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8章 那又如何?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办公室门外,有惊喝声响起。

    顿时,陈潇挑了挑眉毛,嘴角微微上扬。

    “你的救兵来了,不出见见他们”

    “呃”伊芙呼吸一窒,绯红未退的脸上,闪过苦笑,“原来您早就知道了”

    “那个小丫头,修为太低,根本不懂隐藏,我怎么可能没发现”

    陈潇淡然地摇头。

    早在海瑟薇靠近时,他的神念就已经捕捉到,这个鬼鬼祟祟的女秘书。

    而当时,伊芙虽然陷入失神。

    但堂堂王者,神觉惊人,又怎么可能,连这点都没有察觉到

    所以,答案只可能有一个

    伊芙是故意装作没发现,好让她的女秘书去搬救兵。

    “不过现在,虽然还有很多细节,没有商定下来,但这些救兵,应该派不上用场了。”

    伊芙深吸一口气,语气奇异的说道。

    在一开始,她只将陈潇当成一般人类强者,所以才会表现出轻慢态度。

    完全不曾预料到。

    短短片刻之后,自己的态度,会有如此惊人逆转

    “其实,就算他们来了,也一样派不上用场。”

    陈潇半眯着眸子,神情淡漠,似笑非笑道。

    闻言,伊芙心神一凛。

    确实,以陈潇表现出来的神秘,就算救兵真的来了,恐怕也起不到任何用处。

    甚至还有可能,反过来被他镇杀

    “还请您稍等,我这就出面,让他们全部退下。”

    伊芙迅速转身,莹白的柔荑,推开高大厚重的木门。

    一群荷枪实弹的武装警察,手持特制防暴盾牌,在门外铸成一道人墙。

    更远处,还有狙击手待命,特制狙击枪的弹道,已经锁定了她的办公室。

    “伊芙冕下”

    她的出现,顿时引发一阵波澜。

    女王陛下不是歹徒挟持了吗,怎么会在这种时候推开大门

    “大家辛苦了,不过你们可以回去了,只是一点小误会,现在已经澄清了。”

    伊芙冷着脸,说出的话,让得众人齐齐一愣。

    “伊芙冕下,我明明看见您被挟持”

    不远处的海瑟薇,实在按捺不住,失声开口。

    若不是被挟持

    堂堂不列颠女王,怎会让一个男人,占据了自己座位,还给他端茶送水

    总不至于说,那个东方侵略者,其实是女王情人吧

    但话到一半,就被伊芙打断了。

    “已经说过了,感谢你们能敢来,但我真的没事,只是一些误会而已。”

    一众武警面面相觑,难道说,真的只是误会不成

    如果真的是误会,那他们的确没必要,继续在这里警戒了。

    “要我看,恐怕不是误会,而是冕下您遭到挟持,所以才被迫说出这些话吧”

    就在众人松口气时,一个略显阴柔的声音,突然间在耳边响起。

    随着话音落下。

    一名身着西装的男青年,从人墙后走出,他容貌阴柔偏中性,皮肤苍白如纸,脸上带着诡笑。

    “哈德利首相”

    严阵以待的武警们,面面相觑,出现一阵细微骚动。

    这一位,又是什么时候来的

    “哈德利,你这是什么意思”

    伊芙面色微微一沉。

    在看到哈德利出现的瞬间,一种不妙的预感,在她心头油然而生。

    “女王陛下。”

    哈德利风度翩翩的见礼,宛如一名优雅的绅士贵族。

    不过他说出的话,却让伊芙大皱眉头。

    “我们接到报警,声称有歹徒入侵,为了您的安全着想,还是请让我们搜查一下办公室吧。”

    “我都说了,没有歹徒,也不用搜查。”

    伊芙冷漠以待,但眉头却皱得更深了。

    放这些人进去搜查

    哈德利和陈潇有仇,双方一旦见面,绝无相安无事的可能。

    若陈潇发怒,甚至迁怒血族,她完全无法想象,究竟会是什么后果

    “哦那我就更好奇了。”

    哈德利面露笑意,语气上扬,似是带着嘲讽。

    “女王陛下的办公室里,莫非有东西无法见光,所以才会这么紧张,不让我们进去搜查”

    “哈德利,你逾越了。”伊芙面色更低沉了。

    “抱歉,我的女王。”

    哈立德摆了摆手“我只是担心您的安危,您既然无事,那我现在离开便是。”

    说罢,他回头转身,竟是真的向外退去。

    见此情形,伊芙如释重负。

    只要不立刻碰面,她就有的是办法,在事后,让哈德利乖乖闭嘴。

    但就在这时,哈德利的声音,突然再次响起。

    “不行,我还是不放心,哪怕您阻拦,我也一定要检查”

    不好,被骗了

    在这个念头升起瞬间。

    伊芙眼前一花,一道黑影一闪而逝,越过她身边,猛然推开办公室大门。

    可以看到。

    一名白衣青年,正坐在女王的座位上,手中端着茶杯,一副好整以暇的姿态。

    所有人齐齐呆滞。

    办公室里面,还真的有人

    “哼,我就知道是你”

    哈德利的面色,瞬间阴沉下来,眼底闪过隐晦的杀意。

    “你真是好大的胆子杀我不列颠强者,非法入侵领空,破坏科研工作,如今还敢强闯白金汉宫,挟持女王陛下”

    他一字一句,如同在宣读陈潇的罪状。

    同时,心念一动,秘术瞬间发动。

    一股让血液沸腾,心脏撕裂的异力,直奔陈潇而去。

    血族秘术裂心

    这一式秘术,不使用真气,隐秘无比,并且直击腑脏,令人防不胜防。

    通常情况下,就算肉体再强横,五脏六腑,依旧极为脆弱。

    就是凭借这式秘术,哈德利多次成功暗算,修为比他更高的强者

    只要放倒了陈潇,接下来怎么炮制,还不是由他说了算

    “所以”

    可就在下个刹那。

    哈德利看到,陈潇忽然笑了。

    一只白皙如玉的拳头,仿佛跨越了空间,挟天地之威,在视野之中迅速放大

    仿佛,比光更快

    砰

    一拳落下,正中哈德利面门。

    骇人听闻的巨力,从拳头上爆发,轰得哈德利面孔塌陷,整个人倒飞出去,好像一张壁画,嘭的一声贴挂在墙壁上

    直至此刻。

    陈潇才缓缓收拳,从办公桌后,踱步而出,云淡风轻地开口。

    “那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