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3章 混乱之始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这些人不是小的杀的”

    面对发怒的安忆月,白色巨虎不由惊恐。

    尽管眼前这个人类少女,看起来细胳膊细腿的,一身修为甚至不到王境。

    但不知为何

    当对上安忆月充满怒火的双瞳时,它只感觉心神绷紧,有一种命运被人扼住,生死不在掌握的大恐怖

    “开什么玩笑,不是你杀的”

    安忆月秀眉一挑,正要运转命道秘术,忽然陈潇的声音响起。

    “这些人已经死去很久,确实不是这只小猫杀的。”

    “喂本王不是小猫”白色巨虎不满抗议,但被陈潇一脚踩了回去。

    “已经死去很久”

    少女的杀意微微一顿,面露疑惑之色,而后,她再度仔细观察,终于有所发现。

    山谷之中,到处白骨累累,场面甚是骇人。

    但不少骨骼早已枯朽,至少腐烂了几百上千年,确实不是白色巨虎所杀。

    还有一些骸骨更为惊人,上面铭刻着符文,即便历经岁月洗礼,仍旧泛着淡淡金光,像极了传说中的佛门金身

    “这处山谷是一个战场,或者说曾是一方战场的入口。”

    陈潇开口的同时,一只手掌绽放神光,猛然向山谷深处轰去。

    见此情形,白色巨虎冷笑,不屑道“不自量力笼罩山谷的法阵,和笼罩天门的法阵,根本不是一个层次”

    它和很多凶兽,本就是来自,门户的另一侧。

    只不过,由于法阵阻挡,才始终无法返回。

    甚至,还有数头同行的兽王,修为比它更加强大,依旧死在法阵反击之下。

    “就算你比本王更强,若敢强行攻击,也只会招来死亡反击”

    白虎的大脸上,露出人性化的讥笑。

    此时此刻,它完全能预见到

    陈潇的攻击,必将招来法阵猛烈反击,然后当场被轰杀至渣

    话音才刚落下。

    轰隆隆

    大片耀目的符文,在虚空中化作光雨,绚烂而夺目,散发可怕的悸动,一丝余波,就能夷平一座山头。

    正是这种恐怖的光雨,灿烂无比,却在眨眼之间,将白虎的同伴轰杀大片。

    然后,金色的手掌落下。

    掌心中,同样有符文腾起,和光雨发生剧烈碰撞。

    “不过如此。”

    陈潇咧了咧嘴,掌中符文暴涨。

    犹如灭世磨盘转动,将漫天的光雨,都磨灭成虚无

    在白虎惊骇欲绝的注视下。

    陈潇双手平抬,像是撕裂白纸般,向着两边轻轻一扯。

    霎时间,光雨被撕裂。

    嘭嘭嘭嘭

    地面下,一枚枚磁石爆开,那是场域法阵的根基,被陈潇一力摧毁。

    一道古老沧桑的门户,在众人眼前,显露出真正的本体。

    “这这这这”

    白虎早已吓得魂飞天外。

    那种恐怖的法阵,连顶尖王者都没辙。

    若是不够小心,还可能会重伤,乃至陨落其中。

    结果,陈潇赤手空拳,就将其撕了个粉碎

    “这、这小子特么还是人吗”白虎都快被吓哭了,“到底他才是凶兽,还是本王是凶兽啊”

    这时,陈潇视线扫来,白虎吓得连忙改口“是本喵”

    “原来如此。”

    只是陈潇的视线,早已扫过,落回那道古老的门户。

    这也是一座天门。

    不过,它背后所连接的,并非是一条星空古路。

    而是如昆仑、长白山那边,连接了一处古代宗派的秘境洞天。

    “天门后曾是一个御兽宗派,大决战时被灭门,但还是有一些低等宠兽,侥幸保留下了一些血脉。”

    读取着天门上的遗言,陈潇终于恍然大悟。

    譬如眼前这头白色巨虎。

    它体内就有着一丝,极为稀薄的白虎血脉,算得上是神兽后裔

    在当年的一战中。

    那些强大至极的神兽,同样被魔族灭绝干净。

    反而是一些低等血脉,魔族根本看不上眼,这才勉强逃过一劫,代代繁衍延续至今,最终成为了所谓的兽王

    如今地球渐渐复苏,天门自动开启,使得凶兽有机会,闯过天门,为祸世间。

    “这绝不会是个别现象,随着地球复苏,更多秘境洞天开启,类似的麻烦也会越来越多”

    陈潇眼帘微垂,面色格外凝重。

    三处五处,十处二十处,他还有精力一一镇压。

    但如果出现更多类似的状况呢

    “天地复苏,果然有利也有弊。”陈潇不禁摇头,目中闪过寒光,“不过当务之急,还是将眼下的麻烦解决。”

    这座天门年久失修,还有部分缺损,无法从外界将其关闭。

    纵然在外面布下杀阵,也只是治标不治本罢了。

    “看样子,必须亲自走一遭了。”

    思及至此,陈潇不再迟疑,一个闪身,踏入天门之中。

    看到陈潇的背影消失,惨兮兮的白色巨虎,终于长长地松了口气。

    “见鬼这个人类终于走了”转眼它又流露一丝疑惑,“不过他进天门干什么,跑进去送死吗”

    “陈先生从不做没把握的事情。”一旁的安忆月认真说道。

    “这不是把握的问题,而是绝对的差距拆掉天门法阵,还能用精通阵道解释。但在门的那一头,还有很多凶兽,比本王更加凶残可怕”

    说起此事,白色巨虎的眼中,闪过一抹恐惧。

    “可是陈先生很强。”安忆月仍然信心十足。

    “很强有什么用,能强过法相境么哦对了,你恐怕连法相境都不知道,本王今天就大发慈悲告诉你”

    没有了陈潇镇压,白虎立刻神气活现,满脸轻蔑的开口。

    错非身上禁锢之力还在,它早就一个巴掌,朝着安忆月招呼下去了。

    “所以说天门后面,有一头法相境火烈鸟,那小子擅闯进去,要不了多久就会被烧成灰烬。”

    说到这里,白色巨虎摇头晃脑,满脸遗憾之色“可惜了,本王是看不到那一幕了。”

    轰隆

    正在此时,天门突然剧烈晃动。

    紧接着,一头巨大的鸟雀,浑身火光黯淡,从天门中猛地砸出,落在白虎的脚下。

    白虎望着这一幕,满脸痴呆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