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2章 一言道破天机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秦风云的突破,大家还能稍作解释。

    比如说。

    看似是在抽耳光,实则是在震碎淤血,并将其排出身体外。

    每一个耳光,都在与穴道共振,使得真气沸腾纯化,以达到冲关破境之效。

    可是现在

    “手指一点就突破了”

    别说是薛老等人,就算是冯宇自己,也是满脸瞠目结舌。

    身为一名丹师,自身的修为情况,他再清楚不过了。

    根基虚浮,真气浑浊,奥义低下,欠缺打磨根本不满足突破的条件

    恳请陈晓出手,也不过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万一陈潇做不到,他也准备了其他可替代的条件。

    结果谁知道。

    陈潇一指点来,夯实根基,提纯真气,奥义提升

    刹那之间,突破所需的条件,便全部被满足

    然后,他的一身修为,顺理成章的突破了

    整个过程,还不到半分钟。

    “真的突破了”

    徐徐吐出一口浊气,冯宇突然一个激灵,连忙向陈潇一拜到底。

    “多谢大人再造之恩”

    这一声感谢,喊得无比诚恳真挚。

    冯宇心中清楚。

    以自己的天赋,哪怕有丹药相助,天人四境已是极限。

    再往上,根基虚浮的弊端,就会显现出来,让他无力继续突破。

    而陈潇不仅让他突破修为,更将他的根基千锤百炼,使他有了再突破的可能。

    此等恩情,称之为再造之恩,并不为过

    “无妨,各取所需罢了。”

    陈潇摇了摇头,面无表情道“下一个。”

    换成是其他人在此,便是神境重生,也不可能如此轻易,就让冯宇突破境界。

    也就只有陈潇,拥有大帝级眼界,冯宇根基上的弱点,在他眼中一览无余。

    同时,元始天书造化神奇,合万道,化万道

    最终才造就了这堪称神话的一指

    “陈潇大人”

    紧随冯宇之后的,是一名须发皆白的老人,他的修为不高,身上带着一股暮气,显然已经没有几年好活了。

    按照陈潇预计。

    老人的要求,和之前两人,不会相差太多。

    要么是延寿,要么是突破修为。

    不过,老人的举动,却出乎了所有人意料。

    只见他取出一只玉瓶,接着缓缓拜服下来,苍老的声音带着恳求

    “老朽木乾,自知时日无多,欲以紫魂露为代价,换取旁观大人炼丹的机会。”

    他无儿无女,孑然一身,自幼与丹道为伴。

    如今大限将近,刚好听闻陈潇丹术超绝,乃是薛竞泽的师祖,这才稍稍动了心思。

    “你的要求倒是有趣。”

    陈潇也不在意,毕竟人各有志,追求不同,要求自然也不同。

    木乾沉声道“朝闻道,夕死可矣。”

    “也罢,原本就是为药材而来”陈潇稍一沉吟,便向薛老吩咐道,“你去通知一下,今夜我会开炉炼丹,但凡想要旁观者,都可到场观看。”

    薛老一愣,旋即激动得浑身颤抖“多谢师祖恩赐”

    陈潇话中的意思已经很清楚。

    今夜,他要亲自开炉炼丹,任何人都能到场旁观

    几乎每个丹师炼丹时,都会选择隐蔽的地点。

    一是为了避免外人打扰,二则是防止独门手法泄露。

    敝帚自珍,并非是一句空话。

    像陈潇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炼丹,还欢迎其他人旁观的,绝对堪称是绝无仅有

    “这”

    木乾也是惊愕,而后他苦笑摇头“大人的胸怀,果然不是我等可以揣度。”

    至少他自忖,绝对没有胸襟,做出同样的事。

    最终,轮到那妙龄女子,她笑盈盈开口“陈潇大人,小女子的要求,比他们几个都要简单呢。”

    陈潇挑了挑眉毛“哦,你是什么要求”

    女子吐气如莲,笑颜如花,轻笑道“大人炼成的丹药,事成之后,可否匀给小女子一颗”

    这个要求未免有些古怪。

    小院里的众人,全都流露意外之色。

    正常情况下。

    不同的丹药,针对不同需求,自然有着不同的效果。

    增长修为的丹药,往往难以修复伤势,清心解毒的丹药,通常无法强化肉身等等。

    陈潇并没有提起过,自己会炼制何种丹药,在药效都不清楚的情况下,就索要一枚作为报酬

    无论怎么看,女子的行为,都像是在白送

    “随便什么丹药都可以”

    有些意外的瞥了女子一眼,陈潇似笑非笑道“你就不怕,我随便炼颗低级丹药敷衍你”

    “就算是低级丹药,那也是战神大人出品,价值必然非同凡响。”

    女子倒是毫不怯场,微笑着与陈潇对视“当然,小女子也相信,以大人的胸怀气度,不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

    陈潇凝视良久,忽的露出神秘笑容。

    “你是安忆月的妹妹安忆星吧”

    “您怎么知道”

    这一回,女子终于变色,不由失声惊呼。

    尽管很快意识到失态,并迅速收敛了惊容,但先前的姿态,依旧被看得一清二楚

    安忆月是谁

    为什么仅凭一个名字,就能让她花容失色

    一个又一个谜团,浮现在所有人心头。

    只有安忆星的心中,猛然掀起滔天巨浪。

    我明明戴了幻神面罩,改变了全身气息,甚至连因果线都扰乱了,他怎么还是能认出我

    陈潇的视线扫来,让她浑身都不自在了,有种衣服被剥光的错觉

    “战神大人,我不知道您在说什么”安忆星尴尬一笑。

    “我第一次去宝云道场时,你就是包间里的嘉宾之一,身边还有一个老头跟着。”

    陈潇面无表情,说出的话,令安忆星心头沉重。

    当年陈潇的实力,远没有现在这么强大,而她只是宾客之一,却没想到,依旧逃不过陈潇法眼

    而陈潇的下一句话,更让她头皮发炸,差点当场发出尖叫。

    “我对命道一途虽然了解不多,但也知道需要循序渐进,你这样强行沾染因果,试图拔高命道造诣,只会留下难以估量的损害。”

    这一刻,安忆星娇躯摇晃,大脑一片空白。

    噗通

    众目睽睽之下。

    安忆星浑身发软,猛地跌坐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