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5章 郑会长到来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在场诸多强者中,谢云飞并非最强。

    但他的综合实力,依旧不可小觑。

    须知,剑修攻击冠绝同阶,便是修为稍高者,面对谢云飞时,也一样要小心翼翼。

    可是现在

    谢云飞先发制人,剑意横空,凌厉的剑光似有劈山断海之威。

    如此犀利的一剑

    却被这个少年,轻描淡写一巴掌,就直接抽成了粉碎

    谢云飞更是遭到重创,撞穿一面墙壁,当场陷入昏厥,不省人事。

    “老天在上,我不会是眼花了吧居然用肉身硬抗剑芒”

    “仅凭肉身之力,就比谢云飞还强,这少年难道是一尊横练大宗师”

    人们沸腾哗然,简直不敢相信。

    几名风水师学徒,原本正欲包围过来,此时却都僵直原地,浑身被冷汗浸透,连动弹一下都不敢。

    也有武道强者面露惊容,被陈潇的一掌震慑,目中闪过浓浓的忌惮之色。

    这位简直就是狂徒,无法无天,悍然打进风水师协会,却如入无人之境一般

    “等一下,那个人那个人好像是不会吧,真的是他”

    也有一些人,瞥见陈潇的面容,旋即神色陡变。

    他们这些人中,大多来自内地

    早在今日之前,那个名字就已如同梦魇,深深铭刻在他们心中。

    “陈、陈魔王来了真的是他啊”

    “有传言说,陈魔王就是东方战神,不知传言是否属实”

    “难道陈魔王也是来参加郑会长寿宴”

    刹那之间,许多人就已思绪电转,心中有无数念头闪过。

    “陈魔王做事,看似莽撞霸道,实则谋定而后动,这次恐怕又在酝酿一个大新闻”

    “他没有曝光身份,必然有所打算,我等最好还是不要招惹”

    短短几秒钟里,不少人就已有了主意。

    还有一些人,满脸幸灾乐祸,看向那些呆滞的海外强者

    在他们的身上,仿佛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陈魔王出手,必然有人倒大霉,就是不知道这个倒霉鬼究竟是谁”

    “尊驾究竟是何人,为何屡次强闯我风水师协会”

    一名红衣风水师硬着头皮,从人群中走出,身躯不由自主地发着颤。

    其他人也都侧耳倾听,想弄清楚陈潇的真正目的。

    对此,陈潇只是咧了咧嘴。

    “我每一次来,都是名正言顺进来,何时强闯过你们风水师协会”

    “”红衣风水师无语。

    你每来一次,都要大打出手

    如果这都不叫强闯,那什么才叫强闯

    这番话,也让在场许多人倒抽凉气,太嚣张了,简直没把风水师协会放在眼里。

    “尊驾,难道你就不怕得罪会长大人”红衣风水师咬牙说道。

    “你说郑睿那小子”陈潇似笑非笑,“你可以去问问看郑睿,他敢不敢得罪我”

    “你”

    红衣风水师踉跄,整个人发抖,气得连话都说不出了。

    诸多隐世、海外强者同样震惊,到处喧沸一片,像是炸了锅一般。

    陈潇的话语,瞬间掀起轩然大波,这个少年是要逆天吗,只身一人挑战整个风水师协会

    “哼,尊驾虽然实力惊人,但未免太不把我等放在眼里了。”

    便在这时,又有两道身影,各自施展杀术,化作两道长虹匹练,横空杀来。

    其中一人,身高两米有余,肌肉隆起,肌体泛着古铜色泽,宛如铜汁浇铸,赫然是一尊横练强者

    就仿佛一架人形战车,横冲直撞而来,仅凭一双肉掌,就有移山填海之威

    另外一名白衣女子出手时,半空中水光潋滟,如仙子起舞,美轮美奂,让人的灵魂都要沉醉进去。

    “就连我等,都要对郑会长敬重三分,尊驾若不收回前言,休怪妾身”

    轰轰轰

    话还没说完,一只白皙的手掌扇来,像是拍死一只蚊子般

    只手将漫天水光幻境拍得粉碎,而后余波不减,将白衣女子轰然扫飞出去

    “小子,受死”

    这时,古铜壮汉杀至,喉中咆哮如擂鼓,真的许多人气血沸腾。

    眸中寒光一闪,陈潇手掌喷薄璀璨金色神曦,速度瞬间超越肉眼的极限

    化掌为刀

    咔嚓咔嚓

    眨眼间,古铜壮汉四肢折断,钢铁般的肌肉被剖开,整个人倒飞出去,淋漓的鲜血洒落当空

    “你什么时候产生了”

    陈潇像是做了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轻描淡写收回手掌,冷漠的开口。

    “我把你们放在过眼里错觉”

    “嘶”

    直到话音落下数秒钟后,倒抽凉气之声才接连响起。

    整个大厅瞬间一片沸腾,到处哗然一片,口水直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个可是古漠,力逾万钧的横练强者,居然被一巴掌扇飞了”

    “还有那个可是云水仙子,不仅容姿妖娆,一手幻术更是出神入化,居然也挡不住一击”

    “这家伙是要逆天啊,连云水仙子这等美人都下得去手”

    尽管这两人依旧不是最强者

    但如今被陈潇毫无反抗之力扇飞,也令得许多人毛骨悚然,似有莫大的阴影弥漫在心头。

    短时间里,所有人都学乖了。

    没有人再敢上前,招惹陈潇这尊凶神,唯恐自己也被一巴掌扇飞

    到时候,就算不死,也得重伤,并且在圈子里的名声也玩完了。

    “郑会长来了”

    不知过了多久,蓦地有人低呼,所有人纷纷转过视线,看向自三楼螺旋而下的古典楼梯。

    楼梯上,名为片山的中年跟在郑睿身后,旁边还跟着两名年轻的学徒。

    “郑会长,我已经把那两个孽畜带来,您看要不要现在就”

    片山满脸谄媚,好像一条狗一样,但陈潇身后的颜氏兄妹,却骤然变了脸色。

    “片山叔叔,你怎么能做这种事情”

    他们再傻也看得出,片山分明是把他们卖了

    前脚还信誓旦旦保证,说要为他们向郑会长说情,后脚就将他们卖给了风水师协会

    “嗯你们怎么进来了”

    见到颜氏兄妹二人,片山眉头一皱,但很快又舒展开。

    他后退一步,向着郑睿躬身道,讨好道。

    “您看,这就是您悬赏的孽畜,我已经将他们带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