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2章 打穿药海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墨香药阁之主,素来神秘无踪。

    除却药阁内部的工作人员外

    纵然是五级贵宾,也并非每一个人,都见过阁主真容。

    因此,红衣一开口,简直像是平地惊雷,震得众人头晕目眩

    “这就是墨香药阁,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阁主”

    “居然真的是她三十年前,我有幸见过她一次”

    “真是好恐怖的实力”

    更多人瞳孔骤缩,在老妪的气场下,不由自主地噤声。

    不过,华服老妪的注意力,全然不在周围人身上。

    “你说一个少年人,因为和柳程源发生冲突,所以一怒之下闯了药海”

    墨香阁主瞪眼,一张老脸上,浮现不可思议“而且,从进入药海到现在,一共不到十分钟时间,就一口气闯过了五层”

    红衣弱弱的点头,脸上有些担心“不过按理说,那位公子闯过药海五层,现在应该已经出来了才是,不知为何还停留”

    “哼,依我看,多半是药海出现故障,若是不然,他怎能那么快闯过五层”

    柳程源不忿,忍不住插话“墨阁主,或许是药海年久失修”

    话未说完,墨香阁主眼神一冷,凌厉的扫过。

    “每一晚,老身都会保养药海,小家伙你是想说,老身已是老眼昏花了么”

    “不不不,晚辈不是那个意思”

    区区一句话,柳程源不由慌神,心头简直欲哭无泪。

    这种维护保养的工作,明明应由杂役来完成,结果竟是阁主亲自出手

    质疑墨香药阁阁主,就算是他的师尊,也没有那么大胆子

    “谅你也没那个胆子。”

    老妪瞥了他一眼,而后,视线落回药海漩涡。

    周围的气氛,显得格外沉重。

    因此,没有人注意到,这位药阁之主,身躯在微微打颤。

    那是一种激动、振奋,还有忐忑和不敢置信

    “到现在还未出现,难道说他是在”

    一想到那个可能性,老妪的呼吸,不由变得更为急促。

    猛然间,药海震动。

    晶莹璀璨的神光绽放,连墨香药阁都在震颤,某种奇异旋律回荡天地,如同神音仙乐奏响,令人心神一阵摇曳不休。

    “第六层真的闯过第六层了”

    墨香阁主激动的低呼,让许多人纷纷呆滞。

    大名鼎鼎的药海,何时多出一个第六层

    如璐姐、红衣这般,属于墨香药阁的成员,竟然也从未听说过,药海第六层的存在

    “药海竟然还有第六层在”

    正在众人惊诧之际,一道白衣翩然的身影,徐徐从药海中走出。

    陈潇的面庞上,依旧是云淡风轻,看不出多少喜怒。

    纵然他一句话不说,但带来的压力,依旧是无与伦比。

    闯过药海五层,便是药阁五级贵宾,更遑论陈潇闯过了六层

    放在陈潇之前,甚至无人知道,药海六层的存在

    “现在,这株五蕴花是我的了。”

    陈潇波澜不惊的开口,目光自始至终都集中在,柳程源手中的玉盒上。

    柳程源脸色漆黑,难以接受这个现实。

    他一向骄傲惯了,到手的东西,再要让他交出去

    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

    突然,柳程源想起什么,面色转喜,大笑着威胁道。

    “小子,就算你成了五级贵宾,但你也得找人炼药吧只要本少师父一句话,整个霜龙城内,都不会再有人为你炼药”

    普天之下,药师难寻。

    哪怕是普通药师,地位都非同一般。

    更何况是大名鼎鼎的小药尊

    小药尊一开口,整个霜龙城,都无人会为陈潇炼药,这并不是一句空话

    “还真是我们都忽略了贵宾等级再高,但仅限于墨香药阁。”

    “一旦出了墨香药阁,还是得看自身,药阁不可能护他终生”

    此时,围观者们纷纷摇头。

    震撼之余,他们也有些惋惜。

    “任凭他才情盖世,这个世界,还是要靠实力说话。”

    “其他五级贵宾,不是修为超凡入圣,便是能量巨大惊人。只有这少年,空有五级贵宾之名,却无五级贵宾之实”

    正是由于看穿了这一点,柳程源才会如此有恃无恐。

    说白了,出了墨香药阁,五级贵宾的身份,没有任何用处。

    越来越多惋惜视线,带着一丝好奇,先后落在陈潇身上。

    好些人都想要知道

    这个创造了惊人奇迹的少年,最终会败在现实的压迫下吗

    见陈潇不说话,柳程源更笃定,露出轻蔑笑容

    “你若是乖乖负荆请罪,看在墨香药阁的份上,本少可以网开一面”

    然而,墨香阁主突然冷笑“让阁主给你负荆请罪真是好大的口气要是伏正霍那老鬼不炼,老身出手为阁主炼制也是一样”

    伏正霍,乃是小药尊本名。

    只是这个时候,已无人关心此事。

    仿佛晴天霹雳炸响,所有人两耳嗡嗡,一副呆若木鸡的模样。

    四面八方,死寂一片。

    “嘶”

    不知过了多久,才有人抽着凉气,下意识地惊呼。

    “我刚才没听错吧”

    “墨香阁主刚才称呼这小子为阁主”

    “你们没听错,我也听到了”

    这位华服老妪,不就是墨香药阁阁主么,怎么突然之间,喊起了陈潇阁主

    “那是因为本阁祖上有训,闯过药海六层者,即为墨香药阁新主”

    老妪视线扫过周遭,神色坦然,向陈潇拱手一拜“老身墨冬,拜见阁主”

    一语惊四座

    此时此刻。

    每个人嘴角抽搐,大脑一片空白,犹如见了鬼一般。

    雄踞霜龙城千年的墨香药阁,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换了新主

    并且药阁的新主,还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少年

    “给你给你给你我不要了”

    终于,柳程源毛骨悚然,一屁股跌坐在地。

    如烫手山芋一般,他慌忙将玉盒扔出,下一刻就落荒而逃

    便在这个刹那。

    一股巨力猛然袭来,凌空撞在他的背后。

    柳程源如遭重击,身躯不由自主蜷起,好像一颗球似的,骨碌碌滚出了药阁

    与此同时,陈潇的声音,才徐徐传来。

    “我说过了,要用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