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7章 大劫的源头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世界末日”

    陈潇微微一怔,旋即,目中迸发无穷神光

    五年前,魏长青就提到过

    从古至今,世界各地流传的末日预言,并非是完全空穴来风。

    其中有一些,无比真实,指向一场随时可能降临的大劫。

    当时陈潇便有所推测。

    所谓的世界末日,有极大可能性,是指魔族大军的回归日

    一旦魔族铁骑到来,以如今地球的力量,绝对没有幸免之理。

    而现在

    他竟从伊芙这个血族口中,再次听到世界末日四字

    “你说的世界末日,可是域外魔族降临”

    这一刻。

    伊芙骤然感觉到,陈潇的气息变了。

    如果说,之前的陈潇,还只是一座山岳。

    尽管高大,但依旧可以度量,可以攀登翻越。

    那么此刻的陈潇,已然化身为一尊无比恐怖的存在,经天纬地,不可度不可测不可量

    这尊可怕的存在,散发古老沧桑的气息,仅是一双眼瞳,就比恒星更庞大。

    他的周身,大道浮沉,有一个个世界,生灭演化,轮回不休。

    即便是浩瀚的星河,也不过是他手中一条银色锁链

    “这是什么”伊芙惊呼,面色剧变。

    一瞬间,她遭遇无法想象的压力。

    仿佛五感被剥夺,整个人坠入无尽黑暗,难以想象的大恐怖,疯狂吞噬她的身心

    恐惧。

    无边的恐惧。

    身为血族仅存的王族,伊芙完全无法想象

    有朝一日,自己会因为恐惧而颤抖

    好在。

    短短一秒钟后,陈潇意识到失态,很快重新收敛气息。

    “呼”

    伊芙长松了口气,娇躯发软,胸脯起伏,满脸劫后余生之色。

    淋漓的香汗,早已将她的衣衫打湿,紧紧贴在肌肤上,勾勒出惊心动魄的曲线。

    看向陈潇的视线中,不由自主,带上了浓浓的敬畏。

    她已经多次提高,对陈潇的评价,却没想到,依旧远远低估了对方

    拥有这种恐怖气息,能够演化这般幻觉异象,难不成

    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骤然从心中浮现。

    “你你难道是上古地球的人族大能转世”

    良久,伊芙气息稍稍平复,这才惊疑不定地问道。

    如果真是如此,那么陈潇的崛起,还有种种神奇手段,就都有了合理解释。

    毕竟在上古时期,地球一度千秋盛鼎,诞生了诸多惊天存在。

    作为上古大能的转世身,陈潇那层出不穷的底牌,也就没那么难以理解了。

    “上古人族的大能转世”

    闻言,陈潇不由失笑“你若觉得我是,那我就是好了。”

    从某种意义上说。

    陈潇确实称得上人族大能转世。

    但他的来历,他的传承,远比上古地球,更加惊天动地

    不过,既然伊芙误解了,那他也乐得清闲,用不着多加解释。

    “上古祖星的人族大能”

    灵魂识海中,一座古老的宫殿前,镇天殿殿灵幻化身形,一身白衣飘飘,宛若谪仙。

    此时听闻伊芙的话,忍不住啐了一口。

    “就算是最强大的那几位,在同境界时,也远没有这小子强大好不好”

    即便以他的眼界,也完全看不穿,陈潇身上笼罩的浓浓迷雾。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

    陈潇必然不是魔族中人。

    因为,若陈潇是魔族,如此天才,连供着都来不及,哪可能把他丢在地球上

    “果然如此”

    伊芙并未想那么多,见陈潇承认,顿时露出一丝喜色。

    这些年来,她独力支撑,终究还是疲惫了。

    如今得知陈潇来历惊人,几乎不由自主的,就有种如释重负之感。

    或许大先知的预言其实并未出错

    “是这样的,地球血族,本为域外血魔族的后裔”

    抿了抿嘴唇,伊芙樱唇微张,将一切娓娓道来。

    一开始的部分,大多和已知的情报重合。

    但没过多久,陈潇的脸色,也变得沉凝肃然起来。

    “举全族之血祭,炼血脉为引,化星空道标,接引域外上使降临”

    这句话,看似说得模糊,可陈潇心中,已经完全明白过来。

    当年的魔族大军,由于种种原因,或多或少有一些后裔,遗留在地球上。

    有的,如黑暗玄武小黑那般,常年陷入沉睡,不为世人所知晓。

    也有的如血族般,一度活跃于历史舞台上。

    “也就是说,血族先祖曾留下祖训,要求你们举族献祭,以血脉化为星空道标,给星空中的魔族大军指引方向”

    陈潇看向伊芙,后者苦笑着点头。

    地球血族,乃是血魔族的后裔。

    一旦举族血祭,化作星空道标指路,足以让血魔族强者,轻松找到地球的坐标

    届时,魔族大军降临,根本无可阻挡。

    “若我们还是上古年间,那群为魔族奉献一切的血魔死士,肯定毫不犹豫就照做了,但偏偏我们不是。”

    似乎是因为,终于找到倾诉对象,伊芙一口气说了许多。

    “但经历了漫长的变迁,血族已成为独立的种族,与域外魔族毫无干系,凭什么要我们血祭自己,就为了成全他们的霸业”

    她摇了摇头,神色渐渐冷厉下来。

    “但问题便在于,即便不举行血祭,有朝一日,血魔族强者依旧会降临。因为血族中还有一件上古圣物存世,它在发出微弱的信号,指明地球所在的方位”

    “这件圣物,我们无力毁去,又怕打草惊蛇。所以,才进入人类世界,想要借助国家,甚至全世界的力量,组织对抗那一天的到来。”

    血祭,只是加强信号。

    哪怕不血祭,也只是延缓末日的到来。

    这既是血族的大劫,也是全地球的大劫

    “我明白了,不过这和你不吸血,又有什么关系”

    陈潇点了点头,再度流露一抹笑意。

    瞬间,伊芙的冰山脸解冻,红晕遍布脸颊,说话都结巴了

    “其、其其实我晕血”

    “”

    这回轮到陈潇无语了。

    堂堂血族王族,居然有晕血的毛病,要不要这么搞笑

    就在这时,办公室门外,忽然响起厉喝。

    “里面的歹徒,你已经被包围了,释放女王,放弃抵抗,否则我们会将你击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