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5章 天书乱空!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便在陈潇义无反顾,踏上星空古路的刹那。

    整颗地球祖星,忽然微不可察的一颤。

    地核最深处,一抹璀璨至极的银光,骤然亮起,照亮了千古时空。

    那是一页银白的无字天书

    星路之上。

    望着逐渐闭合的星路入口,还有迅速变小的泰山玉皇顶,全身戒备的陈潇,终于长长的松了口气。

    “看样子,没什么大问题。”

    他上一世穿越时,全程都处于昏迷状态。

    因此他完全不清楚,一号天门后的星路上,究竟是怎样一种情况。

    好在目前看来。

    即便历经了漫长岁月,这条星路依旧运转如常。

    可以感受到,无量的空间之力,裹挟着他的身躯,不断跨越一颗颗星辰,向着星空彼岸前进。

    “每一次空间闪烁,所跨越的实际距离,大约为十个太阳系左右,若是保持这种速度前进,抵达神武大陆还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

    星空太大了,即便是星路之能,也不可能一瞬间跨越。

    一番沉思过后,陈潇默默盘坐下来。

    由于空间之力干扰,星路上往往能量紊乱,普通武者难以正常修行。

    不过,对于陈潇来说,便没有这个限制。

    “星路上元气能量混乱,但也同样丰沛惊人,干脆我便在此,尝试突破神通境中期。”

    一旦破境成功,他的真正实力,将比拟寻常法相境中期。

    法相境中期的实力,放眼整个神武大陆,或许依旧算不上强大。

    但至少,已经脱离底层武者,初步拥有自保之力。

    “如果我没算错时间,还有两年左右,沧澜域的陨星谷就将开启,届时法相境之下,皆可入内争夺机缘造化”

    神武大陆,分为三大洲,三大洲又划分为十八域。

    上一世,陈潇穿越后的落脚点,便是中天洲的沧澜域。

    “不过到了沧澜域后,还需要一个合情的理由,从而接近师雨世家”

    正在沉思间,突然陈潇寒毛乍起,气机感应之下,全身真元,不由自主地爆发出来。

    他猛地扭过头,向着身后看去。

    视野之中,一抹璀璨如霜花的银芒,骤然间明亮到极限

    同时,随着这道银芒的出现,一个苍凉悲怆的声音,在陈潇耳边泣血响起。

    “仙路难飞仙之路尸万重,机缘造化转头空”

    “葬帝恶古来帝者多陨落,是非成败笑谈中”

    轰隆

    这个声音,仿佛跨越了亿万光阴,穿越了万古时空,带着无尽的悲怆苍凉,震动天地时空。

    “不好”

    陈潇面色狂变,一声叱咤,元始真元疯狂涌出。

    同时,他祭出诸多宝甲护具,在星路中大放光芒,牢牢守护在他周围。

    纵然如此,心头笼罩的危机感,依旧不曾减弱半分。

    就在不远处,银色神芒高速破空而来。

    但凡所过之处,星空之路的空间结构,都在疯狂坍塌破碎,仿佛根本无法承载它的存在

    星路位于虚空之中,正常情况下,几乎不可能破坏。

    然而陈潇脚下的星空古路,却在不断破碎崩塌,呈现毁灭般的惊悚景象

    “这是什么东西”

    千钧一发之际,陈潇怒喝,一座光辉万丈的神殿浮现,横亘在他的背后。

    镇天殿

    镇天殿一出,星路的坍塌,终于稍有减弱。

    只是银芒依旧,目眩神迷的光泽下,隐藏着致命的危机。

    “你小子突然把吾祭出作甚不知道这样做,很容易引起星路不稳我靠无字天书”

    镇天殿殿灵的话,才堪堪说到一半,声音就陡然转为惊恐。

    殿灵的身体忽明忽暗,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它看见了什么

    那是它绝对不会忘记的阴影。

    上古祖星时期,一页无字天书,从天外飞来,落入地核之中。

    从此之后,神魔陨落,诸族泣血,一场浩劫拉开帷幕

    曾经盛极一时的星辰,最终彻底没落下去,藏匿于宇宙边荒,再也不复昔日的辉煌。

    而如今,陈潇踏上星路,这无字天书竟脱离地核,破开星路向陈潇飞来

    “到底怎么回事”

    镇天殿殿灵怒喝,拼命催动残余力量,护住陈潇身躯,推动他一路狂飙前进。

    且不提无字天书的威能。

    仅仅是星路坍塌形成的风暴,就足以将此时的陈潇撕碎

    一旦被波及到,绝对是十死无生

    “我也想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全身真元狂涌,爆发出的力量,足以横扫地球。

    但陈潇的面色,依然无比凝重“为何这页无字天书,会突然直追我而来”

    要知道,上一世穿越时,他还只是一个普通人。

    若是当时也遭遇天书乱空,别说是穿越到神武大陆了,恐怕分分钟就会被乱流搅碎

    “除非前世今生,出现了决定性的差异”

    陈潇眉头紧皱。

    性命攸关之际,他反而冷静下来。

    魂海沸腾,思维暴动,寻找一切可能的答案。

    同一时间。

    银色天书高速逼近,星路坍塌得更为猛烈,镇天殿震动不休,光芒忽明忽暗,显然已经接近了极限。

    “若吾还在全盛时期,自能镇压乱流风暴,只是现在”

    殿灵的声音,凝重无比。

    一旦镇天殿能量耗尽,空间乱流失去镇压,周遭的风暴,瞬间就能将陈潇绞成血雾。

    这可是无数年来,唯一一个有希望,重振祖星辉煌的苗子,怎能轻易陨落于此

    它绝不允许此事发生

    “混账东西当年便是你引发祖星浩劫,事到如今,又要毁灭唯一的希望吗”

    镇天殿殿灵咆哮怒吼不休。

    神殿最核心区域,一枚大衍紫晶震动,似要崩解自身,将本源能量释放出来。

    这就好比武者自爆。

    一旦引爆本源,镇天殿也将崩碎,从此不复存在。

    但也只有这么做,它才有一丝希望

    将混乱的风暴轰开,把陈潇送出崩塌的星路

    “我知道了”

    就在此时此刻。

    陈潇忽然双眸一亮,狂飙的身形猛然停顿,甚至不进反退,转身向银色天书冲去

    “决定性的差异便是”

    空间乱流中,陈潇怒喝叱咤。

    “万道归元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