少年人,是其中某位强者的徒弟”

    若果真是如此,倒是能够解释,陈潇的有恃无恐。

    毕竟人家的根基,就不在霜龙城,身后亦有强者支持,自然不惧小药尊之名。

    “不不是那样”

    女子连连摇头,脸色更苍白了。

    “不是那样,那到底是哪样”

    一众顾客尽皆茫然不解。

    除了这个解释外,还有其他可能吗

    “就在不久前,楚家抵达霜龙城,同拦路阻击的强者,在城外发生了大战。”

    “然而,楚家队伍中有一少年,一人一刀,将所有拦路者杀得人仰马翻,鲜血染红了霜龙城门”

    女子深深地吸了口气,神情残留着骇然,然后才一字一句开口。

    “他就是刚才那少年”

    这一回,不再是安静,而是彻底的死寂。

    天地之间,仿佛出现了一个黑洞。

    话语声、脚步声、呼吸声、心跳声

    所有的声音,都被吞噬的一干二净。

    只有一阵阵惊悚的寒意,在众人身上弥漫,让人心神幽冷,如坠冰窖,被难以名状的阴影,压迫得喘不过气来。

    只有那个女子的声音,犹如缭绕的魔咒,还在众人耳畔回荡。

    “一战落幕,众强尽数伏诛,此子一人一刀,强势踏入霜龙城”

    不知过了多久。

    老妪墨冬忽然摇头苦笑。

    “原来如此,是老身看走眼了,连林家都不放在眼里,何况区区一个小药尊”

    不过很快,墨冬的神色,重新变得冷然。

    “红衣,今天你表现很好,特此升任药阁主事,待遇从优。至于郑璐你,削去一切福利待遇,贬为普通杂役,若是再生事端,永久逐出墨香药阁”

    凌厉的声音,让璐姐的一颗心,彻底沉到谷底。

    “五蕴花到手,只需稍加炼制,今晚,便能替楚月绮拔毒疗伤。”

    出了墨香药阁,陈潇原路返回。

    没过多久,陈潇心神微动,脚步忽的加快,走入一条无人小巷。

    小巷中深邃幽静,积雪颇深,泛着淡淡的凉意。

    “你们跟了我一路,还不打算出来么”

    陈潇的声音,平淡的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