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7章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美利坚的军事卫星,被陈潇摧毁,化作太空的尘埃。

    但其他的国家势力,仍能通过各种手段,观测到夏威夷的一切。

    “处理后事”

    听闻陈潇的话,许多人心神暗凛。

    处理后事,是谁的后事

    很显然,绝不可能是陈潇自己的。

    那么,答案就只剩下一个

    “这一次,美利坚绝对会大出血甚至有不小概率,从此之后一蹶不振”

    如此壮举,绝对是前无古人

    “你要去美利坚”

    叶晓晓恍悟过来,一双清丽的眸子,泛着明媚的光彩。

    之前,陈潇就是要去美利坚,只不过中途受阻,爆发了一场惊世之战。

    而现在强敌伏诛,自然要重新启程。

    “美利坚自然要去。”

    陈潇的脸庞上,依旧带着淡淡笑意。

    可话语间的肃杀,却仿佛千百口神刀出鞘,滚滚的杀意几乎直冲九霄

    “现在,只是把他们打痛了,但痛得还不够深刻,还不足以让他们铭记终生。”

    有着前世的记忆,对于美利坚的心态,陈潇看得无比透彻。

    他们称王称霸太久,久到已经成为了习惯。

    习惯于整个世界,都按他们的心意运转,任何人胆敢不守规矩,就得要尽快除去威胁。

    而这种存在,一旦被人击败,往往只会认定

    是某种未知的误差,最终导致了失败,而不是源于自身问题。

    “若不能给予足够震慑,有朝一日我离开地球,美利坚必会卷土重来。”

    望着徐徐东升的朝阳,陈潇在心中低声自语道。

    在这之后。

    陈潇登上海洋魅力号,与那些故人,一一相见。

    见到陈潇的一刹,陆清瞳不由自主,眼底闪过一丝喜色。

    只不过,当她看到一旁的叶晓晓时,一双明亮的眸子,又渐渐地黯淡了。

    “陈潇,真是好久不见了。”

    最终,少女笑着向陈潇摇手。

    接下来,陈潇又见到了戴一晨。

    当初热情的小胖子,如今已练出了肌肉,一身先天境修为,在左海开了家武馆,生意颇为兴隆。

    接着,徐学坤拉着陈潇,去了船上的酒吧,一边喝着啤酒,一边讲述曾经的往事。

    “老徐啊看你当初木头木脑的样子,谁又能想到,你能拥有今天的成就”

    徐学坤拍着陈潇肩膀,喝得面色通红,意识都有些模糊不清了。

    陈潇也是感慨。

    上一世的这时候,他彻底自暴自弃,决定在泰山上了结残生。

    那时他又何曾想到,能够穿越三千载时光,拥有这般不可思议的经历

    最终,徐学坤喝得烂醉,陈潇将他送回房间。

    而就在房间不远处的拐角,他见到了船上最后一个故人。

    “苏冉。”

    当初风姿绰绰的少女,如今却是清洁工打扮,面色显得格外疲惫。

    见到陈潇出现,她目光躲躲闪闪,下意识的就想要回避。

    曾几何时,她骄傲地俯视陈潇,有如女神一般,认定两人不属于一个世界。

    但没过多久,从前看不起的傻小子,突然奇迹般崛起,成为华国最为耀眼的存在。

    而现在,更是大败美利坚,彻彻底底君临天下

    她的话,变成了现实。

    他们两人,确实不属于一个世界

    “算了。”

    盯着苏冉良久,陈潇终于还是摇了摇头。

    他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同叶晓晓一道,悄然从船上离去了。

    原地,苏冉颤抖,嘴唇抿得发白,没有一丝血色。

    哪怕陈潇讥讽她一句,鄙夷她当年的作为,她心里也会好过一些。

    然而

    无视,彻彻底底的无视

    “原来在你心中,我连让你多看一眼的资格,都不曾拥有过么”

    苏冉惨笑。

    她终究没有意识到,自己曾经有过机会,但又被她亲手废除了。

    离开海洋魅力号后。

    陈潇并未动用极速,而是陪伴着叶晓晓,一路游山玩水,向着美利坚本土漫步而去。

    他们走过檀香山的火山口,穿过珍珠港的博物馆,漫步于威基基的金色沙滩

    黄石国家公园中,两人观看日升月落,与野兽相伴同行。

    人声鼎沸的迪士尼乐园,几乎无人知晓,那个震动全球的存在,正在这里游荡玩乐。

    从优胜美地到大峡谷,从海洋世界到环球影城

    不过几天时间。

    陈潇和叶晓晓的足迹,踏遍大半个美利坚西部。

    几乎每一个著名的景点,都能够找到两人的身影。

    “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然而,陈潇二人在游山玩水,美国的诸多高层,却在等待之中,几乎被焦躁的火焰吞噬。

    整整七天时间。

    一些人熬得满眼血丝,嘴角都是肿包,神经都快要衰弱了。

    “就算要杀人,那也快点动手啊”

    有人歇斯底里的大吼,差点被漫长的等待逼疯。

    对他们来说,这种等待,不啻于滚油煎熬,比慢性自杀还痛苦。

    “谢天谢地他终于来了”

    当陈潇终于踏上华盛顿的土地。

    竟有人跪地恸哭起来,一副即将得到解脱的模样。

    “看样子,有些人还是坐不住了。”

    陈潇看着周围,彻底戒严封锁的道路,还有一个个全副武装的士兵,陈潇不禁摇头失笑。

    之所以不立即赶来华盛顿,而是在外游荡了七天时间

    一方面,是确实想补偿叶晓晓,在最终离开之前,多背叛她一段时光。

    而另一方面,就是要给美利坚施加压力。

    让他们心焦躁,神不宁,而后施展雷霆手段,最终才能铭记血泪教训。

    “陈潇阁下。”

    早早等在路边迎接的,足足有二十余人之多。

    并且,每一人的身份,都称得上惊天动地。

    美利坚的总统、副总统,国务卿总理,最高法官,国会议长,国防部长等

    这些在外界,足以引发地震的存在,此时却站在路边,满脸忐忑与不安。

    当世第一大国的地位,并不能带来任何安全感。

    因为站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尊真正的神明,是一个活着的神话

    “我等谨代表美利坚,恭迎陈潇阁下到来”

    所有人齐齐俯首。

    此情此景。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