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0章 宇文家再登门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若天神联盟没有臣服于陈潇。

    路云静自然不会去管联盟强者的死活。

    但是现在,他们听从陆家指挥,在镇压动乱的过程中,遭受到重创。

    那么陆家就必须要对他们负责

    如果长时间拖下去,拖到人心尽失,以后还有谁敢为陆家工作

    “可惜,我们的底蕴还是不够,还有宇文家等,始终在暗中阻挠。”

    感受到四周凝重的气氛,路云静忍不住暗暗叹息。

    一时间,所有人都沉默了。

    陆家搜集不到药物,一方面是因为底蕴不够,许多珍贵药材,只有通过隐秘渠道才能购买。

    而在另一方面。

    宇文家最近全面出动,全方位阻击陆家,使得陆家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会受到极大阻力,称得上是举步维艰。

    “宇文家最近越来越猖狂了他们难道是想要造反吗”

    一名陆家族老,狠狠地一捶桌面,满脸都是阴霾。

    在路云静入主陆家之后,原来的高层遭到清洗,有的直接撤换,还有的送去养老。

    现在能够参与议事的,都是她亲手提拔上来,对路云静颇为信服与敬畏。

    “老三,这话不能乱说。”

    又有人敲了敲桌面,语气略显惊疑不定。

    “不过,宇文家的行动确实奇怪,按理说,他们很多举动,已经触及到了上面的神经”

    要知道,现在可是二十一世纪。

    法制完善,科技发达。

    如果只是大世家间的倾轧,国家方面睁只眼闭只眼,那确实还说得过去。

    只要不出大乱子,对于类似的竞争,国家从来都是默许态度。

    毕竟,有竞争,才有发展

    然而,宇文家近期动作太频繁,搅得天京城风雨不宁。

    不仅如此,还明目张胆对监天司下手,可以说简直是猖狂到了极点

    监天司。

    那是由国家设置的监察机构,负责监察天下,掌控整个里世界的动向。

    这种机构,按理说,根本没人敢动。

    偏偏,宇文家不仅动了,还几近得逞,连监天司首领的修为都废除掉了

    “若是在往常时候,宇文家的动作,早该触怒了上面,可现在上面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是啊,最让人担心的就是这点。我不怕和宇文家斗,但如果他们已经得到上面的支持”

    另一名陆家族老颤声,令得所有人呼吸一窒。

    在场众人,几乎都诞生在现代社会,对国家力量的敬畏,早已深入人心。

    哪怕有宗师坐镇,更有陈潇这尊大靠山在

    在面对国家的力量时,许多人依旧感到恐惧,担心国家会拿陆家下手开刀

    “你们说,会不会是陈魔王的存在,让国家感到忌惮了”

    忽然,有人无意识地提了一句。

    会议室中一阵骚动,众人尽皆面面相觑。

    尽管无人开口,但从不少人的表情来看,他们确实认同这个想法。

    陈潇实在太强了。

    惊人的战绩,一桩接着一桩。

    这样的存在,堪称人形核弹,就算真的引发国家忌惮,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休要胡言乱语,扰乱人心”

    路云静脸色一沉,真气运转,喝声传遍整个会议室。

    她环视全场,冷冷笑道。

    “我知道你们在想些什么,不过别忘了,你们之所以能够坐在这里,正是因为小潇的功劳,不然你们在陆家,根本什么都不是”

    一些人心头发颤,连忙压下心头的小九九。

    不久之后,有人来报。

    “经过再次检测,宇文家的三圣丹没有异常,已经送去给诸位受伤宗师服用。”

    听到这里,不少人如释重负。

    既然这次也没有检测出异常,那宇文家应该真的没有动手脚了。

    可就在这时,一声大笑,忽然从外边传来。

    “今日秋高气爽,万里无云,老夫宇文坤,特来拜会陆家主,不知陆家主何在”

    震喝炸响,犹如雷云滚滚,在陆家上空扩散开。

    一些修为较弱的陆家人,当场脸色发白,胸口压抑至极。

    “是宇文坤那老鬼”有陆家高层,面色突变。

    “宇文家的人,怎么会在这种时候到来”

    “不对劲,很不对劲,宇文家来者不善啊”

    更多人,则是在隐约之间,嗅到了一丝不妙的气息。

    就在不久前,宇文家才刚登门拜访,送上谢罪之礼,闹得天京城人尽皆知。

    这才过去多久

    宇文家再度登门,态度却明显变得不一样了。

    秋高气爽万里无云

    现在明明是冬春交替之际,外面还下着小雨,这种瞎话居然也说得出口

    “宇文家确实来者不善,不过,你们就算再迟疑,也一样于事无补。”

    路云静的感受,更加清晰直观,但她依旧面色镇定,淡淡说道。

    说罢,她也不管这些心思浮动的族老,和陈立强、小可儿几人一起,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哦,这不是宇文家主么”

    陆家大院中,路云静与宇文家来人相遇。

    宇文家的不少人,目露凶光,像是注视猎物般,视线落在路云静等人身上。

    宇文坤哈哈一笑“老夫挂怀刘老的伤势,今日特地再来拜访,不知刘老伤势如何”

    似在询问刘苍秋伤势,话语中却带着讥讽,像是在嘲笑陆家的无能

    然而,路云静依旧神色淡然,轻描淡写道。

    “我倒是记得,之前来陆家拜访时,宇文家主端茶倒水的本事着实不错,今日前来,莫非是想放下身段,当个护理工,伺候在刘老身边”

    “好大的胆子,都已经死路一条,还敢侮辱家主大人”

    一名宇文家青年冷笑,令得许多陆家人脸色难看。

    “放肆,这里哪儿有你说话的份”

    这时,宇文坤一声冷喝,将开口的青年喝退,脸上重新挂满笑容。

    “陆家主,这小子才二十五岁,年轻人不懂事,比较心直口快,您大人有大量,应该不会和他计较吧”

    挑衅

    完全是裸的挑衅

    明眼人都看得出,这名青年乃是事先安排,就为了打陆家的脸

    无论陆家计不计较,颜面都会受到损伤。

    “小孩子的事情,我自然不会计较。”

    这时,路云静平静开口“不过宇文家的家教,想必需要加强了。”

    “如果没时间的话,我也可以代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