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6章 千里不留行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霜龙古城外,喊杀声震天。

    玄隐、玄灵两位道人,乃是隐世的阵道宗师,此次受邀布下封神禁空大阵,只为锁住陈潇特的特殊体质,将其绝杀在霜龙城外

    “陈潇,你太招摇了”

    一名抱剑大汉怒喝,重剑出鞘,撕裂了空气,带着骇人威势,一剑向陈潇斩落。

    这一剑,如有沉重的山岳压下,甚至他的脑后,都有山峦法相浮现。

    常人练剑,往往讲究迅捷、灵巧、轻盈。

    但他却另辟蹊径,以重为本,一剑劈落,恐怖的重力降临,连大地都要被他震裂

    “年轻人,只有成长起来的无敌体质,才是真正的无敌体质。”

    几乎同一时间,一名蓑衣老翁近身,手中一支竹杖,刹那分化无数残影,铺天盖地落下,仿佛能点破武者的一切破绽

    竹海真人,号称一支竹杖,可破天下万法。

    即便是黑洞武者,一旦被他近身了,也会在瞬间,被竹杖打得头破血流。

    “画藏天地”

    也有青年释卷杀来,一幅画卷展开,仿佛藏纳了一个世界,要将陈潇压成扁平,成为画中景致的一部分。

    霜龙城中,此时有许多人观战。

    看到出手之人,不少人纷纷惊呼。

    “剑尊者,竹海真人和画圣,这三位居然都出手了再加上玄隐、玄灵道人,还有一些伺机出手的强者”

    有人口中呢喃,面露震撼之色。

    如此强大的阵容

    别说是普通黑洞武者,纵然是黑洞初阶巅峰,甚至黑洞中阶,都绝对讨不了好

    而放眼整个帝国,黑洞中阶的存在,一共才有多少人

    “可悲可叹如此潜力,却选择与林家为敌。”

    甚至还有几个林家人,都在暗中观战,此时不禁摇头笑道“十大世家的底蕴,又岂是常人能理解与十大为敌者,注定只有死路一条”

    在他们看来

    陈潇被封神禁空大阵定住,不仅无法回避防御,连无敌体质都不能施展。

    仅凭他初阶日武者的修为,如何能挡住这么多强者攻伐

    “这小子,死定了”

    还有人更为直接,开口断定陈潇生死。

    “等一下,日武者”

    在有人失声的一刹,半空中的陈潇,忽然有了新的动作。

    只见他的拳头上,无量的神光迸发,那是空间的力量在闪烁,化作无可匹敌的至强一拳

    虚空拳

    轰隆

    一声巨响,四面八方的禁锢,如同玻璃般,骤然破碎殆尽。

    “这不可能”玄隐玄灵二人,眼珠子差点瞪出眼眶,“我们已经封锁了空间”

    明明已经封镇了四方空间,为何陈潇还能动用空间之力

    “封锁空间”

    陈潇哑然失笑,摇头道“你们大概是忘了,普天之下,不是只有你们才擅长阵道”

    若他的倚仗只有虚空体,那么当空间被封禁,他的处境确实极为危险。

    然而,对陈潇而言

    虚空体再怎么强大,也只是手段之一罢了。

    元始天书、前世记忆、镇天殿、神秘青铜棺他的手段之多,远超这些人想象

    “好了,如果你们的手段,只有这些的话,那就可以一起上路了。”

    云淡风轻地开口,陈潇的手中,慑人的刀芒,猛然爆发出来。

    元始天刀

    天刀铮鸣,惊艳的刀光,如同切开了空间,斩断了时间,绽放霸绝天地的至强神威。

    “神威”

    咔嚓

    刀芒闪空,两位道人面露骇然,两颗头颅,徐徐从脖颈上滑落。

    “小子,休要凶狂”

    后方,剑尊者强势杀来,剑光沉重无比,还未临近,就已经压得大地龟裂。

    然而,陈潇看也不看,反手便是一刀斩出。

    这一刀实在太快了。

    快到刀光被拉成了扁平,仿佛薄如蝉翼的镜面,切开了山峦法相,映照出剑尊者惊恐的面容。

    “你”

    在镜面中,他看到自己的身躯,手中握着断剑,两腿发足狂奔,但头颅却坠落下来,面孔上残留着深深的惊恐。

    与此同时,竹海真人手持竹杖,破空杀至。

    “受死”

    在他的眼中,似能看到一个个破绽,每一次竹杖落下,便是打碎破绽,要人性命的时刻

    陈潇猛然转身,身躯不退反进,正面迎上竹海真人。

    嘭嘭嘭嘭

    无尽的杖影点落,发出沉闷的声响。

    “怎么会”

    便在这一刻,竹海真人脸色剧变。

    他的每一次攻击,都切实击中陈潇破绽,正常情况下,陈潇早该浑身飙血,身躯被打得四分五裂

    偏偏这一次,陈潇仍站在原处,根本没受到一点伤害

    “老家伙,不知道有没有人告诉过你”

    陈潇冷笑,元始天刀横斩而出,斩下竹海真人头颅。

    “你的攻击力,实在太弱了。”

    确实,即便是现在的他,身上也存在着破绽。

    这些破绽,往往是修为不足导致,除了提升修为外,没有其他弥补之法。

    但看穿了破绽,并不代表,就能够利用破绽。

    就好比装甲战车,即便是最薄弱的区域,也比玻璃坚硬得多。

    “还有你”

    陈潇刀光回转,诸般奥义爆发,好似破灭洪流,直接将画圣的画卷,搅碎成无数残渣。

    画圣青年惊恐,发疯似的后退。

    陈潇的刀光,却比他更快

    “既然来了,就不要走了。”

    话音落下的瞬间,画圣身躯一颤,一颗大好头颅,突然高高飞起。

    陈潇面无表情落地,步履轻盈,继续向霜龙城走去。

    在他身后不远处。

    咚咚

    两名道人的头颅,才刚刚坠至地面。

    四野八方,瞬间寂静。

    议论声,话语声,呼吸声,心跳声,似乎全部都消失了。

    霜龙城内外,一尊尊强者呆滞,就这么僵在那里,说不出一句话来。

    天空中的雪花,还在缓缓飘落。

    诸强的血花,早在雪原上盛开。

    诸多强者面孔僵硬,瞳孔骤缩,先前的从容消失不见,眼前场面太惊悚,太令人难以置信,让他们只剩幽寒与冷冽

    这时,陈潇踏雪而来,落地无痕,手中天刀颤鸣。

    他一步来到城下,声音缓缓响起。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