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0章 陈潇的道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自古以来。

    每一位星尊的终极目标,几乎都是破解控制权限,彻底掌握这艘天外飞船。

    在他们的眼中,星尊塔飞船,就是神秘和强大的代名词。

    只要彻底掌控飞船,无论是遨游星海,还是长生久视都不在话下。

    但恐怕从未有哪一位星尊考虑过

    星尊塔的能量,一样有耗尽的时刻

    “星尊塔的能量怎么会消耗完的”

    安忆月顿时有些傻眼“那岂不是意味着,星尊做的都是无用功”

    闻言,陈潇不禁哑然失笑“既然是飞船,当然会消耗能量,除非定期补充,否则总会有耗尽的一日。”

    这就好比如今的地球上。

    尽管时常有古代墓葬出土,发掘出不少古代神兵秘宝等

    但其中的绝大部分,都被岁月磨去了威能,只剩下腐朽的本体,还在昭示着曾经的辉煌。

    “至于无用功,倒也不一定。”

    “诶”

    “因为在能量耗尽以后,飞船的秘库就自动解锁了,里面或许会有不少好东西。”

    说到这里,陈潇也有些感慨。

    这位星尊的一生,完全就是个悲剧。

    辛苦解开星尊塔奥秘,却发现在一开始,自己就被拦在了门槛外。

    千方百计试图绕过门槛,陈潇却突然半路杀出,把她打了个措手不及。

    偏偏最后还被证明,一生为之拼搏的目标,根本是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走吧,先去看看最底层的秘库再说。”

    陈潇招了招手,安忆月微微一愣,连忙紧跟了上去。

    “这里就是星尊谋划了上百年的星尊塔秘库”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当安忆月真正看到秘库的模样时,依旧免不了一阵失望。

    所谓的秘库中,到处空荡荡一片,只有一块紫晶石碑,矗立在两人的眼前。

    不过,这个结果,并不出乎陈潇的意料。

    “尽管在我们看来,这座星尊塔很大,但它本质上,仍然是一艘逃生舱,你在紧急逃亡的时候,还会想着屯里宝物么”

    安忆月一阵无言,面露苦笑之色。

    “您说的我都懂,但毕竟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如此,觉得星尊塔是来自天外的无上宝藏,所以一时间有些无法接受,这里什么都没有罢了。”

    这就好比一位探险家,花费毕生精力,去发掘一座远古大墓。

    结果到最后却发现,所谓的大墓,根本就是一个空壳。

    就算是挖地三尺,也没有任何收获。

    那种走投无路的感觉,足以击溃一个人的心灵

    若是我继承星尊之位,将一生都投入进去,最后却得到这样的结果,恐怕也会陷入绝望之中。

    安忆月暗暗思忖。

    当代星尊,她的师父,就是这样一个悲剧。

    然而陈潇却忽然笑了。

    “谁说什么都没有”

    “啊”安忆月再次愣神,俏脸茫然,“可是这里,明明什么都没有啊”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陈潇笑着摇头,迈步走上前去。

    一缕精纯至极的元始真元,徐徐注入紫晶石碑之中。

    不久后。

    仿佛吸足了能量,紫晶石碑突然发光。

    漫天紫色神霞腾起,将整个秘库,映照得通透无比,犹若迷离的梦境一般。

    “这是”安忆月掩口惊呼。

    这般场景,宛如梦幻空花盛开,紫光涟漪摇曳,将她深深地吸引住了。

    实在是太美了

    “传承碑启动成功,检测到两名传承者符合资质要求,从天赋较强者开始命道传承。”

    一段来自远古的精神波动,不带任何感情色彩,在两人的耳畔响起。

    紧接着,石碑投出道道霞光,向着陈潇笼罩而去。

    安忆月完全惊呆了。

    她完全不曾想到,星尊塔秘库中的石碑,竟拥有灌输传承之能

    但仔细想想,也并非不能理解。

    “既然星尊塔本是逃生舱,那么逃生时带走的东西,必然是最为贵重之物。”

    不过,在看到紫晶石碑,首先选择陈潇时,少女还是自嘲一笑。

    “真没想到,我自诩天之骄女,在命道天赋上,却还比不过陈先生”

    对于骄傲的安忆月来说,这无疑是个不小的打击。

    并且,这种珍贵传承,往往为一次性居多。

    一旦陈潇接受传承,她也就等于提前出局。

    可就在下一秒,一个平静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

    “我拒绝接受传承。”

    “什么”

    安忆月瞠目结舌,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星尊塔最神秘尊贵的传承,居然就这样被陈潇拒绝掉了

    美眸瞪得滚圆,呆滞看向陈潇。

    只见后者双手背负,神色淡然如水,全然没有激动之色。

    “我有自己的传承,并且,命道虽奇,却不适合我陈潇。”

    命运一道,的确无比神秘。

    命道强者,甚至拥有窥探天机,篡改命运之能。

    但陈潇更相信的,不是所谓的命运宿命,而是自身无敌的力量。

    无论是什么样的宿命

    他陈潇,都会用自己的刀,亲手将其一刀两断

    “”安忆月无言,心中震撼无边。

    此刻在她看去,看到的不再是一位地球青年。

    而是屹立在荒古圣山之巅,横扫八方六合,镇压诸天万界的绝世帝皇

    “我的道,是战天斗地,永不服输,即便是命运,也要只手镇压”

    藏身于幕后,窥天命,夺天运,这不是他陈潇的作风

    紫晶石碑,蓦地沉默下来。

    很显然,它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好在片刻后,它重新闪烁,打出道道霞光,向安忆月落去。

    “第一顺位拒绝接受传承,开启第二顺位传承,若再次遭到拒绝,本传承碑将立刻自爆。”

    安忆月尚未回神,紫晶碑便将她定住,一股庞大的记忆,瞬间灌输进她脑海。

    这股记忆是如此庞大,以至于少女完全无法分心,只能立即原地盘坐,拼命消化紫晶碑中的传承。

    她却不知道,一旁陈潇的眼中,闪过奇异之色。

    “虽说我对命道传承,没有多大兴趣,但这块石碑的材料可是好东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