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9章 终于落幕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寻找星尊塔的过程,并没有多么复杂。

    从东海离开之后,陈潇重返藏区,将昏迷的安忆星唤醒。

    一听陈潇要找星尊塔,小姑娘立刻乖乖交待一切,并请求陈潇去救她的姐姐。

    接下来,就有了陈潇,强闯星尊塔的一幕。

    “这绝对不可能”

    听闻陈潇的话,星尊下意识惊叫

    “小贱人学到的定位秘法,应该缺少了关键部分才对你怎么可能凭借此术,找到星尊塔的方位”

    她早就留了一手,防备安忆星反叛。

    定位秘法缺少关键部分,旁人就算学去了,也不可能找到星尊塔所在。

    偏偏现在

    陈潇不仅找到了安忆星,还用残缺的定位秘法,一路杀来了星尊塔

    “几个残缺定位公式罢了,还算不上什么秘术,稍微修改一下就能用了。”

    陈潇徐徐摇头,波澜不惊说道。

    在他看来,这种人为残缺的手段,和命道秘术无关,只不过是一种特殊加密而已。

    对一般人来说,残缺的公式确实无用。

    但以陈潇的眼界去看,想要还原出原本的公式,顶多需要几秒钟时间。

    “算不上秘术修改一下就能用”

    别说是星尊,就连水晶柱里的安忆月,都猛地瞪大了眼睛,全然忘记要遮掩自己的身躯。

    她同样学过这门定位法。

    那些密密麻麻的古代符号,还有多达数十页的计算术式,足以让任何一个高材生望而生畏

    如此复杂惊人的定位法,在陈潇口中,居然变成了区区定位公式

    神特么的定位公式

    你当这是在小学里面,解一元一次方程组么

    “嗬嗬嗬,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越来越会吹牛了”

    愣神过后,星尊拄着木杖,摇头冷笑起来。

    “年轻人,你实在太狂妄了,不懂敬畏强者,更不懂敬畏命运”

    然而,回应星尊的,就只有陈潇的刀

    一往无前,霸绝无双的天刀

    刀光绚烂无比,犹如梦幻空花绽放,美丽却充满杀机。

    咻咻咻

    一瞬间,一台台仪器炸碎,能量管道撕裂

    仿佛被飓风席卷过境,整个星尊塔最高层中,转眼只剩一片狼藉

    “敬畏强者我若为至强者,又何须敬畏他人”

    “敬畏命运我自己的命运,只有我能够掌控。”

    陈潇淡笑着摇头,平淡的神色,像是在讥讽星尊的无力。

    “很好很好”星尊怒极反笑,气得浑身发颤,“不敬命运乃大罪今日老身便要治你的罪过”

    手中木杖一抬,星尊塔塔身发颤,一股无形的力量降临,加持在星尊的身上。

    这个刹那。

    星尊的身躯,变得无比模糊。

    一眼看去,她仿佛就近在眼前,又缥缈无比,好似不存在于这个世界。

    在这种状态下,就算对她发动攻击,也会像是击中空气,无法对她造成伤害。

    做完这一切,星尊才讥笑着,向陈潇望去

    “来吧,尊敬的至强者阁下,你大可以试试看,破除老身的无敌之身”

    话虽如此,她的声音,却充满了轻慢。

    很显然,这是在嘲讽陈潇的自大,鄙夷他的不自量力。

    “但凡世间生灵,无人能够违逆命运,就算实力再强,也不可能挑战命运。”

    “你不能,但是我能。”

    神念扫过之后,陈潇当即了然于胸。

    星尊引以为傲的无敌之身,说白了就是以命道秘术,将受到伤害的因果转移,像是擦除硬盘上的文件般,使得本体始终完好无损。

    “可悲的家伙,拿着一架逃生舱,还洋洋得意,自以为看穿了命运。”

    思及至此,陈潇摇了摇头,元始天刀骤然出鞘。

    惊艳的刀光,再一次贯穿了时光,照亮了古今。

    而后,周遭黯淡下来,天刀归鞘,一切都陷入寂静之中。

    陈潇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

    “就是不知道,身为星尊的你,有没有预测到,自己必死无疑的命运”

    “你你你怎么可能”

    星尊老眼瞪圆,一条细细的血线,从她的头顶,一直蔓延到脚底。

    仅仅一刀,她的无敌身被破,自身也遭受死亡一击

    “没什么不可能。”

    随着陈潇的话语,带着不甘与彷徨,星尊的身躯,彻底一分为二

    确认星尊死亡,陈潇深吸口气,这才向水晶柱走去。

    短短一天内,奔波三地,诛杀强敌无数。

    就算是他,也有些心累了。

    “等、等一下你不要过来啊”

    而水晶柱中的安忆月,在短暂的失神过后,猛然捂着胸口尖叫起来。

    为防止她隐藏手段,星尊可是把她剥光了,才关押进水晶柱中。

    陈潇现在走过来,岂不是一下子,就把她全看光了

    “不要过来”陈潇愣了愣,旋即恍然大悟,“你要自己出来是吧那我不帮你就行了”

    “诶别别别别走啊我被禁锢了力量,根本打不破这玩意儿啊”

    安忆月真的快哭了,这家伙怎么像木头一样,一点都不解风情

    她一个黄花大闺女都被你看光了,结果你特么就这么一点反应

    “那我要不要过来”陈潇又问。

    “好吧好吧,你过来吧。”安忆月泄气了。

    片刻之后,安忆月面带红晕,换上了新衣,神色复杂的看向四周“我都差点以为,她肯定要成功了,却没想到关键时刻你赶来了”

    “事实上,就算我不来,她的愿望也实现不了。”

    听安忆月讲完事情经过,陈潇无所谓的摇摇头“因为这座星尊塔,只是一架高级逃生舱罢了,可携带的能源并不多,在漫长的岁月里,早就消耗得差不多了。”

    说到这里,他微微停顿,然后才道“我刚才检查了一下,就在几分钟前,她借助星尊塔加持己身,把剩余的最后一点能源,也都消耗完了。”

    “啊这玩意儿还要消耗能量的”安忆月彻底傻眼了。

    恐怕从古至今,星辰占卜道的每一位星尊

    都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