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3章 林家的天价悬赏!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嘶真是太惨了”

    云中城外,有不少人在围观。

    倒抽凉气的声音,此起彼伏,到处响个不停。

    数十具无头尸身,尽皆悬于云中城外,这景象有些惨烈,令许多人心头发毛

    尤其是

    在好些尸身上,还有修为残留,散发让人心悸的气息。

    “这具尸体生前,修为绝对达到日武者”

    “老天即便是死去多时,真元波动依旧惊人,难道是半步黑洞境”

    “我的妈呀”

    更有甚者,直接发出惨叫,吓得屁滚尿流。

    因为他翻动的那具尸体上,尚有黑雾弥漫,将他的手指腐蚀出缺口。

    “这种残存的力量被杀掉的是黑洞武者”

    到了这时候,人们尽皆毛骨悚然,连日武者都要陨落,黑洞都要都要伏诛

    昨夜战斗的层次高度,已经完全超出众人想象

    最终,一名好事者做出统计。

    在昨夜的战斗中,足有五名黑洞武者陨落,日武者死亡二十,纵然是其中最弱的,都有高阶月武者修为

    “这哪里是什么毛贼分明是某个大势力的私人武装”

    “私人武装都如此强大,这些人怕是来自十大世家”

    有人做出惊悚的推断,令人们再次倒抽一口凉气。

    十大世家的人到来,却死在云中城外,甚至还遭人枭首,无头尸身悬于城墙上。

    “这这这这简直是要掀翻天啊”

    “已经不是挑衅和试探了,完全就是要开战的节奏”

    很快,更多人联想到,林家和楚家的矛盾。

    并且昨夜,悬浮在高空中的楚家大宅,也曾传来惊人的能量波动,像是有强者在发生激烈交战。

    “如此说来的话”

    无数人面面相觑,心中只剩下惊骇。

    “这些无头尸身,全部都是林家的人”

    发生在云中城的事情,即便有楚家压制,也没有很快平息下去。

    与之相反。

    一条条真假难辨的消息,通过虚灵网络,转眼便传遍整个云海帝国。

    甚至,无头尸身高悬的场景,还被人还原成立体影像,在虚灵网络上疯狂传播。

    “楚家该死”

    “上天入地,楚家必灭”

    “陈潇必须死”

    当天就有路人听到,远在另一座主城的林家,震天的咆哮声不断传出。

    不久之后,一纸天价悬赏令发布。

    “楚家家主楚远峰,赏金十亿帝国币,另有元石百枚,七曜圣藤一株”

    “楚家二爷楚英叶,赏金八亿帝国币,另有元石八十枚,四象护心镜一副”

    “楚家三爷楚闫巡”

    一个个楚家高层,数额惊天,尽皆名列其中。

    光是海量帝国币的赏金,还有附带的元石、宝物,就足以令许多凶徒心动

    但真正令世人震动的,还是位于悬赏令最后,那个血色加粗的名字

    “陈潇,真实修为星武者高阶,掌握空间类身法神通,保命能力惊人。同时擅长阵道,占据地利时可杀黑洞武者。血杀咒令持有者,羞辱林家三少爷,并杀害林家大管事及五名黑洞武者,罪大恶极,绝无可恕,若有能取其首级者,可无条件向林家提出一个要求”

    悬赏令一出,大半个云海帝国,都为之彻底轰动

    就连一些隐世的黑洞武者,都因为这一纸悬赏令而惊动。

    “血杀咒令,多少年没有现世过了”

    四大主城之一的汉幽城,一名白发仙子面色怔然,忍不住幽幽自语道。

    最近百年时间里。

    林家的血杀咒令,一共只发布过三次。

    第一次,一名老牌黑洞武者陨落,被人枭首肢解,死状无比凄惨。

    第二次,一个中等家族覆灭,连同一名黑洞境在内,没有一人生还。

    唯有第三次,血杀咒令的持有者,一直活到了今天。

    但即便如此,持令者依旧背井离乡,屡次险死还生,十多年不敢回家一次

    而如今,是第四次

    “林家素来霸道,这一次发布血杀咒令,多半又要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云海帝国中,有知情人士忍不住叹息。

    无条件向林家提出一个要求,这个报酬实在太过诱人,注定会令人失去理智,飞蛾扑火一般疯狂涌上前去。

    “就是不知道这一次的持令者,能在追杀中坚持多久”

    也有极少数人认为

    陈潇来历神秘,让人捉摸不透,或许能创造奇迹。

    只是这种可能性太低,很多人根本就不相信。

    更多的人,只关心陈潇能坚持多久,以及最终摘得桂冠,获得林家青睐之人,又是何方神圣

    云中城,楚家大宅。

    林家悬赏令一出,楚家上下,尽皆一片沉重。

    尤其是血杀咒令的存在,使得肃杀之中,还带上了一丝丝恐怖。

    “要我看,问题都出在那陈潇身上。”

    “要不是他废了林家三少爷,又岂会有后面那么多事情”

    “我们既不会触怒林家,更不会引来林家悬赏”

    大宅中,到处有楚家人,在小声地议论着。

    “臭小子,不知道内情,就不要妄议是非”

    楚远峰一声怒喝,将数名楚家少年,吓得立刻逃遁远去。

    他无奈的摇头,深深地叹了口气。

    仅仅这过来的一路上,类似的情况,他就已经遇到了五六次。

    “林家一开始的目标,就已经是楚家,只不过陈先生的出现,给了他们发难的借口罢了。”

    回想起楚家珍藏的圣令,楚远峰蓦地咬了咬牙,抬手推开紫薇苑的大门。

    他知道。

    到了这种时候,有些事情,必须开诚布公,尽数告知陈潇了。

    “陈先生。”

    紫薇苑中,陈潇立在石桌边,双手背负,一袭白衣无风自动。

    感受到楚远峰的到来,陈潇缓缓转过身,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楚家主,我等你很久了。”

    “您果然早就看穿了。”

    见此情形,楚远峰苦笑着走上前,向着陈潇一拱手“今日我来此,便是想告知您一些真相。”

    陈潇不置可否地点头“坐下说吧。”

    落座之后,楚远峰一个深呼吸,这才斟酌着开口

    “不知陈先生可曾听闻过云海圣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