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4章 月煞老祖的得意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一念成魔,一念成佛。

    这已经不再是功法问题,而是涉及到道心的领域。

    镇天殿殿灵很清楚。

    只有一颗万劫不磨的坚定道心,才能达成这样奇迹般的成就。

    “这小子简直就是千古第一怪胎”

    明明不用呼吸,但镇天殿殿灵,依旧深吸了口气。

    要知道,哪怕是上古全盛时期

    祖星上那些古之大能者,也没有如此恐怖的道心

    “原来如此,一年可成佛,才是他对抗尸傀的最大底牌。”

    到了这个时候,它已经醒悟过来。

    陈潇一念成佛,动静之间,皆绽放无量佛光。

    要净化一些同阶尸傀,还不是切菜般轻松写意

    轰轰轰

    此刻,陈潇双掌大开大合,每一次攻击,都有璀璨佛印横空,佛法无量,将一具尸傀生生轰散

    无论是天人境,还是王境尸傀,没有哪头,是陈潇一合之敌

    “陈王终究是陈王,当世无敌的战神呐”

    远处,魏长青等人,心神颤动,感到深深的震撼。

    让他们束手无策的尸傀大军,到了陈潇面前,却好像枯烂的朽木,轻易间就能轰杀一片。

    这未免有些太惊人了。

    “陈王,千万小心那魔头他被此地场域限制,但仍能分出部分力量,对外界进行干扰”

    一名疗伤中的王者,向着陈潇方向高喊。

    根据他们分析推测。

    这自称月煞老祖的魔头,本体仍遭到场域镇压,不过,却意图通过尸傀之力,从外界破除场域法阵。

    一旦被他得逞,魔头出世,后果不堪设想

    “小秃驴,敢坏老祖好事,胆子倒是不小”

    此时,月煞老祖森然的声音,再度从黑暗中传来。

    尽管陈潇予以否认,但他已完全认定,陈潇必是佛门派来的强者

    若是继续拼消耗,无论他有多少尸傀,都不够陈潇杀的。

    “看样子,老祖只能兵行险招了”

    黑暗最深处,一双阴冷的眸子,蓦地睁开了。

    当年,他在最终战场上,遭到重创,不得不陷入假死,以此保住一命。

    漫长的沉睡过后。

    月煞老祖苏醒,欲要大开杀戒,吞噬生灵血肉,藉此修复伤势。

    岂料被一人族小辈撞见,一番追杀之下,最终将他堵在了小昆仑中。

    若非当时那姬轩辕急于离去,只是草草将他封印,他甚至连苟活至今的机会都没有

    “可恨可恨可恨啊为何又是人族小辈”

    黑暗中,月煞老祖怨愤滔天的声音,宛如诅咒一般,狰狞的回荡着。

    不知不觉间。

    一对阴冷的眸子,渐渐变得猩红。

    “天尸转生”

    一道几乎凝成实质的神魂,骤然破体而出,穿过层层封印,向着陈潇呼啸而去。

    当初,姬轩辕所施加的封印,仅仅针对肉身,而无法限制灵魂。

    虽然说,舍弃肉身,就能脱困而出。

    但一具肉身,承载了他毕生修为,融入天材地宝无数,又岂是能轻易舍弃的

    一直到此时此刻,月煞老祖才痛下决心。

    要是错过这次机会,恐怕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了

    “小子,你逼得老祖舍弃肉身,那便将你的肉身献给老祖罢”

    一道红光,好似血色闪电,在虚空中电闪而过。

    远处的魏长青等人,压根就来不及反应。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道血虹没入陈潇的眉心

    “糟糕了,陈王竟中了暗算”

    “麻烦大了,若陈王出事,所有人要完”

    见此情形,一行人尽皆色变。

    如果陈潇败了,那他们的希望,也就随之断绝了

    “还是太莽撞了啊那魔头不知活了多少年,手段无数,绝不是区区佛法,就能完克的”

    一名女性王者满脸怨气,歇斯底里地尖叫。

    在她看来,陈潇肩负救人的使命,却如此莽撞行动,完全是在蔑视众人性命

    此时急火攻心,她把所有的怒意,全都宣泄到了陈潇身上。

    “我早就知道,什么陈王战神,本质上还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这种时候”

    “秀林仙子你的话太多了”

    魏长青忍不住反驳“不要忘了,若无陈王到来,你连逃亡的机会都没有”

    见魏长青竟敢驳斥自己,秀林仙子面色阴沉,一字一顿,冷笑说道。

    “这种无谓的假设,谁不会做我只看到,他来了之后,非但没有帮上忙,反而成了魔头脱困的养料”

    “秀林仙子,还请慎言”

    魏长青的脸色,通常沉了下来“没有帮上忙陈王刚来时,最先嘲讽的人就是你,最终结果如何了便是八尊尸傀围攻,也照样安然无恙”

    秀林仙子神色阴沉“现在的情况,完全不一样”

    就在这时,那边的陈潇,却忽然笑了起来,让她面孔骤然一僵。

    “我当你有什么底牌,原来只是夺舍罢了”

    星河魂海中。

    陈潇立于一颗星辰之上,看着月煞老祖这个不速之客,脸庞上露出一抹讽刺。

    “你的魂海怎么回事”

    看着周遭漫天星辰斗转,月煞老祖惊诧无比。

    一般武者的魂海,顶多是一片波涛,主魂高居其上,接受魂力的滋养。

    而眼前如此瑰丽雄奇之景,简直如同真正的星海,而不是武者的灵魂识海

    但紧接着,他面露狂喜。

    “原来你小子还有大秘密夺舍了你的肉身,这些秘密,便属于老祖”

    话音落下,他的神魂,化作一尊灰色巨人,向陈潇的主魂扑去。

    只要吞了陈潇的魂魄,那么这具肉身的一切,从此便属于他月煞老祖

    “愚蠢。”陈潇面不改色,淡然摇头。

    “愚蠢的是你才对”月煞老祖讥笑,“你的魂海确实神奇,但魂力强度,终究只是神通境。”

    而他的灵魂,尽管曾受重伤,又残喘多年,可论强度,依旧远远超过陈潇

    这就好比。

    一个成年人,哪怕筋疲力尽了,依旧可以轻易放倒,一个一岁的小婴儿。

    在月煞老祖眼中,陈潇的灵魂,也就相当于一岁婴儿。

    终于,灰色巨人落地,瞬间来到陈潇面前。

    “嗯,那是什么”

    就在这时,视线的余光,忽然注意到陈潇背后的阴影。

    那是一座巨大无比的古老神殿。

    神殿门额上,书写着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

    镇天殿

    “镇镇天殿”

    月煞老祖骇然失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