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6章 压服血族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此时此刻,陈潇宛若神祇。

    金色神雷轰鸣不休,散发神圣的气息,化作雷龙电蛇等异象,能量狂暴而璀璨,简直堪称灭世般的景象。

    这并非是从前的飞仙第八式。

    而是陈潇重生之后,基于前世今生的感悟,在第七式神威的基础上,全新创造出的第八式

    天罚

    漫天金色雷光弥漫,神圣无边,瞬息笼罩四面八方。

    噼里啪啦

    十余名血族被扫中,顿时口冒白烟,躯体焦黑炸开,灵魂湮灭当场。

    “该死的人类,你杀了上使,上天入地你都死定了”

    辛西娅气急败坏,尖叫一声,骨翼振动,层层音波尖啸扩散。

    祖地血海中,三层血神塔放光,熠熠生辉,宛如古老的神物复苏,要替血族镇杀强敌

    甚至,还有血色塔灵浮现,散发恐怖的元神之光,全面激发血神塔的威能。

    这座血神塔,赫然是一件上三品灵宝,为元神境尊者所炼

    并且,这名元神尊者在死前,不惜将自身元神炼入塔中,提升塔灵的灵智与威力。

    血神塔,以及周遭的无垠血海,都堪称血族镇族的底蕴

    “此前你和上使大战,本王无法分清真假,所以一直不曾动用底牌。”

    辛西娅满脸寒霜,声音冰寒无比,紫眸之中,泛着刻骨的仇恨。

    域外上使为陈潇所杀,一切谋划,皆成泡影,她怎能不恨

    “你若是乖乖假扮上使,待到离开祖地,本王也拿你没办法,毕竟血神塔无法离开祖地,但你为了救这个小贱人,偏要自曝身份,与整个血族祖地为敌”

    她舔了舔嘴唇,美艳的脸庞上,流露一抹讥嘲。

    若能将陈潇镇压、圈养,这等强者的鲜血,该是何等的美味

    “本王不会立刻杀你,而是要镇压你,让你看着自己的姘头,被炼成血水融入血海,让血族的每一人享用”

    那种情形,简直令人不寒而栗。

    然而,陈潇笑了。

    “镇压我你倒是很有想法。”

    “哼死到临头还嘴硬,请血神出世”

    辛西娅冷哼,她对血神塔之威,充满了自信。

    这是件无法移动的大杀器,在血族祖地范围内,拥有堪称无敌的威力。

    之前没有动用,是因为不知道,究竟谁才是上使。

    并且,上使来历惊人,给她一万个胆子,都不敢发动攻击。

    可是现在,面对一个假上使,就没那么多顾忌了。

    “只有杀了你,本王才能给上族一个交代”辛西娅面露厉色。

    轰隆

    这个刹那,血神塔绽放亿万血光,一道恐怖血影浮现,欲将宝塔托起,向陈潇镇杀而来。

    “吼”

    血影咆哮,血海翻滚但什么都没有发生。

    血神塔依旧立在原地,仿佛生了根似的,丝毫没有动弹的迹象。

    “吼吼吼”

    顿时,血影狂暴了。

    塔身喷薄惊天血光,像是一口神剑,直冲星河霄汉,就连远方的血族,也都血脉一阵悸动。

    “嗯血神塔”

    辛西娅脸色微变,不由得低呼一声。

    那道血影,就是血神塔塔灵的显化,整座宝塔与祖地相连,借血海之力,即便无人催动,也能绽放惊悚的力量。

    但问题便在于

    血神塔之灵的咆哮,确实听起来凶猛异常,可为何它始终停留原地,就是不发动攻击

    “血神塔”辛西娅再次低呼。

    “吼吼吼吼吼”

    塔灵咆哮不断,血海狂潮滔天,几乎能淹没一切。

    甚至到后来,塔灵的咆哮声中,像是多出了一丝委屈茫然。

    然而,血神塔依旧一动不动。

    “一件三品灵宝,你当我认不出来么”

    陈潇执掌雷光电火,漫步天虚而来,声音传入辛西娅耳朵。

    他早就预料到这一幕,因此在出关之前,就已提前做好准备。

    “镇天”

    随着两字出口,血神塔第三层,一颗渺小的尘埃,突然大放光芒。

    一座神宫骤然幻化,浩浩荡荡,有镇压天地之威

    “哎,吾好歹也镇杀过诸天神魔,怎么到了现在,只能用来当板砖砸人了而且砸的还是这么个灵智不全的小辈”

    一声寂寥的叹息,在空气中回荡。

    紧接着,血神塔之灵哀鸣,像是遭到恐怖压力,塔身开始向血海中沉去

    “吼吼吼吼吼”

    “好了,年轻人别叫了,陪老家伙说说话吧。哦不,吾差点忘了,你还不会说话”

    “血神塔血神塔”

    眼睁睁看着最大的依仗,就这样沉入血海,完全不知所踪,辛西娅彻彻底底蒙了。

    到底怎么回事

    为何血神塔非但没发动攻击,反而还沉入了血海之中

    她却不知

    陈潇将镇天殿,留在了血神塔中。

    血神塔,只是三品灵宝。

    而镇天殿,却是超越了一品的神品,在上古时期,曾镇杀神魔,威能无比恐怖。

    不用激发催动,仅仅是显出了本体的重量,就将血神塔压得动弹不得

    “现在,清算的时候到了。”

    陈潇的声音,伴随着隆隆雷声,将四面八方彻底淹没。

    以吾之意,代行天罚

    辛西娅的脸上,流露绝望之色。

    不知过了多久,光芒渐渐散去。

    许多叫嚣的血族,有的已在雷光下湮灭,有的化作焦炭到底,只有一小部分,一息尚存,眼底残留着无尽惊恐。

    伊芙望着眼前场景,深吸一口气,神情流露出一丝茫然。

    她借助陈潇的力量,平定血族动乱,真的是正确的选择么

    就在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徐徐从远处传来。

    “上古之后,人类衰弱,血族崛起。到中世纪时,血族称霸一方,犯下无数杀孽,以当时血族的地位,自然无人敢有异议。”

    这是个垂垂老矣的身影,形容枯槁,若非还有生机弥留,任谁都会以为他是个死人。

    “大先知”伊芙精神一振。

    “只是如今气运更迭,人类鼎盛,血族想要保全和发展,就只能融入人类,而不同种族的融合必然是有代价的。”

    这个代价,人类不会出,所以只能血族来出。

    缓缓走到陈潇身前,老人放下拐杖,而后一拜到底。

    “老朽拜见血族新主”

    一时间,万籁俱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