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6章 震惊的伊芙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鬼使神差地,伊芙点了点头。

    好像一个乖巧的女仆,她轻手轻脚推开门,走向专门的茶水间。

    一路无声。

    直到一声低呼响起,这才将伊芙,从走神之中唤回。

    “伊芙冕下您怎么会来这里”

    女秘书海瑟薇瞠目结舌,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本该指挥战局的女王,怎么会在这种时候,出现在茶水间里面

    正常情况下。

    每日的下午茶,都是由女仆准备妥当,再由她这个秘书,端到女王的办公室去。

    若非今天出现意外,心神被外界战局吸引,以至于完全忘了时间。

    此时此刻,茶水和糕点,应该依旧送达才对。

    这么说来,是我错过时间的缘故

    “抱、抱歉是我忘记时间了。”

    自以为找到原因,海瑟薇忙不迭点头“您稍等,我马上就送过去”

    “不用了,还是我自己来吧。”

    然而,伊芙抿了抿嘴唇,犹豫再三,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哪怕到了茶水间,心头的危机,依旧没有散去。

    很显然,那个可怕的华国人,仍在通过某种手段,监控她的一举一动。

    一旦她有任何反常举动,皆会迎来最可怖的打击

    “诶、诶您自己来”

    海瑟薇满脸呆滞,还不等她回神,伊芙就已抢过推车,朝办公室方向走去。

    望着女王陛下的背影,海瑟薇脸色一阵古怪。

    或许是出于女人的直觉,她总感觉现在女王身上,存在某种说不出的怪异。

    “以伊芙冕下的性格,都这种时候了,她还会有心思喝下午茶”

    小声嘀咕了一句,海瑟薇蹑手蹑脚,悄然跟了上来。

    “我、我回来了。”

    推着手推车,回到办公室中,伊芙终于按捺不住。

    “陈潇,下午茶也给你拿来了,现在你可以告诉我,到底想干什么了吧”

    尽管她并非真正的王室血脉。

    但从前的生活,同样无比优渥,什么时候有过像现在这样,亲自给人端茶送水

    偏偏,陈潇威压太重,压得她喘不过气,根本不敢有所违背。

    “你这泡茶功夫不到家啊。”

    陈潇轻笑着摇头“有哪家主人,会让客人自己,动手倒茶水的”

    “”伊芙不由得为之气结。

    客人

    你居然还知道自己是客人

    有哪家的客人会像你这样,抢了主人的位子不说,还指使主人端茶倒水的

    只是,身处陈潇的领域,她自知没有反抗之力。

    并且还有不少疑问,想要得到陈潇解答。

    狠狠咬了咬牙,伊芙最终端起茶壶茶杯,倒出一杯温热红茶,小心翼翼地送到陈潇面前。

    “堂堂战神陈潇,该不会还要小女子喂茶喝吧”

    到了这个时候,她已经完全认命。

    因此说话的时候,俏丽的容颜上,反而露出一丝笑颜。

    也不知,是在讥笑陈潇,还是在发出自嘲。

    只不过。

    伊芙并没有注意到

    办公室门外,一双震惊无比的眼睛,骤然间瞪得滚圆。

    这这这这

    尾随而来的海瑟薇,被自己看到的场景,惊得目瞪口呆,嘴巴都合不拢了。

    她看见了什么

    那个该死的华国入侵者,竟然堂而皇之,坐在伊芙冕下的座位上

    而受人敬仰的不列颠女王,却好像一个乖巧的女仆,在给那个入侵者端茶送水

    这怎么可能

    石化了十几秒钟,海瑟薇才猛然回神。

    她突然意识到什么,小心翼翼地向外挪去。

    待到远离了办公室,她长松口气,立刻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紧急电话。

    “首相阁下,大事不好了,女王被人挟持了”

    “茶还算不错,可惜有点凉了。”

    喝了半杯红茶,陈潇施施然开口“至于我的来意,你难道还不清楚么”

    他面色沉凝,话中藏着一丝寒意。

    “撇开弑神计划不谈,但自从你上台之后,多次行动都是针对华国而发是嫌身为血族,活得太长久,所以想要快些求死么”

    若非抵达白金汉宫时,他有了一些意外发现。

    伊芙都不可能站在这里,同他进行对话,而是早被他一掌诛杀。

    什么不列颠女王、血族王族的身份,都不会起到任何作用。

    血族,即是血魔族,上古域外入侵者的后裔

    所以血族必须死

    “事实上,我别无选择。”

    闻言,伊芙反倒镇定下来,平静的摇头。

    “因为这些命令并非出于我手,而是现任不列颠首相,也即是另外一位血族所下达。”

    “我是王族,但势单力孤,时常独木难支;哈德利不是王族,却掌握了庞大的资源,想要完成我们的目标,我必须做出妥协。”

    身为王族,伊芙在血族中,地位更高,更有话语权。

    但哈德利掌控庞大资源,即便不是王族,也仍旧能对伊芙形成掣肘。

    所以,她只能妥协。

    “所以,那位哈德利首相,和对华行动又有什么关系”

    陈潇眼底闪过一丝危险光芒。

    伊芙苦笑一声,道“严格来说,事情还是因您而起,因为哈德利阿刹迈,是阿刹迈氏族的当代继承人。”

    阿刹迈。

    在听到这个姓氏的时候,陈潇就已经完全明白过来。

    这个哈德利阿刹迈,恐怕就是当初,被他屠掉的血族王者子嗣

    血族本就人丁不旺,自己的老祖宗还被人杀了,成为他人战绩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这让哈德利怎能不恨极欲狂

    “那么你呢”

    少顷,陈潇重新将视线,投向沉默不语的伊芙。

    他的语气,显得颇为奇异“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没有沾染任何人族血孽的血族。”

    若非已经再三确认,他恐怕根本不会相信

    眼前的血族少女,手上竟然从未沾过人类的鲜血

    这对于一名血族来说,简就是不可思议的奇迹

    也正是这个原因,才使得陈潇没立即动手,将伊芙诛杀当场。

    “你、你连这都看出来了”

    伊芙大惊失色,只感觉浑身一阵冰凉,仿佛一切秘密都被看穿。

    “我已经说过了,我对血族的了解,甚至还要超过你。”

    陈潇淡漠的摇头“譬如你每月的症状,便是因为缺少血液,导致你浑身燥热”

    “别别说下去了那种事情不要说出来”

    一瞬间,伊芙面色通红,慌乱的挥着手

    “关于我的目的,不知您是否听说过,世界末日的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