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8章 不动如山,动如雷霆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一名长老走上前去。

    手掌,落在狂雷剑上。

    所有人的呼吸,都在这时屏住了。

    只见狂雷剑微颤,丝丝雷光如涟漪,带着惊悚气息,荡漾在虚空之中。

    不过到最后,这件楚家祖器,也没有爆发出威能。

    这名长老顿时松了口气,整个人如释重负,轻松的走了下来。

    “下一位。”

    楚远峰面不改色。

    随着一位位楚家高层,接连走上前去,接受狂雷剑的检测,又先后安然无恙地走下来

    议事厅中的空气,正在变得越来越凝重。

    楚家的高层,三代人加起来,也就那么点人。

    前面的这些人,都不是叛徒的话,那也就意味着

    “如此说来,那个叛徒就在剩下的人里”

    到了这时候,一些人目光凛然,赫然带上了丝丝审视。

    楚闲的心头,也有些沉重。

    狂雷剑的隐秘能力,着实出乎他的意料。

    因此,口袋里的手掌,悄然捏住了一枚符箓。

    那是一张价值不菲的破禁传送符

    和普通传送符不同

    破禁传送符一旦激活,不仅传送距离更远,还有穿透法阵场域之能。

    这样一来,就算身处法阵之中,楚闲仍旧能安然离去。

    “不过话说回来,楚家不是没有出过叛徒,但以前还真未听说过,狂雷剑拥有这等神奇能力”

    看着等待检测的人,数量越来越少,转眼又有许多念头,涌入楚闲的脑海。

    他有七八成把握确认,狂雷剑的特殊能力,完全为楚远峰所杜撰。

    其目的,还是为了诈出叛徒

    “就算是最糟糕的情况,也能用破禁传送符离去,然后通过最近的空港,偷渡去其他的地方”

    终于,轮到楚闲上前。

    他深一口气,破禁传送符已经处于半激发状态,而后抬手按在了狂雷剑上。

    雷光璀璨,宛若电花。

    “呼幸好老五也不是叛徒。”

    耳畔,有人如释重负的低语,让楚闲睁开眸子,眼底闪过一丝喜色。

    果然,他赌对了

    狂雷剑根本没有爆发,这也就表示,所谓的检测能力,根本就是在扯淡

    “大哥啊大哥,看样子最近的事,已把你逼得走投无路,连这种诈人的手段,都被你拿到台面上来了”

    退下来的时候,看向楚远峰的眼神,不由带上了一丝嘲讽。

    然而,到整个家族会议结束,祖器狂雷剑,也没有产生丝毫反应。

    “居然一个都没有”

    这非但没让人松口气。

    反而更多人的心脏,都被狠狠揪紧了。

    巨大的阴影,犹如阴云一般,笼罩在众人的心头。

    “到底是祖器失灵了,还是根本没有叛徒”

    “又或者,叛徒手段太惊人,连祖器都找不出来”

    一时之间,众人面面相觑,气氛变得极其压抑。

    甚至,还有惶恐蔓延,始终找不到叛徒,已经让楚家高层,逐渐变得人心惶惶。

    毕竟,没有人会希望

    身边的熟识之人,会是背叛家族,出卖利益的叛徒

    “果然如此,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

    只有楚闲的眼中,讥讽的神色更浓了。

    终于,沉默不语的家主楚远峰,满脸颓然的开口“既然祖器无反应,那可能是本家主判断有误,又或许叛徒并非出自家族高层。”

    乍一眼看去,他神情颓丧,如同老了几十岁。

    看他这幅模样,楚闲浮现一丝同情,但很快又被掐灭。

    “大哥,不要怪我,谁让你们把持大权,不给我一点机会呢”

    很快,在一片沉重的气氛中,这一次的家族会议,终于告一段落。

    尽管有着两大好消息在前,但叛徒带来的阴影,却始终如影随形,纠缠在每一个人心脏上。

    “叛徒究竟是何人”

    唯有楚闲。

    从族会离开之后,楚闲彻底松了口气。

    虽然家族内部,已经在怀疑,有叛徒的存在。

    但很显然

    到目前为止,楚远峰并没有找到,任何决定性的证据。

    稍事休整之后,楚闲从房间角落,一个隔绝神念的暗格中,取出一枚小小的玉符。

    然后,一条隐秘讯息通过玉符,瞬间发送了出去。

    “楚家已经产生怀疑,必须立即修改策略,三日后,午夜,城北乱石崖”

    这枚玉符乃是特制,可直接与邻家大管事,也就是林焕然进行接洽。

    “带好足够人手,若是有必要可直接对楚远峰动手”

    楚闲的面庞上,闪过一丝狰狞。

    时间不等人。

    楚远峰的脚步越逼越近,他也不得不采用非常手段了。

    三日时间,转瞬而过。

    就在这一日上午,疑似有叛徒线索出现,楚家两位黑洞武者,都因此被调遣离开。

    同时,林家步步紧逼,形势紧迫,三爷楚闫巡奔波不停,镇压各处混乱。

    又有楚家产业,遭到不明人士袭击,多名楚家高层,先后前去查明情况。

    一时间,楚家大宅空虚,仅剩楚文龙一名黑洞武者坐镇。

    “差不多了,今夜正是好时机。”

    楚闲看了看时间,满脸迫不及待,找了个借口,便向城北乱石崖赶去。

    乱石崖上,光线暗淡,到处是嶙峋的乱石。

    一道发了福的中年身影,从黑暗中冒出,向楚闲投来诡异目光“楚家老五,你可准备好了”

    楚闲微微点头“见过林管事,我自然准备好了,今夜楚家空虚,是动手的好时机”

    做了这么长时间的准备,为的就是这一天的到来

    “嘿嘿,你也真是有趣,好好的楚家五爷不做,非要和林家勾结夺权权力,可真是让人堕落的东西呐。”

    林焕然嘿嘿冷笑。

    楚闲同样报以冷笑“林大管事,就不要说笑了。你虽是林家旁系,但在林家,有多少人在你之下权力的好处,别人不懂,你还能不懂么”

    “既然如此,那便尽快动手吧。”

    正当林焕然点头,一声悲愤的暴喝,突然在半空中炸开。

    一道紫色狂雷,轰轰扩散,由远及近,当空立劈而至

    “楚闲,原来你才是叛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