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2章 突生变故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昆仑山,巍峨无尽,气象万千。

    故老相传,昆仑为远古天庭所在,被誉为东方的万神之乡。

    同时,它又被称为龙脉之祖,地位显赫,神圣非凡。

    自从天地异变之后,昆仑山中,更是神秘无尽,演绎造化神奇。

    此刻。

    陈潇跟随四名老者,一路向小昆仑深处而去。

    沿途,有诸多场域法阵笼罩,仿佛沉眠的巨兽,气息惊悚,令人心悸。

    “奇怪了,当年决战之前,此地场域,似乎并非如此。”

    脑海中,镇天殿殿灵,如同重归故里的老人,唠唠叨叨说个不停。

    “莫非在决战开始后,又有大能者来此,改天换地,留下全新的布置”

    “不对不对,布阵手法固然精妙,但阵中缺失颇多,品级勉强达到三品,更像是某位后来者布置”

    “话又说回来了,布阵者手法大气堂皇,若真是后来者,恐怕身份并不简单。”

    尽管被烦得一头黑线,但陈潇的目中,依旧有神芒时而闪过。

    镇天殿殿灵说的并没有错。

    法阵,和灵丹、神兵等一样,也分为一至九品。

    九品最低,一品最高。

    陈潇曾登临龙虎山之巅,在那里见到诸多古代法阵。

    便是其中最弱者,也达到了一品层次。

    “上古之战后,还有后来者至此,布置了这些三品法阵”

    目中闪过一抹微芒,陈潇嘴角缓缓上扬。

    事情似乎变得有意思起来了。

    终于,一行人来到小昆仑深处,

    这里日月隐耀,星辰黯淡,天地四方,只余灰蒙蒙的色泽。

    而在眼前,一片古老的地宫坐落,仿佛完全与世隔绝,遗世独立。

    “陈王,掌龙令便在地宫之中。”

    为首的枯瘦老者,声音沙哑说道。

    然而,陈潇却突然笑了“魏长青人呢”

    四老目光一闪,接着,为首老者沉声开口

    “不知陈王口中的魏长青,究竟是何许人也”

    “不想承认是吗”

    “老夫确实不知,陈王所言之人。”老者矢口否认。

    “你们的伪装很好,几乎没有任何破绽。”

    陈潇半眯着眼睛,语气轻松,如在和旧友聊天“但你们恐怕不知道,早在五年之前,魏长青就曾告知于我”

    “掌龙令,掌握于华国政府手中。”

    掌龙令重要无比,关系到抗击域外魔族之事,必然会被华国政府牢牢掌握。

    就算要颁发掌龙令,也应该由官方的人出面。

    并且,当初还是魏长青,一力举荐陈潇,成为龙脉战神的候补。

    整个龙脉计划,他也出了大力。

    于情于理。

    眼前的四名老者,都不可能对魏长青这个名字,完全一无所知。

    “你们四个是否应该”陈潇语气淡然,“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四老蓦地沉默下来。

    一时间,虚空像是凝固,有一种压抑,在无形蔓延。

    不知究竟过去多久,为首的枯瘦老者,突然嘴角裂开,嗓音沙哑道

    “只是和陈王开个小玩笑罢了,不仅是魏长青,还有数位官方强者,皆在地宫之中,共同看守掌龙令。”

    一席话,说的滴水不漏。

    如果说官方的人马,也在地宫之中,那么一切倒是解释得通了。

    “原来如此,那你们继续带路吧。”

    陈潇似笑非笑的点了点头。

    四老也不多言,转身继续带路,沿着入口的阶梯,一路向地底深处走去。

    穿过斑驳古老的阶梯,陈潇估摸着,至少深入地底数千米。

    “小子,你要当心,这四人的状态,好像有些奇怪”

    脑海中,镇天殿殿灵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

    陈潇摇摇头,淡笑道“四具人傀罢了,瞒得住别人,却瞒不过我。”

    “竟然是人傀这等恶毒之物”殿灵的声音也变了。

    人傀,顾名思义,是用人炼制的傀儡。

    但比起亵渎尸体的尸傀,人傀的炼制手法,更加残忍血腥,让人不寒而栗。

    因为,人傀的材料,必须得是活人

    “炼制人傀,需以地煞侵蚀活人七七四十九天,而后依旧存活,且神魂无缺者,方能接受液金灌体,风火淬炼”

    绝大多数材料,连第一关都过不去,就会被地煞生生炼死。

    即便幸存下来,也只是灾难的开始。

    接下来还需用吞服种种毒丹,石化五脏六腑,最后以融化的金属灌体,接受罡风与雷火的淬炼,最终才能炼成人傀

    往往上万条性命,才能堆出一具人傀

    恐怕绝对没人想得到。

    前来接引陈潇的四名老者,竟会是传说中的人傀

    “懂得炼制人傀,说明这背后,必有尸道强者存在。”

    尽管如此定论,陈潇的脸上,仍看不到任何慌乱。

    镇天殿殿灵一愣,又忍不住叮嘱道“你小子还是小心点,尸道强者非同寻常,小昆仑也曾发生过大战,有诸多强者埋骨,若是被炼成尸傀你不见得是对手”

    尸傀,不如人傀有智慧。

    但尸傀的炼制,更为简单容易。

    并且,尸傀铜皮铁骨,没有疼痛,不会畏惧,往往一直拼杀到解体方休。

    “吾知你能一念化魔,但魔道和尸道不同,你的一念化魔,起不到多大效果”

    “放心,我从来不做没把握之事。”陈潇毫不在意地轻笑道。

    就在这时,漫长的阶梯,终于抵达了尽头。

    矗立在眼前的,是一道古老的门户,高达数丈,不知是何材料铸成,表面覆盖着苔藓。

    门户背后,一片黑暗。

    “陈王,门户背后,便是掌龙令所在。”

    四老让开一条道路,躬身向陈潇说道。

    陈潇点头,没有丝毫迟疑,迈步踏入门户之中。

    背后,一名老者眼中,闪过一抹讥笑。

    可怜可悲,堂堂战神,今日注定要陨落。

    穿过门户的一刹那,一股惨淡的阴风,蓦地吹拂而过。

    紧接着,滚滚尸气煞气冲霄,宛如惨烈的古战场,迎面扑向陈潇

    “陈、陈王”

    还有一个声音,惊诧中带着焦急,在陈潇耳畔响起。

    “陈王快退此地有强者埋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