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9章 贺礼惊天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陈潇的声音。

    好似拥有着神奇的魔力。

    倏忽之间,原本紧张焦灼的气氛,不知不觉,便消弭于无形。

    唯有地面上的三人,如被浓重的阴影笼罩,浑身冷汗直冒,不由自主地打着颤。

    太恐怖了

    那个瞬间,他们恍惚间,竟生出一种错觉。

    就仿佛踏天而来的,是一尊镇压万界,俯视苍生的绝代神帝

    他们引以为傲的力量,在陈潇的面前,是如此软弱无力,犹如蝼蚁和巨象的差别。

    “陈、陈潇你”

    艾赛亚不住喘息,身后圣洁的光翼,早已变得萎靡不堪。

    “嗯”

    直至此刻,陈潇终于回头。

    “你是谁”

    “”

    早已准备好的台词,猛然卡在喉咙里,艾赛亚脸色涨红,有种吐血的冲动。

    这个当世第一人,居然连他们都不认识

    “陈潇你太目中无人了”

    亚图姆体魄最强,第一个从地面爬起,声音好似暴怒的棕熊,蕴含着令人心颤的力量。

    金色面具下,略带嘲讽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

    “华国可真是没落了,如此广阔的土地上,连一尊法相境都无,一群没脸没皮的,还对一个后辈小子大喊战神”

    这番话让不少人老脸发烧。

    的确。

    许多人来给陈立强祝寿,最主要的目的,还是想和陈潇搭上关系

    而若是论最顶尖战力,除却陈潇这个怪胎,即便是华国的秘境古族中,也没有出现足以镇压大局的法相境强者。

    事实上,华国的秘境古族,今天几乎一个都没来

    也曾有人怀疑

    当初,完美生灵加西亚,还有龙族圣祖虬天苍,就都是法相境存在。

    只不过,加西亚诞生时间太短,而虬天苍沉睡时间太久,对于外人而言,两人的真正修为,实际上根本无从判断。

    “哼,都说不出话了”

    亚图姆冷笑一声,神情满是鄙夷“一尊法相境都无,靠着几条不靠谱传言,你们就把他当成法相境了这小子要能是法相境,我就把这青铜面具吃下去”

    尽管在修为上,他确实不如陈潇。

    可亚图姆身上不广秘宝无数,其背后,更站着一尊真正的法相境

    如此强大的力量,又岂是陈潇所能媲美

    “有个问题,需要稍微纠正一下。”

    正在众人面面相觑时,陈潇突然笑着开口“华国的那些秘境中,其实还是有那么尊法相境在的。”

    闻言,好些人面露错愕,旋即又大喜过望。

    陈潇没有骗人的必要。

    若华国的秘境古族,真有尊法相境在

    那么华国的顶尖实力,非但不逊于梵蒂冈之流,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尊法相境”亚图姆依旧不屑,“那么他们人呢,为何至今都不现身”

    短短几句话。

    众人刚刚落下的心脏,再一次提到了嗓子眼。

    “是啊,为何这些法相境存在,从来都不曾现身过”

    一名华国王境颤声,这也是缠绕在,很多人心头的谜团。

    正是因为,始终不曾现身过。

    所以艾赛亚等人,才会如此笃定,华国根本没有法相境。

    “他们不能现身,当然是因为”

    陈潇扯了扯嘴角,摇头笑道“他们都被我杀了啊。”

    “难不成你想说,他们都有大事缠身,所以一直无法出现这个理由可真是你说什么”

    亚图姆满脸嗤笑的摇头,突然察觉到气氛不对,脸色猛然狂变。

    一股空前的骇然,像是狂风暴雨一般,汹涌袭上他的心头

    “你你说什么”

    亚图姆浑身剧颤,每吐出一个字,身体就不受控制,踉跄后退一步。

    在场其他人,同样目瞪口呆,大脑之中一片空白。

    “刚、刚才战神是说”

    把那些法相境全部都灭掉了

    众人满脸呆滞,整个人差点发疯。

    法相境的战斗,必然惊天动地,一旦爆发,几乎不可能隐藏。

    偏偏,陈潇屠掉那么多法相境,外界却一点消息都没得到

    这已经是碾压性的实力

    “哈哈哈开玩笑也要有个限度”

    手臂上青筋骤起,呼吸猛然急促,亚图姆忍不住厉声大喝“杀了尊法相境,还没有一点消息传出,你当自己是什么东西”

    若陈潇所言为真,岂不是意味着,陈潇的实力,要比他们老祖更强

    “我父亲的寿宴上,禁止大声喧哗。”

    然而,回应他的却是陈潇的一声冷哼。

    轰嗡

    沛然的巨力,狂暴压迫下来,亚图姆毫无反抗之力,再度被轰进地面。

    恐怖绝伦的威压,死死将他摁在地上摩擦,无论如何爆发,都始终无法挣脱

    “啊啊啊啊”

    他试图张嘴怒吼。

    可周遭的空气,也同样凝固成钢,传不出一丝声音。

    众人只觉无边的震撼。

    “老爸的五十大寿,我还特地准备了四件贺礼。”

    不再关注亚图姆,陈潇笑着开口,抬手在虚空中一抹。

    刹那间,三件散发流光溢彩,气息古老惊人的宝物,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

    美轮美奂的辉光,炫彩而夺目,令得所有人失神。

    “等、等一下那顶金冠好像是教皇冠冕”

    不知过了多久。

    有人突然声音发干,嘴角抽搐着惊叫,打破了此刻的宁静。

    气息虚弱的艾赛亚,闻言蓦地抬头,当即身体一晃,双目充血。

    “还有那根权杖像不像埃及神庙的冥王权杖”

    “最后那把长弓是不是阿兹特科的羽蛇神弓”

    一声声惊呼,仿佛炽热的岩浆,滚烫而无可阻挡,将艾赛亚三人,彻底吞噬淹没。

    几乎是第一眼,他们就已完全确认。

    陈潇拿出来的三件宝物,每一件都是货真价实

    因为这三件惊世至宝,本应该掌握在,他们三人的靠山,也就是三位法相境老祖手中

    它们落入陈潇之手,只能说明一件事情

    “我出去办事的路上,顺便去其他洲作了客,那里的几位都很热情,愿用至宝和自身性命,为父亲您恭贺大寿。”

    陈潇露出云淡风轻的笑容。

    然而全场,一片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