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5章 王血祭神刀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以元始天书的威能。

    炼化血玉玄真丹,并借此突破修为,并不需要三天之久。

    事实上,算上稳固修为和参悟奥义,一共也才花去陈潇一天时间。

    至于剩下的时间,全都利用起来,用以炼制丹药与神兵。

    在樱岛和港岛时,陈潇曾搜刮了海量珍材,后来又从宇文家,找到不少珍惜材料。

    于是乎,一炉又一炉的灵丹,堪称源源不绝,不断送到陆家人手中。

    “吃了这些灵丹,再签了这份合同,你们就是陆家心腹”

    当然,并非每一个人,都能得到这场造化。

    但凡服用灵丹者,都必须签下契约,十年之内,全心为陆家服务。

    十年后,则来去自由,陆家不会勉强。

    同时,灵丹中陈潇也留下手段,足以保证无人能够反叛。

    至于十年之后

    陈潇自信,以他的手段

    若十年过去,还有人想离开陆家,必定是无药可救的蠢货

    而除开灵丹之外,在这三天里,陈潇还炼制了一口神兵。

    “我融掉了三件神器,又融入无数瑰宝,费尽心血,才炼成这一口神刀”

    陈潇嘴角勾起,手起刀落,璀璨炽盛的刀光,划破长空

    这个瞬间,药王眼角乱跳,头皮炸开。

    “不”

    在他眼中,陈潇的刀光大气磅礴,充塞天地八方,封死一切退路。

    刀光未至,刀意先行,就连他的灵魂,都仿佛被切成两半

    无可阻挡无可躲避无可化解

    “药王,能够为我的刀开锋,你当荣幸三生”

    轰轰轰

    这一刀的威能,终于彻底绽放。

    从远处看去,绚烂的刀光,照亮了天地,分割了时空,似能将东灵山斩为两半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了一刹。

    而后,时光恢复流动。

    药王被无量刀芒命中,全身鲜血飚射,身躯不受控制地倒飞。

    他的胸腹更凄惨,炸开数个血洞,几乎被这一刀腰斩

    此外,药王脑中刺痛,一阵头晕目眩,灵魂都像是崩碎了。

    “这到底是什么刀”

    他由衷地悚然,遍体幽寒,被无边恐惧笼罩。

    与此同时,他还注意到。

    在沾染血液后,那口刀竟是轻轻颤鸣,将血液尽数吸收,绽放更为惊悚的锋芒

    究竟怎会如此明明只是一口刀罢了

    “威力还不错,不过还差一些,还是没能完全开锋。”陈潇徐徐低语。

    “陈王,我们可以好好谈谈,没必要这么拼杀到底”

    药王对陈潇的称呼变了,同时抓紧服下几枚丹药,不放过一切疗伤的机会。

    只可惜,陈潇面无表情,又是一刀斩来。

    这一刀,比之前那一刀,更为强大,更加锋芒无限

    陈潇缓缓摇头“在你带来队伍,布下埋伏时,就已经没有谈谈的必要了。”

    “不”

    药王的眼神中,终于流露绝望之色。

    轰隆隆

    这个刹那。

    无论灵雾山庄内外,无论东灵山上下,所有人皆生出感应,抬头望向天空之中。

    “这场战斗,终于要落下帷幕了吗”

    只见刀光惊艳,极尽升华,宛如不朽的天刀,失色了山河,璀璨了天地

    紧接着,一道狼狈的身影,倒飞而出,在半空中时,就被斩成血雾。

    “这就是所谓的武者就算是神话里的神仙,也不过如此吧”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不过,到底是谁胜了”

    记者周欢尖叫,顾不得额头碰伤,手中相机高举,试图捕捉最清晰的照片。

    更多的人在恸哭,在流泪,在哀鸣。

    那刀光太惊人,普通人连直视都做不到。

    忽然,一阵微风吹来,吹散了漫天烟尘,露出一道白衣的身影。

    “是他竟然会是他”

    只有极少数人,如余小语这般,在刀光亮起时闭了眼,此时才得以看清那人的真容。

    那是一个白衣翩翩的少年,年纪极轻,最多只有十七八岁光景。

    但他的眸光深邃无边,手中则提着一口银刀。

    此时,银刀不再平钝,刀刃锋锐无匹,似有劈山断岳,斩江裂海之威

    “陈潇那两个战斗的神人,有一人竟然会是他”

    “不会错的,前段时间我还见过他,陆家家主嫡子,樱岛欧姆龙集团幕后老板”

    无数人议论纷纷,这场战斗的照片和视频,如同狂舞的蝴蝶,通过互联网,迅速传遍千家万户

    余小语完全呆滞了。

    她身为山庄的员工,也曾好奇过,山庄主人会是什么身份。

    但她无论如何都没想到,对方的身份,竟是那有过数面之缘的陈姓少年

    哪怕早知陈潇绝非凡人,可之前的一幕幕,依旧在冲击着她的神经。

    “这根本就是陆地神仙嘛我竟然请神仙吃过面,还和他一起进过山,拍过电视节目”

    余小语失神的呢喃着。

    她甚至想到,若能请得陈潇出手,或许现在的困境,瞬间就能迎刃而解。

    可在这关键时刻,望着那遗世独立,宛如谪仙的少年,余小语终究还是迟疑了。

    说白了,我们只是萍水相逢罢了,就算真的去求人,他还能认得我么

    两人的差距太大,大到完全不真实的程度。

    “自己的事情,还是要靠自己解决,不能总是想着别人”

    余小语暗暗叹息一声,很快又重新振作。

    人渣父亲离开的早,她早早就已经独立。

    这么多年来,都是如此渡过,早就已经习惯。

    就在她自嘲转身时,一个平静的声音,忽然从身后传来。

    “你是小语姐”

    刚迈出的脚步,骤然停顿住了。

    这一日,药王谷强者齐出,倾巢来犯。

    当时,有宗师显威,王者镇压乾坤,气势煌煌。

    然而关键时刻,陆家展露底牌。

    先天遍地,宗师如云,如蝗虫过境,瞬间击溃药王谷强者。

    大名鼎鼎的陈魔王,一口神刀横空,战药王与东灵山之巅,惊艳了一整个时代

    最终。

    神刀饮血,药王陨落

    这是五百年来,第一次有王境至尊,在世人眼中陨落。

    同时,陈潇彻底坐实魔王之名

    消息传出。

    举世之间,尽皆震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