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3章 诸敌皆至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楚家想要进北原,必须得经过霜龙城。”

    “霜龙城的东西两侧,都是崇山峻岭,楚家的队伍极难翻越。”

    “因此,想要截杀楚家队伍,霜龙城乃是最佳地点”

    林家大院。

    林千阳放下虚灵光脑,脸上露出嘲讽的笑容。

    对于楚家的大迁徙,林家方面,并非完全一无所知。

    甚至,在虚灵网络上,一些楚家车队的动向,都是由林家暗中。

    身为十大的底蕴,实在是惊世骇俗。

    “爹,安排得如何了”

    在林千阳身旁,一个脸色苍白的青年,用怨毒的声音问道。

    青年赫然正是林白明

    自从被林家飞船,从太空中救回后,在灵药滋养之下,林白明的内外伤,已经基本痊愈。

    唯一不同的是,他修为被废,真气空空如也,可谓涓滴不剩

    即便以林家之力

    想要在短时间内,恢复他的修为,也是不可能的事。

    因此,现在的林白明,只关心两个问题

    楚家,何时灭

    陈潇,几时亡

    “基本已经差不多了,楚家或许至今还认为,霜龙城城主乃是楚家拥趸。”

    林千阳微微颔首,浮现一抹讥讽“他们恐怕到死都想不到,早在二十年前,霜龙城的雪城主,就已经倒向了林家的阵营”

    若非如此。

    林家也不会如此清楚知晓,楚家车队的目的地,就是有定陵关之称的霜龙城

    “真想去霜龙城看一看,楚家人赶到霜龙城,自以为终于逃出生天,却发现那里早已布下天罗地网时,会是怎样一副绝望的模样”

    林白明舔着嘴唇,苍白的脸庞上,笑容有些病态的扭曲。

    “哦对了,爹。”

    忽然,林白明想到什么,面色变得狰狞“其他人都可以杀了,唯独楚婉晴和楚月绮,还有那个姓陈的小子不能杀”

    两人不愧为父子,林千阳瞬间会意,淡笑着点了点头。

    “尽管放心好了,为父早已安排妥当,能成为我儿子的玩物,是那两个贱丫头的荣幸至于姓陈的小子”

    林千阳略一沉吟,便又笑道“抓到这小子后,为父会废其修为,想怎么炮制都随便你。”

    “很好”

    林白明的眼中,陡然迸射厉芒。

    对于陈潇的恨意,倾尽三江五海之水,也难以将其洗刷干净

    “小子,等你落到本少手上,本少会好好款待你的”

    与此同时,楚家车队。

    “先生,您到底给了燕前辈何物”

    看着端坐在车顶,闭目打坐的燕狄,楚婉晴好奇问道。

    过来的一路上,除了出手杀敌之时,燕狄一直都是这幅姿态。

    手心里,握着陈潇写下的纸片,仿佛什么稀世珍宝般,从未有过脱手的一刻。

    闻言,陈潇只是摇摇头,神秘地笑了。

    “区区一个字罢了,你想看自然可以看,当然,别打扰燕狄就行。”

    楚婉晴好奇去看,只见燕狄手中的纸片上,写着一个刀字,龙飞凤舞,苍劲而有力,除此之外,便再无他物。

    “就一个刀字”

    少女失神掩口,一脸不可思议。

    只是一个字而已,为何能让堂堂燕狄,如此手不释卷

    “你再用自己的精神去看。”陈潇轻笑道。

    “用精神去看”

    一脸疑惑中,楚婉晴放开感知,蔓延向那个刀字。

    霎时间,她精神猛然刺痛,整个世界陷入空白,四面八方只剩下刀光刀意,在耳畔汹涌铮鸣闪烁。

    刀

    一个刀字,仿佛让楚婉晴打开了,通向新世界的大门

    “不好”

    楚婉晴连忙收回感知,胸膛起伏不定,浑身香汗淋漓,将衣裙浸得湿透,勾勒出少女诱人的曲线。

    “好、好可怕的刀意”

    楚婉晴心有余悸,一脸若有所思,看向修行中的燕狄。

    她并非是刀修,不能感悟神妙,无法将刀意化解,只能被动承受。

    然而燕狄不同。

    白发刀客燕狄,本身便是刀道宗师,化解陈潇刀意的同时,自身刀意也在磨砺中不断进步

    “区区一个字,也能承载如此可怕的刀意”

    就在楚婉晴震撼时,陈潇忽的举目远眺,望向地平线的方向。

    此刻的天空中,已有雪花飘落,纷纷扬扬,将天地染成银白色。

    在那个方向上,一座巍峨的城池,犹若史前的巨兽,盘踞在大地尽头。

    那便是分割了北原与中陆,有着定陵关之称的霜龙古城

    “霜龙城终于到了,而且,还有不少待宰羔羊,已经主动送上门来。”

    眸光渐渐深邃,无人能听清,陈潇嘴角勾起的低语。

    只有楚家众人有所察觉,似乎周遭气温,在刹那之间降低了许多。

    “伤势痊愈,神念恢复,虚空体稳固,修为神通境初期巅峰是时候用某些人的鲜血,来铺就我的进阶之路”

    陈潇嘴角微微上扬,露出浓烈至极的笑容。

    与此同时,霜龙城前。

    古老的城池门前,比遗忘,多出了几分肃杀。

    有威武的大汉,怀中抱着大剑,依靠着城墙假寐。

    也有凶神恶煞的黄衣和尚,手持金钵,杀气腾腾的望向远方。

    还有来自异族的兽女,生着兽耳兽尾,身段玲珑妖娆;蓑衣斗篷的小老头,拄着拐杖立于风雪中;面目平凡的青年人,手握书卷,一副书生的打扮;埋伏在暗中,准备了大当量武器的雇佣兵

    “真没想到,区区一个楚家,居然惊动这么多人。”

    “真正诱人的,不是楚家资源,而是同林家搭上关系”

    此时,一名枯瘦老者冷笑“如此之多强者到场,还有老夫和师兄布下场域法阵,想来这一次,定能将所有楚家人拿下,即便难陈潇再凶狂,也只能乖乖引颈就戮”

    就在一旁,还有一名老人比他更年迈,弥漫着淡淡的死气,如同一具干尸一般。

    但没有一人,敢轻视于他们。

    因为这两名老者,皆是赫赫有名的阵道宗师,联手之下,轻易即能镇杀黑洞境。

    此次请他们二人前来,便是为了对付陈潇,压制他的特殊体质

    “嗯,那陈潇疑似拥有某种无敌体质,若是不陨落,注定会成为超级强者,可惜他不该在修为尚弱时,就跑出来招摇过市,最终招致杀身之祸。”

    一群人都在暗暗冷笑,战斗还未开始,就仿佛预见到了结局。

    “等一下,那群羔羊来了”

    突然,有人发出疾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