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4章 混乱之始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火火烈鸟大人”

    白虎不敢置信地出声,眼珠子差点瞪出眼眶。

    眼前这头浑身焦黑,羽毛掉了大半的秃毛鸟,真的是他所认识的火烈鸟

    就算说这是头烤山鸡,都绝对会有人相信啊

    “您您到底遇到了什么”

    嘴角一阵抽搐,白虎呆立在原地,话都快说不清了。

    天门的那一头,到底发生了什么

    堂堂法相境火烈鸟,居然被打得这么凄惨,被拔光了毛不说,甚至还被人烤得焦黑

    还是说,眼前这头只是长得像,根本不是他知道的那头

    “你你无耻”

    火烈鸟剧烈喘息,挣扎着爬起,口中发出尖啸,顿时沉重的威压弥漫开。

    白虎当即闷哼一声,心头更加骇然无边。

    仅仅是这股气息,就让他彻底明白。

    眼前凄惨无比的大鸟,绝对就是那头称王称霸的火烈鸟

    “可是,到底发生了什么”火烈鸟声音发干。

    “无耻”

    就在下一刻。

    伴随着一声轻笑,一道白衣身影,陡然踏出天门。

    陈潇面色淡漠,居高临下,俯视这头火烈鸟,恐怖的气息镇压虚空。

    “攻击,防御,速度,肉身,神通,奥义任你选择,只要有一样胜出,我就可以放你离去”

    “欺人太人”

    火烈鸟气急败坏,浑身火光腾起,化作一幅火山图卷,直奔陈潇而去。

    那是它的火山法相,散发炙热惊悚的炎力,扭曲空气,连钢铁都会在瞬间,就被彻底化成铁水

    “无用的挣扎。”

    低声开口,陈潇的掌心中,仿佛有一轮烈日升起。

    至刚至阳,霸道绝伦。

    “飞仙第一式曜日”

    烈日炽盛燃烧,好似一轮巨大磨盘,和火山发生碰撞,直接将其撞得四分五裂

    轰嘭

    火烈鸟浑身剧颤,身躯像是破沙袋般,当场被轰飞出去。

    “我我靠”

    一旁的白虎,身体一晃,差点栽倒在地。

    那头不可一世的火烈鸟,居然在最擅长的火焰领域,被一个人类抬手轰飞了

    到底谁才是火烈鸟啊

    “该死的人类”

    摇摇晃晃站起来,火烈鸟目中凶光更盛。

    一对翅膀喷薄火光,仿佛两口出鞘的翼刀,锋芒毕露,撕裂虚空,拦腰斩向陈潇。

    这是火烈鸟仗着凶兽体魄,演化而出的肉身神通

    就算是一座山头,也会被轻易轰碎。

    “本王要扒了你的皮啊”

    翼刀才刚绽放光芒,就见陈潇再度抬手,赤手空拳,正面向火烈鸟轰去。

    白皙如玉的手掌上,有淡淡的微光弥漫,看似毫不起眼,却犹若神佛之手般,蕴藏着惊天动地的神威。

    “我的翅膀”

    仅是一个照面,火烈鸟便惊声惨叫。

    翼刀神通轰然破碎,咔咔两声,一对翅膀也随之折断,不受力地耷拉在身侧。

    耸人听闻的剧痛,让火烈鸟不断惨嚎,听得白虎头皮发麻。

    “我的时间和耐心都有限。”

    陈潇冷冷开口,凛冽杀意弥漫开,仿若天发杀机,刹那间铺天盖地

    “要么臣服,镇守此地百年,要么我现在屠了你,将你抽魂炼魄,封入法阵场域中,永生永世镇压此地。”

    猛烈挣扎中的火烈鸟,闻声突然浑身一颤,再也不敢有丝毫异动。

    “我我愿意臣服。”

    心中挣扎良久,它才苦涩开口,选择了臣服。

    点了点头,陈潇一点眉心,一缕金芒化作符文,没入火烈鸟脑海中。

    火烈鸟身躯一颤,但最终还是没有抵抗。

    片刻后。

    契约符文在灵魂中扎根。

    只需陈潇一个念头,就能让火烈鸟魂飞魄散。

    “嗯这部功法是”

    就在这时,火烈鸟突然呼吸急促,小小的鸟眼瞪得老大。

    它在契约符文中,还感知到其他信息存在。

    那是一部凶兽专属的功法,只要能将入门篇修炼完,它的血脉实力,必然再度获得蜕变

    唯一的问题便在于,入门篇只能看到一半,其他部分更是一片模糊。

    这种美食就在面前,却死活吃不到的感觉,让火烈鸟几乎发疯

    “为什么只能看到一半啊”

    “这部功法就是你镇守百年的报酬。”

    正在抓狂时,陈潇的声音响起“当然,现在你只能看到入门篇一半,一年后,才能看到完整,而五年、十年之后,则能看到进阶篇的上下部分,三十年后”

    许多凶兽,往往都是野性难驯。

    故而,陈潇并未一次传授全部,而是采用分期付款的形式,让火烈鸟只能够乖乖服从。

    前世的陈潇,虽对妖族功法研究不多,但低等功法多少记得一些。

    尽管放到星空中,只能算是中等货色,可对火烈鸟来说,已算得上无上神功

    “还有你”

    眼看火烈鸟彻底臣服,陈潇转身,视线投向装死的白虎。

    被陈潇目光一扫,白虎顿时虎毛倒竖,不由自主打起颤来。

    “你、你要对本王做什么”

    “嗯”陈潇眉毛一挑。

    “你要对本喵做什么”白虎立刻改口。

    “你的实力太弱,留在这里也是无用。”陈潇皱眉思忖,“既然这样,你便先随我回去,如果找到适合的位置,就让你过去顶着。”

    白虎节操全无,立刻喜笑颜开,态度变化之快,连安忆月都瞠目结舌。

    “好好好没问题本喵杀人放火卖萌打滚什么都能做”

    “如果找不到的话,那还是把你杀了,刚好冬天快来了,做成虎骨酒,给我爸妈补补身子。”

    “”白虎瞬间欲哭无泪。

    这之后,陈潇神念全开,将附近的漏网凶兽,全数清理一遍。

    又回到小山村中,留下控制火烈鸟的符宝,这才和安忆月一起离去。

    而在南下途中。

    两人不止一次遇到,有天门开启,秘境重开,各种凶兽魔物竞相出世。

    甚至一些古老秘境中,还有不为人知的族裔,自诩为九天仙人,出世行走于红尘中。

    一时间,五年前的景象,再一次重现了。

    世间纷乱迭出,万象更替。

    就仿佛一个混乱的新时代

    彻底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