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5章 财帛动人心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独眼大汉满脸横肉,露出不寒而栗的狞笑。

    一口森然的鬼头刀,泛着危险的黑色,不知沾染过多少鲜血。

    诸多楚家人尽皆毛骨悚然。

    “赤发,独眼,鬼头刀这群人是追风盗匪”

    楚家人群中,有人脱口惊呼。

    话音落下,很多人顿时变了脸色。

    “恶名昭著的追风盗,不是在汉幽城一带活动么,怎会出现在云中城”

    一名楚家老翁涩声,面色充满惊骇。

    追风盗匪。

    是在云海帝国各境,都堪称凶名赫赫的恶匪。

    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曾犯下多起灭门大案,死于其手的日武者,数量已超过百人之巨。

    并且,追风盗首领精通算术,总是谋定而后动,长期流窜作案,许多次针对追风盗匪的围剿,最终都是以失败告终。

    谁都没有料想到,今日,追风盗竟会强闯楚家

    “嘿嘿,很意外是么”

    赤发独眼大汉冷笑,讥嘲的看着众人“在听说林家悬赏令后,老子就连夜赶来,看样子确实赶上热乎的了”

    那种眼神。

    不像是在看活人,而像是在看钱财、宝物

    一名楚家青年忍不住怒喝“不要太嚣张了真当我楚家无人么”

    摇了摇头,赤发独眼大汉冷笑“老子当然知道,楚家肯定有强者在,所以在进城的时候,稍稍做了一些准备”

    嘭嘭嘭

    一连数声闷响,大汉手下反手一抓,将一道道身影抓出,狠狠贯在地面上。

    “混账”

    “小家伙,给大爷老实点”

    有几人又气又急,正要试图反抗,便被几只大脚踩在脸上。

    这几只大脚势大力沉,直踩得他们鼻骨断裂,惨叫连连,面孔凹陷成脚印的形状

    “楚逸”

    “小雨”

    “正阳”

    人群中有人尖叫,显然是认出这些人,都是他们的亲朋好友

    他们想冲上前去救人,却被一口鬼头刀拦住了去路。

    那赤发独眼的大汉,抬刀指向一少女,充满侵略的目光,落在楚家众人的脸上。

    “大爷这几年杀人多了,如今只想求财,不想见血,楚家若是乖乖配合,那么这些人自然小命无忧,如若不然”

    刀尖缓缓移动,在少女的炼丹上,划开一道血痕。

    少女尖叫着,几乎当场吓昏。

    “下一次划开的地方,可就不只是脸蛋了。”

    随着赤发大汉的笑声,空气仿佛凝固了,几名人质的脸上,满腔的惊恐化作实质。

    而在周围,一群楚家人脸色发青,有人质在手,他们敢怒不敢言。

    “赤追风,你如此逼迫我等,就不怕楚家秋后算账么”

    一名楚家日武者沉声开口。

    岂料,赤发大汉赤追风,却仿佛听到了笑话般,当场哈哈大笑起来。

    “林家发布悬赏,楚家自身尚且难保,你们哪来的力量,和大爷秋后算账”

    有多名人质在手,并且认定了楚家会息事宁人,这才是他们抢上门的底气

    话毕,楚家人的脸色,变得更难看了。

    “这个先例绝不能开一旦退让了,接下来,肯定会有更多人得寸进尺,想从楚家身上咬块肉下来”

    有耄耋老人面色忧虑“但若是不答应,舍弃这几个人质,楚家内部就会先乱”

    这无疑是个两难的抉择。

    林家的天价悬赏,实在诱人,足以令太多人疯狂。

    自古以来,财帛动人心,这绝对不是一句空话。

    追风盗匪只是一个开始,若是处理不好,后面还会来上更多贪婪之徒

    “怎么,楚家没人能做主”

    周遭楚家的强者,全都面色难看至极。

    等待片刻后,赤追风摇摇头,面上闪过遗憾。

    “既然如此,那便先用这小妞的血,给你们提提神吧。”

    “等一下”终于有顶尖日武者开口,“你的条件我们可以”

    “你们的回答太慢了”

    赤追风满是横肉的脸上,露出充斥讥讽的狞笑。

    手起刀落。

    贯注真元的鬼头刀,在空气中发出啸鸣,仿佛百鬼嚎哭,要吞噬人的灵魂

    几名距离较近的楚家人,当场脸色惨白,眼中神光摇曳,有种精神随时溃散的恐怖。

    这把鬼头刀,赫然是一件灵魂秘宝

    “小丫头,不要怪大爷,要怪就怪你的同族,为了区区钱财,宁愿赔上你的性命”

    鬼头刀的刀锋,像是厉鬼的爪子,就要撕裂少女肌肤。

    而少女的修为太弱,此时早已精神不稳,整个人都快昏迷过去。

    “住手”楚家强者再按捺不住,就要含怒出手。

    “小雨”不远处,一对中年夫妇恸哭,发疯似的冲过来。

    便在千钧一发之际。

    一道细如发丝的光芒,蓦然在天际尽头亮起。

    初时,这道光芒极为微弱。

    但瞬息之间,它便明亮到了极致,宛如开天辟地的第一道光,美丽绚烂,却蕴藏着无穷无尽的杀机

    “什么人”

    一众追风盗匪,尽皆毛骨悚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赤追风更是连声怒喝,提刀便要发动反击。

    但就在下个刹那,华光闪烁,骤然分裂,化作一口口光芒利刃。

    唰唰唰

    刀光绚烂,映照当空。

    空气被割裂,引发剧烈爆鸣。

    下一秒。

    所有的追风盗匪,身形定在原地不动,一口光刃从心脏贯穿,将他们钉杀在地

    无论什么肉身,什么秘宝,什么神通,都挡不住这可怕的一击

    “到底是谁”

    追风盗匪之中,赤追风修为最高。

    其他人都被钉杀,就只有他,还留下一口余气。

    尽管这口气

    也如风中烛火般,正在快速消散之中。

    赤追风艰难地扭过头,他想要看清楚,这一刀究竟是谁斩出

    最终,他看到一名白衣少年走来,面无表情地瞥了他一眼。

    “我当时什么人,在我谈话时吵闹,原来是个小毛贼。”

    陈潇摇了摇头,扭头看向远方“割了脑袋,挂到城外去吧。”

    “原来是你”

    缓缓吐出几个字来,赤追风脖子一歪,彻底气绝身亡。

    直至此刻,周围众人才倒抽一口凉气。

    “这这就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