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0章 女王相随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妈嗨,今天可真是太刺激了”

    伦敦一家地下酒吧,兰斯抓着啤酒,一阵长吁短叹。

    确实。

    今天发生的一切,跌宕起伏,简直比过山车,还要惊心动魄。

    稍有一丝差池,他就得和这个美丽世界,直接说拜拜了。

    “最好的啤酒,再给我来两扎”

    随口用英语唤了一声,兰斯的视线一动不动,停在酒吧里的电视上。

    大荧幕上,正在播放紧急新闻。

    “目前,入侵者的身份,已经得到国防部证实。为来自华国的一名武者,资料显示,该人为华国最强者,有战神之称,但入侵不列颠的缘由,目前还在调查之中。”

    “上帝您老人家保佑,战神大人一定要平安归来啊”

    愁眉苦脸地看着新闻,兰斯在心中哀嚎不已。

    他只是天人境而已,实力远远不及陈潇。

    如果陈潇都败了,那身处伦敦的他,等于成了瓮中之鳖。

    逃出不列颠

    那种事情根本不现实。

    所以,兰斯唯一能够祈祷的,就是陈潇平安归来。

    那样一来,他还有机会回老家,找个女总裁当贴身保镖,然后乖乖隐居起来。

    “嘿,华国战神这名字到底响亮,可惜很快就要死了。”

    “说的没错,他如此打不列颠的脸面,还想要平安归来你丫想得也太好了。”

    几个喝得醉醺醺的英国佬,听闻兰斯的低语,当场一阵哄笑起来。

    兰斯顿时怒目而视。

    “看你那么不服气,就告诉你一个小秘密好了。”

    其中一名肌肤苍白的男青年,尽管喝得眼神迷离,但瞳孔的最深处,依旧藏着深深的骄傲与轻慢。

    “你们啊,别看女王大人年纪小,长得又漂亮,但实际上她自己,也是一名王者”

    “这个黄皮猴子一路闯来,肯定心中得意麻痹,以女王的智慧,恐怕轻易就能将他拿下。”

    因为,那是血族仅剩的王族

    曼纽尔冷冷在心中想到。

    一名拥有王族血脉的血族王者,若是隐藏气息发动偷袭,无论是谁都不可能挡得住。

    并且,哈德利阁下,也会赶去那里。

    以哈德利阁下,和陈潇的仇隙

    这只黄皮猴子,就算有再大本事,也翻不了天。

    “嚯王者那女王陛下,可真是厉害了”

    “真好啊,又年轻又漂亮,实力强地位高,要是谁将来能娶到伊芙冕下,那可真是有福了啧啧,你看女王的大腿”

    转瞬间,一群醉鬼再度欢呼起来。

    闻言,兰斯的心脏,渐渐下沉。

    “不列颠的女王,竟然会是王者就算实力不如战神,但如果发动偷袭的话”

    就在兰斯心中无比矛盾时,荧幕上的记者,语气忽然变得急促起来。

    “最新消息最新消息那位入侵者哦不是来自东方的贵客陈潇阁下”

    “目前,国防部、外交部均举行新闻发布会,声称这并非入侵,而是一次应对顶级强者的演习”

    “战神陈潇阁下,乃是女王陛下亲自邀请,推动这一次演习的贵客”

    新闻播报一出,整个酒吧,一时间完全陷入寂静。

    许多正在议论入侵事件的客人,一个个全都傻了眼,连酒杯摔碎在地,都没有察觉到。

    “ohyd搞了半天,原来只是一次演习真是吓死老子了”

    “那个华国入侵者,其实是女王陛下,亲自邀请的贵客”

    “上帝呐,这不会是开玩笑吧”

    接着,不知道多少人炸锅,哗然喧沸声,席卷整个酒吧。

    这突然急转直下的转变,令得无数人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前一刻,还是可恶的入侵者,整个不列颠的大敌。

    下一刻,居然就摇身一变,成了女王陛下亲自邀请的贵客

    “开、开什么玩笑”

    隐藏在人类中的血族青年曼纽尔,脸色不由得剧变,当即脱口而出。

    这种见鬼的事情,怎么可能会发生

    反倒是兰斯愣了一下,旋即哈哈大笑起来“刚才是谁和老子说,战神阁下死定了的”

    “你”

    一群人脸色又青又紫,被噎得一句话都说不出。

    只有曼纽尔神色阴郁,冷冷看向得意的兰斯

    “不要得意太早了,这只是公开说法而已,说不定那黄皮猴子造被擒获,只是需要稳定人心,才会像现在这样发布通告”

    他的话不无道理。

    有些时候为了稳定人心,官方发布的通告,并不一定完全是真相。

    兰斯刚要反驳,酒吧门外,忽然传来声音。

    “兰斯,我要去一次德国,你对德国熟不熟悉”

    “战神阁下”

    顿时,兰斯露出喜色,连忙迎了上去。

    而血族青年曼纽尔,脸色却变得更黑了。

    这是陈潇的声音,能出现在这里,显然说明了,他的说法完全是无稽之谈。

    “等一下”

    曼纽尔忍不住高喝一声,放下酒杯,向门前走来。

    “我曾在德国留学,对那里很是熟悉,不如由我来为阁下带路如何”

    “你可以。”

    陈潇瞥了他一眼,似笑非笑的点了点头。

    一名血族主动要求给他带路

    到底是对自己太自信,还是实在太过愚蠢了

    “”

    兰斯还想多说些什么,但见陈潇答应下来,他也只能乖乖闭了嘴。

    曼纽尔连忙跟上,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战神阁下,您既然是女王的贵客,为何此时出现在这里,不和伊芙冕下在一起”

    他的话语中,隐隐带着讥讽。

    言下之意,是说陈潇乃是逃亡出来,根本不是所谓的贵客。

    要不然,身为贵客,为何不在白金汉宫中,享受女王的招待

    说是要去德国,分明是去逃亡的

    “谁说我没和他在一起”

    可话音才刚落下。

    一个清冷的女声,从一旁响起,让曼纽尔脸色僵住了。

    他艰难的转身,只见一名银发女子,穿着一身连衣裙,秀发飞扬,好似绝世女星一般,风姿绰绰地站在那里。

    不知为何,她的手上,还拿着两支甜筒。

    “女、女王陛下”

    曼纽尔全身僵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