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9章 这不可能!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话音落下。

    四面八方都出现了一瞬间的寂静。

    车辆上的楚家人,全都用见鬼的眼神,看向半空中的陈潇。

    眼前的法阵困住车队,光是散发的气息,就让他们心神悸动,如被巨大的危机笼罩。

    更别提,还有诸多铜人虎视眈眈,一尊不知名的强者,于法阵之外窥伺。

    如今的情况,可以说,绝对是天大的危机

    “你说小爷的法阵毫无威胁”

    半路劫道的神秘强者,也忍不住发出讥笑。

    “小爷还以为,杀了林家大管事的,会是什么角色,不想却是个没脑子的蠢货。”

    巨大的铜色面孔,向着陈潇看来,声音如雷霆般炸开。

    仿佛感应到主阵者的情绪变化,周遭铜水翻滚,宛如沸腾一般,神光腾起,根根铜柱擎天,当空向陈潇镇落下来。

    但凡铜光映照之处,好似佛陀降世,镇压净化一切邪魔。

    “这可是名震云海星的铜人伏魔阵,曾经镇杀过超越黑洞境的域外天魔,小爷布下的虽是简易版本,但也足以困住一切黑洞武者”

    充满金属感的声音,蕴含着浓浓的不屑。

    在他眼中,陈潇再怎么强大,也不过是砧板上的鱼肉,只能够任他宰割。

    至于其他的楚家人,更是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铜人伏魔阵”

    先前那楚家青年,当即惊骇失声,脸色变得煞白。

    不止是他,几乎每一个人,都面露惊容。

    铜人伏魔阵。

    放眼整个云海星,都堪称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相传,数千年前,曾有域外天魔,降临古云海星。

    天魔的修为,超越了黑洞境,带来了无比深重的灾难。

    后来,一名神秘蓑衣老翁出世,铸就十八铜人,布下惊天大阵,最终将天魔镇杀。

    有强者上前追问,老翁只留下一句话,便彻底消失不见。

    “此阵,名唤铜人伏魔阵”

    从此,铜人伏魔之名,流传天下。

    “怎么会是此阵”

    牵引车的驾驶舱中,楚婉晴娇躯摇晃,仿如天打雷劈,满腔不敢置信。

    “采掘溶洞那天,到场的所有人里,只有一人能布置此阵常溪叔叔,你和家父是拜把子兄弟,为何也要对付楚家”

    那些流寇凶匪,会来对付楚家,她并不感到意外。

    真正让她难以接受的,还是布阵者的身份

    她父亲楚远峰的结拜兄弟,赫赫有名的阵道宗师常溪

    常溪曾多次做客楚家,就连楚家的法阵,也有很多是他设计建造。

    只要他前来楚家,楚家从不把他当外人。

    “嘿嘿,当年的小丫头,现在也这么大了。”

    常溪依旧在笑,但声音却很冷,显得有些缥缈“你太年轻了,很多事情不懂。我和你爹结拜,就是为了楚家权势,现在有了更好的林家,为何还要留着楚家”

    “无耻”无言之后,楚婉晴只剩冷笑。

    一众楚家人更是浑身冰冷。

    常溪自曝身份,显然已经动了杀心,绝不会容许他们逃脱。

    如若不然。

    截杀结拜兄弟的族人,必然能让常溪身败名裂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你还太小,所以不懂。”

    轻蔑的嗤笑一声,常溪重新转向陈潇,声音充满了戏谑。

    “小子,既然说小爷的法阵毫无威胁,你现在可以试试看,能在十八铜人的围攻下,坚持多长时间”

    只听轰隆一声巨响。

    十八尊同人咆哮,散发沉重的金泽,齐齐向陈潇轰杀过来。

    恐怖的波光,似能压塌空间,瞬间将他吞没

    “陈先生小心”楚婉晴尖叫。

    巨大的铜色面孔上,浮现一抹讥嘲的狞笑。

    “看起来挺吓人的,然后呢”

    但就在下一秒,陈潇的身形,陡然变得虚幻。

    双手背负,衣袂翻飞,宛如降世的谪仙。

    他就那样站着,却仿如空气般,铜人的攻击扫过,完全没有命中实体,反而穿过他的身躯,直接轰中自己的同伴

    “这不可能”

    常溪当即傻眼,脱口而出“铜人伏魔阵封禁空间,你的空间神通,理应不可能动用了才对”

    林家悬赏令上,已经清楚点名。

    陈潇身具空间类神通,可以无视一般攻击,这一点他早就知晓。

    而铜人伏魔大阵,一大特效就是封禁空间,能令空间神通失效,封住陈潇最大的依仗

    然而现在看来,陈潇的空间神通,根本没有受影响

    “空间神通真是有够无知的。”

    陈潇忍不住摇头,同时一拳向前轰出。

    这一拳,仿佛穿透了空间,有璀璨的拳芒,如彗星般闪耀当空

    轰嘭

    一尊铜人中拳,铜铸之躯震颤,而后被生生打爆,化作漫天飞灰

    其余十七尊铜人咆哮,漫天铜光闪烁,冻结了一方空间,要将陈潇直接压碎。

    “所以我已经说过了你的法阵,根本毫无威胁。”

    陈潇不为所动,虚空体爆发,又是一拳轰来,将另一尊铜人粉碎。

    一拳又一拳。

    一尊尊铜人,毫无反抗之力,接二连三的爆碎。

    “不可能这不可能”

    常溪尖叫着,拼命催动法阵,演化出新的铜人,疯狂围攻陈潇。

    只是,陈潇的拳头上,越来越炽盛的银芒在闪耀,如同在蜕变升华,要演绎某种绝世妙术,顷刻间粉碎诸多铜人。

    他的虚空体并非天生,而是以神秘天书上的仙法所炼,故而,还有许多神妙不曾发掘出来。

    此刻,陈潇赤手空拳,一次又一次催动虚空体,速度越来越快,浑身毛孔喷薄银光,那是残留在体内的空间之力,正在被虚空体极速炼化。

    终于,最后一尊铜人粉碎,再也没有新的铜人诞生。

    “原来如此虚空体的能力,不只是融入虚空,同时也要掌控虚空”

    突然,陈潇哈哈大笑,忽然抬手一抓,同时一步向前迈出。

    大阵的铜墙铁壁,被他轻易撕裂,一步之间,便来到法阵范围之外。

    在那里,一名蓄着小胡子的中年,彻底痴傻在原地。

    “你竟然用手撕开了铜人伏魔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