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8章 史上最悲催王者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这是血灵”

    莫里斯当即一呆。

    血灵这三个字,他当然再熟悉不过。

    血族天赋魔法之一,吞噬血液,控制血奴,堪称无往不利的大杀器

    五百年前,在他的巅峰时期,曾经手下血奴过万,其中更有一名王者级存在。

    哪怕是今时今日。

    仍是在血灵的力量下,他才得以控制一名看守,并最终破除封印,再度驾临世间

    “你说这东西它是血灵”

    阵阵不可思议,不断涌上心头,让莫里斯张大了嘴,整个人都快疯了。

    这张血上,的确有血道力量在波动。

    可从古至今,又有谁听说过

    堂堂血族王者,竟然会被一名人类,在体内种下了血灵

    这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

    “这怎么可能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越是回忆,就越是不敢置信。

    然而,身上的血不断绷紧,时时刻刻都在限制他的行动。

    “你在那些人类宗师身上,动过了手脚”

    突然间,莫里斯头皮一炸,神觉感应到大恐怖。

    顾不得许多,一声狂吼,全身力量毫无保留绽放,涌向四面八方。

    “本王不信给本王滚腐蚀血沼”

    阴影奥义、血之奥义、腐蚀奥义。

    暗沉的血光疯狂喷薄,三大奥义极尽威能,化作一片沼泽血海

    血沼之中,毒气奔腾,尸骨浮沉,一片死寂绝灭的景象。

    莫里斯的身形,落在腐蚀血沼中,犹如一尊至高无上的王者,直奔天空中的陈潇而去。

    “待本王将你炼成血奴,看你还怎么装神弄鬼”

    可就在下个瞬间。

    金灿灿的太阳精火,突然横空而至,化作火焰长龙,至刚至阳,耀舞长空

    金龙吐火

    轰轰轰轰

    来不及躲避,莫里斯就被一条条金龙,当场正面吞没。

    血海沼泽炸开,被金龙撕得四分五裂

    “作为一炉丹药,你的废话太多了。”

    陈潇冷漠,操控太阳精火,一次又一次,将莫里斯从天空击落。

    在最初的时候,莫里斯还会叫嚣几句。

    可随着时间流逝,火势越来越凶猛,炼化之力越来越狂暴

    “该死的人类”

    到了后来。

    就连反攻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紧守己身,全神贯注寻找陈潇的破绽。

    可惜,天地烘炉一成,大地为炉,苍穹为盖,就算存在破绽,也绝非莫里斯能够看破。

    一次次被击落,一次次被火焰焚烧

    随着一次次逃脱失败,莫里斯的修为气息,也在逐渐衰弱下去。

    堂堂王境至尊,再也没有先前的优雅,浑身破破烂烂,简直如同乞丐一般。

    “呼呼”

    莫里斯喘着粗气,双目猩红,有气无力地望着陈潇。

    到了现在,他已经没有冲破禁锢的想法了。

    这个人类少年太可怕,比当初的姚开元,更加惊才绝艳,他确实败得不冤。

    “陈魔王,你若放本王一条生路,本王可以答应和平共处,永世不踏入华国一步”

    “你开口太晚了。”

    此时的陈潇,双手如同蝴蝶飞舞,不断打出一个个玄奥的手印。

    同时,还有一件件天材地宝飞出,没入天地烘炉之中。

    那些珍材瑰宝,皆是从樱岛和港岛搜刮而来,足以令任何一名宗师、王者疯狂

    陈潇的嘴角,掀起一抹满意弧度。

    以王者炼丹,此事太过疯狂,若是传出去,必定会吓傻无数人

    但这样不可能的事情,却在陈潇手中,生生化作了现实。

    被人炼制成丹药,这恐怕是世上最悲惨的王者了。

    “现在,我会榨干你的一切力量,炼成这炉绝世神丹”

    外界,陆家大宅。

    在天地烘炉升起的一刹,宇文家众人就被全数惊动。

    “好可怕的力量若是我闯入进去,恐怕瞬间就会被撕碎”

    一名宗师仰着头,双目失神的呢喃,身心皆被震撼了。

    “这就是莫里斯冕下的力量简直如同神明一般”

    无论年纪,无论修为,一个个目光呆滞,如同化作泥塑木雕。

    如此可怖的力量,堪称改天换日,是他们永远无法触及的至高境界

    但让他们兴奋的是

    正是如此强大的存在,将宇文家选为了眷族。

    恐怕要不了多久,宇文家就能彻底平步青云,飞黄腾达。

    假以时日,就算成为能够与国家对话的存在,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以莫里斯冕下的实力,解决小小陆家,不需要多少时间,就能彻底解决战斗。”

    宇文坤满脸自豪,狂热道“这些惨叫多半就是陈魔王发出你们全都给我挺胸站好了,一会儿在莫里斯冕下面前,绝对不能失了礼数”

    闻言,宇文家众人神情大振,纷纷抬头挺胸,如同列队一般。

    “什么陈魔王还不是被冕下虐成狗,这叫声可够凄惨的”

    “今日之后,陈魔王从华国大地除名,此事当真是天大的功绩”

    一些人抚掌而笑,宛如举办午夜茶会,谈笑风生间,对眼下战局评头论足。

    对他们来说,陈魔王一死,宇文家的最大敌人,就已经从世间消失

    “快看,战斗好像结束了,冕下要出来了”

    “嗯,这是什么气味我仅仅是闻一下,就感觉修为蠢蠢欲动”

    “好香的味道,难道这也是冕下的力量不成”

    随着那惊天动地的波动,渐渐衰弱下去

    一股沁人心脾的氤氲芬芳,忽然在空气中逸散开,让所有人神情剧震,似乎浑身毛孔都在贪婪的呼吸

    “快快快,所有人都给我跪下”

    宇文坤连忙大喝,催促着所有人跪倒下来。

    宛若臣子觐见帝王,恭恭敬敬地弯下身躯,齐齐朗声开口。

    “莫里斯冕下贵安,宇文家全体,恭祝冕下修为尽复,斩杀强敌归来”

    隆隆的喊声,回荡在空气之中。

    忽然,有人察觉到不对劲,猛然抬起头,视线猛然与一双似笑非笑的眸子相遇了。

    “你们倒是说说看,那位莫里斯冕下,到底斩杀了哪个强敌”

    “陈陈陈魔王”

    在看清那道身影的瞬间,宇文家全体,瞬间如坠冰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