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1章 这就是你的遗言?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抬脚将烟头踩灭,苟观将视线投向远方。

    陆家方向的剧烈波动,已然缓缓平息下来,再度归于宁静。

    “战斗结束了。”

    苟观扶了扶眼镜,面孔上流露一丝笑意。

    尽管,比想象中稍晚一些,但终究还是结束了。

    今夜过后,天京陆家成为历史,陈魔王也将埋骨于此

    “而我,将始终处在暗中,攫取利益,成为最大的受益者”

    身为一切的始作俑者,苟观不禁得意的笑了。

    作为最近一段时间,在天京城风头正劲,甚至压过刘苍秋的红人

    很少有人知道,几年之前的苟观,不过是个默默无闻的看守者罢了。

    是的,当初的苟观,正是莫里斯阿刹迈封印的看守者之一

    只不过,他还有野心,更有将野心付诸实施的行动力。

    一次意外之后,他故意献身,成为这尊血族王者,在世俗界的代言人。

    从此,借助莫里斯的力量,平步青云,飞黄腾达

    放眼整个华国,恐怕根本无人知晓

    堂堂特管局局长苟观,竟会是一尊异族王者的走狗

    “陆家灭亡了,莫里斯必定会带走些好东西,但还有更多的东西带不走”

    心中默默盘算着,苟观脸上的笑容,不由更为灿盛了。

    就在这时,有清晰的脚步声,从黑夜里传来。

    苟观连忙将身边众人挥退,然后恭恭敬敬地单膝跪地“莫里斯阁下,小苟恭祝您”

    但紧接着,他眉头一皱,猛然发觉异常。

    远处的脚步声,实在太多,太嘈杂了

    仅仅是粗略的估算,最起码也有十几人之多。

    “你们”

    苟观愕然抬头,骤然间,与十几道冰冷的视线,一一相遇。

    只见刘苍秋一脸冰冷,正站在不远处,眼神冷漠至极。

    “苟观,我是真的没想到,你居然会投靠一尊异族王者”他低声喝道。

    “堂堂特管局局长,理应监控天下,司掌里世界安稳,偏偏你却去当吸血鬼的走狗”

    “若无陈前辈相救,我等今日,恐怕都要遭了你毒手”

    一位位宗师级强者走出,冷声呵斥,惊雷般的怒喝,震得苟观几欲吐血。

    不知不觉中,镜框后的眼睛,已然瞪得滚圆。

    这这这怎么可能

    按理说,眼前这些宗师强者,早该沦为莫里斯的血奴,又怎么可能会出现在此

    面对一股股骇人的压迫,苟观猛然意识到

    战局,似乎和他想象之中,出现了不同的偏差

    “苟局长,我们又见面了。”

    正当苟观心头慌乱时,淡漠的声音传来。

    旋即,一道身影横空而来,如岳峙渊渟,赫然挡住他的退路。

    “陈陈潇”苟观浑身一颤,心脏蓦地沉到谷底。

    本该必死的人突然出现。

    这也就意味着阿刹迈王败了

    一尊活了几百年的古老王者,放眼当世堪称无敌的存在,竟然会败在一个小辈手中

    “陈、陈先生,真是好久不见啊。”

    心头惶恐无边,苟观扯着嘴角,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

    就算是用脚后跟思考,都能想得明白,陈潇这是兴师问罪来了

    “港岛一别,确实是好久不见了。”

    陈潇慢条斯理地开口,清秀的脸庞上,尽是春风般的和煦笑容。

    “三四天未见,苟局长就带这么多人,来陆家登门拜访”

    苟观微微一愣。

    陈潇的话听起来,怎么像是在和老友打招呼

    难道说,他和这些宗师,还没有交流过,所以并不知道我的来意

    想到这里,他连忙挤出笑容“陈先生,我听闻陆家有难,所以才特地带人前来支援”

    “你是想要造反么”

    可就是下一句话,陈潇的声音,却骤然冰冷下来。

    万般杀机迸现

    还未做出任何反应,苟观便身躯狂震,如破沙袋般倒飞,全身上下滋滋飙血

    “陈潇你”

    噗通

    苟观的躯体,在空中横移数十米,方才砸落在地。

    此刻,他全身骨骼尽碎,到处都在飙血,几乎化作一个血人

    甚至不用陈潇出手,一个念头间,天地元气炸开,直接将苟观重创

    “你你竟然敢对我动手我可是特管局局长”

    到了这等地步,苟观依旧未死。

    他一双眼睛瞪圆,眼底遍布血丝,沙哑的声音,充满阴狠怨毒。

    “我可是老首长钦点,你若杀了我,整个华国,都容不下你”

    “这就是你的遗言”

    然而,陈潇双手插袋,神情依旧冷漠。

    “如果只有这些的话那可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话音落下的一刹。

    天地元气狂涌

    若有人能看到元气流动,此时就会发现,随着陈潇一怒

    四面八方的元气疯狂涌来,犹如万丈深海的可怖水压,自上而下,生生将苟观压成漫天血雾

    在场每一个人,只感觉天地骤然晃动。

    旋即,苟观浑身爆开,当场身死

    “陈潇你死定了”

    临死前,苟观怨毒的声音,如同诅咒,在头顶缭绕不去。

    “陈前辈,关于苟观所言,他背后的那位存在”

    一名宗师有些迟疑,踌躇着开口“我们就这么杀了他,会不会引得对方动怒”

    毕竟,不看僧面看佛面,打狗也要看主人。

    苟观被杀,他背后的大佬,必然颜面无光,很可能会发下雷霆震怒

    “动怒那也得有那个胆子才行”陈潇冷笑,“他的手下勾结异族,破开王者封印,还掳掠普通人口,他会一点都不知道”

    如果还要点脸皮,还想要保住晚节,默默地作壁上观,才是最好的选择

    众人一愣,旋即纷纷点头,心神安定下来。

    陈潇说的,的确是实话。

    真的到了那种位置,肯定都很惜身,岂会因为一时之气,而导致晚节不保

    毕竟,勾结异族王者,这等同于背叛国家,乃是不容饶恕的死罪

    “陈前辈,关于那位老首长,在下知道一些消息。”

    便在这时,刘苍秋忽然开口。

    “其实,那位老首长重病许久,已经很久没有问过外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