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6章 陈父大寿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在此之后,陈潇闭关。

    天下风云,一朝而动。

    随着一场场战斗的爆发,一位位震惊当世的天才,逐步褪去神秘光环,走入世人的视野之中。

    这些当世天骄,与凶兽、与古族碰撞,迸发出前所未有的火花。

    有天才一朝成名,也有强者一夜陨落。

    “前所未有的大时代,已经彻底拉开序幕”

    有老一辈强者,如此当众断言“大时代开启,我辈当时刻牢记,激流勇进,不进则退”

    凤凰神体洛可儿,天命圣女安忆月,三灵战体余鹏程

    三明和尚、墨扇公子、罗刹女

    一位位天骄,在血战之中铸就铸就威名。

    不仅仅是华国。

    就连其他国度中,也有古老道统接连复苏。

    有背生双翼的天使,也有执掌冥府的鸟头人,许多过去只存在于传说中的生灵,一一走出秘境洞天,仿佛从神话走入了现实。

    “世人皆苦,信我神者,可得永生”

    梵蒂冈教皇更替,新皇登基,当日便昭告天下。

    同时,国家的力量,亦在积极行动。

    发掘大墓,探索秘境,将古代技术与现代科技结合,使其迸发出全新的生命力。

    只不过,任凭天骄盖世,风华绝代

    所有人都不会忘记一个名字

    陈潇。

    那是一座难以逾越的神峰,一道矗立在所有人前方,无可匹敌,无可超越的伟岸身影

    “当世无敌”

    纵使那些古族天骄强者,对陈潇有再多质疑,在他的战绩面前,依旧只能黯然失色。

    因为那就是战神,万战不败的战神

    潮起潮落,花落花开,云卷云舒。

    两年时间,一晃而过。

    乍一眼看去,如今的天京城,仿佛和两年前并无区别。

    但若仔细去感知,就会发现天京的空气,远比两年之前,好上百十倍之多。

    一年之前,空灵法阵的大规模试点,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效。

    第一次,即便是未习武的普通人,也深切感受到了武道文明发展,所带来的种种便利之处。

    一度笼罩天京多年的雾霾,在法阵开启的第三天,就已经彻底消散一空。

    如今天京的空气指数,放眼全球,也绝对称得上名列前茅

    就在这一日。

    “发生什么了,今天城里怎么那么多车”

    “而且你仔细看,全特么是豪车啊最便宜的也要上百万”

    “不仅是豪车,还有很多老外白人黑人到处都是”

    天京城的居民们,突然惊诧的发现,有大量外来人流,一夜之间涌入了京城。

    并且,他们还在人流之中,找到许多熟悉的面孔。

    “快看,那边那个青年,好像是风雷刀尹长林”

    “还有那个人,是关东陈家的老祖,他居然也出关了”

    “等一下我不会眼花了吧,刚过去的似乎是玄武学院院长”

    一声声惊呼,时不时在路边响起,代表着一个个震惊的路人。

    更让他们惊疑不定的

    则是那些被认出的强者名流,全都无比低调,安然混在人群之中,宛如自身只是普通路人的一员。

    “让我看一看,这些大佬的目标,都是同一个方向嗯,天京陆家”

    有人敏锐的察觉到这一点,立时引发阵阵惊呼“难不成他们都是去拜访那一位”

    天京陆家,虽有陆姓之称。

    但实际上谁都知道,陆家真正的掌权者,唯有一人而已

    战神陈潇

    “不应该啊,那一位淡薄名利,按说就算有事,也不会如此大费周章。”

    突然,有人皱眉,猛地翻开手机,登上百度页面,很快面色一变。

    “我知道了那一位确实没别的事,但今天,却是他父亲的五十岁大寿”

    战神陈潇的父亲,要过五十岁大寿。

    这绝对是个爆炸般的新闻

    闻言,许多围观的路人,接连露出恍然之色“原来如此,战神父亲的大寿,难怪那么多大佬巨头,都要争先恐后赶来。”

    就算接触不到战神,但和陈潇的父亲,结下良好的关系,也一样能受益匪浅。

    这番道理,完全是再浅显不过。

    “陈立强夫妇真是幸运,生了个儿子,竟是能成为当世第一人”一个路人满脸羡慕。

    此情此景,简直堪称天下来朝

    有子如此,夫复何求

    “可这么一来的话”

    然而很快,又有人皱眉,眼底闪过一丝忧色。

    “恐怕某些不怀好意的人,也会在今天登门陆家,尤其是那些秘境古族,早就对当世第一的尊称不满了”

    不知不觉。

    热烈的气氛中,有一缕无形的压抑,悄然蔓延开了。

    同一时间,陆家大宅。

    尽管陈立强,曾多次强调,寿宴一切从简。

    可早在一月之前,整个陆家大宅,就已进入备战状态。

    此时的陆宅,更是张灯结彩,处处大红,充斥着喜庆的气氛。

    “陈先生,真是好久不见,陈夫人,您越来越年轻了。”

    一位位身份尊贵的宾客,手持请柬,步行登门,一一向陈立强夫妇招呼见礼。

    而后,他们也不敢多停留,立刻让开位置,留给身后的其他来宾。

    到来的贵宾实在太多,无论是谁,都不敢强行停留,以免引发其他人的众怒

    陈立强夫妇二人,还有陆家高层,都不断来回走动,接待抵达的宾客。

    不过陈立强和路云静眼底,却有着一丝挥之不去的忧色。

    “两年了,整整两年了。两年时间,小潇都没有出关,会不会遇上事儿了”

    自从两年前,陈潇开始闭关。

    他们夫妇二人,还有陆家众人,都再没见过陈潇出现。

    只有后山密室中,时而传来的惊人波动,才能证明陈潇的存在。

    但就在两个月前,后山中陈潇的气息,突然完全消失了。

    没有丝毫波动,没有任何气息,好似不存在一般,完完全全的隐去了。

    错非陈潇早有提醒,发生任何事情,都不得开启闭关之地

    恐怕他们二人,已经闯入进去一探究竟。

    “梵蒂冈使节团到”

    就在这时,陆宅外有惊呼传来。

    不多时,一支衣着华丽、气场惊人的队伍,大步迈进大宅之中。

    “陈潇何在”

    为首的俊秀少年,刚一开口,便直呼陈潇之名

    顿时,周遭的空气,猛然一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