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1章 斩魔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在见到沈长冬的瞬间,陈潇立刻推翻了先前所有计划。

    血魔族,必须死

    无论沈长冬是上古年间,魔族大军留下的后代,还是通过隐秘途径,在近些年才抵达地球的血魔族。

    他的存在,就是对于所有人类的巨大威胁。

    现在的沈长冬,还只是五星大宗师之境,只敢龟缩在离世岛,不敢在外界冒头。

    但若让他得到足够鲜血精华,蜕变晋升,踏入王级领域。

    一尊王级血魔族现世,对于地球生灵来说,绝对是一场可怕的灾难。

    一切生灵,都将成为他的食物,所有鲜血,都将化为他晋升的源泉

    “杀”

    陈潇一声怒喝,手掌阴阳玄黄、太极两仪,横空杀来,元始神轮璀璨炽烈,绽放无穷无尽的神威。

    天空中,两道截然不同的气息,瞬间发生成百上千次碰撞。

    其中一道,周身血腥缭绕,阴森邪诡,宛如从地狱爬出的恶魔。

    每一次攻击,都有血海翻腾汹涌,让得每一个围观者鲜血沸腾,仿佛浑身上下被烈焰点燃。

    另一道身影,招式大开大合,堂堂皇皇,宛如一尊不世神帝,翻手之间,横扫诸强,镇压万古

    几名副岛主早已吓得魂飞魄散,早早逃出万米之遥,那些倒霉的试炼者只能躲入山体,借助山中法阵的力量,抵挡两人战斗的余波。

    “灾难,这简直就是灾难啊”

    其中一名试炼者颤声,其他人则是尽皆默然。

    他们之中有不少人,曾出言嘲讽陈潇,鄙视他的狂妄与不自量力。

    “最初我以为他是自恃天赋,所以才目中无人,没想到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另外一人同样涩声,这对他们打击太大,简直颠覆了许多人的三观。

    相比之下,陈潇就是九天的仙神,而他们不过是碌碌的凡人,两者之间的差距,完全无法以道里计。

    此时此刻,天空中正在进行的战斗,仅是一丝余波,就让他们感到心神颤栗

    “没错,差距太大了。”

    所有人嘴角苦涩,一句话都说不上来。

    这时,天空中的战斗,已然进行到了白热化阶段。

    两道身影再次碰撞,齐齐倒飞数百米,露出被神光遮掩的真容。

    “混账东西”

    沈长冬脸色阴沉,三只魔角断了两只,浑身上下尽是可怕的伤痕。

    若非他不断汲取血杀之书中的鲜血能量,恐怕早已被陈潇斩杀当场

    即便如此,他依旧受到可怕创伤,有一股不朽不灭的异力,始终在伤口徘徊,阻止他修复自身伤势。

    同时,陈潇一次次打爆血海,撼动他的精神,让沈长冬头疼欲裂,大脑仿佛要爆开一般。

    反观陈潇,尽管也受了伤,但伤势并不严重。

    一双眸子里,依旧是冻彻千古的冷冽杀意。

    “这头血魔的修为,比冲田神三还要弱些,只是那件秘宝着实难缠。”

    陈潇微微皱眉。

    论修为深浅,沈长冬在绝世强者中并不出众。

    但血杀之书乃是血魔族秘宝,内有海量鲜血精华,不仅攻防一体,还可治疗伤势。

    有血杀之书守护,让沈长冬的难缠程度,直接提升了好几个层次。

    若没有它的存在,陈潇早就将沈长冬诛杀。

    “我的真气也不多了,若不能一击得手,极有可能让沈长冬逃脱,从此后患无穷。”

    一时间,双方都没有轻举妄动。

    空气中的压抑,越来越凝重,虚空像是被点燃,滋生出道道雷光。

    忽然,陈潇似是想到什么,眼前陡然一亮。

    “原来如此,这个办法或许可行”

    一声大笑,陈潇身化长虹,惊悚的能量喷薄,在元始神轮的守护下,赤手空拳向着沈长冬杀来。

    “什么居然直接动手了”沈长冬一脸错愕。

    在这之前,他始终心神戒备,唯恐陈潇有底牌,能够绕开血杀之书的守护,直接对他本体造成重大创伤。

    结果大大出乎他意料。

    陈潇竟是没有亮出任何底牌,直接就赤手空拳杀了上来

    “原来如此你已经黔驴技穷了”

    转瞬之间,沈长冬便恍然大悟。

    他瞬间狞笑起来,血海暴涨,凝成一尊高达十丈的鲜血巨人,狠狠向着陈潇砸落。

    这一击,蕴含着骇人听闻的澎湃能量,一朵朵血色蘑菇云升腾,像是有无数爆炸在虚空中发生,足以毙掉寻常五星大宗师

    “死吧你的精血必然美味,本座会将你化入血海,慢慢品尝你的血液”

    就在这个刹那。

    元始神轮放光,越来越浩大,越来越伟岸,宛如一口不朽天刀,横空而来,切入血海之中。

    “白痴,本座血海可污世间万法,就算是你的神轮,也一样可以污染”

    神轮,乃是武者人体秘境的投影,是力量的体现。

    神轮被污染,等于直接打落武者的境界

    在沈长冬看来,陈潇或许是想最后一搏,但偏偏选择了最错误的一种办法。

    果不其然。

    在接触到血海的瞬间,纯白的元始神轮,蓦然染上了一层血色。

    “低劣的人类,你死定了”沈长冬狰狞大笑。

    “该死的是你”

    然而,陈潇同样大笑。

    元始神轮陡然绽放无穷血光,凄惨的色彩,在瞬间映照整片天地

    他一步踏入血海,由沈长冬亲手炼化的血海,竟是忽然沸腾,像是在欢呼雀跃,欢迎一尊至高无上的鲜血王者驾临。

    “什什么这这这”

    沈长冬整个人都呆住了,脊背阵阵幽寒。

    这片血海,由他亲自炼化,贮于血杀之书中,和他精神相连,几乎相当于他的第二具身体。

    现在,血海竟然失去控制,在向一个人类臣服

    出现这种情况,他只能想到两种可能。

    要么陈潇修为远胜于他,要么陈潇在血道上的造诣,远超他这个血魔族

    若是前者,那么陈潇根本不用这么费力,和他鏖战到现在。

    而若是后者。

    沈长冬骇然扭头,刚好对上陈潇的视线。

    这个瞬间,他像是看到了血魔族始祖重生,站在自己面前,向着自己看来

    “始、始祖”

    就是一愣神的功夫,元始神轮横斩而过,切下了沈长冬的头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