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1章 被当成肥肉了

作品:《重生之神帝归来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 ,最快更新重生之神帝归来

    “嘿,嘿,嘿,就让我看看,这一期有什么好苗子吧。”

    游轮控制室中,黑袍引路人发出怪笑,视线一动不动,锁定一块块监视器画面。

    虽然,离世岛的选拔考核,是通过厮杀搏命进行。

    但他身为金牌引路人,手上握有三个轮空名额,能够直接指定三人跳过初试,进入复试阶段。

    若是被选中者潜力高、天赋强,他还能得到离世岛的丰厚嘉奖。

    相比之下,其他银牌和铜牌引路人,就没有这等权力,顶多暗中向试炼者索取一些好处。

    因而,离世岛成员的奋斗目标,通常而言有两个。

    要么成为金牌引路人,要么成为金牌杀手

    “什么”

    但就在下一秒,黑袍引路人的眸子里,蓦然浮现一抹错愕。

    只见其中一个画面上,一名四十多岁的沧桑中年,什么准备都没做,直接就原地盘坐了下来

    这等怪异举动,令许多还未离去的试炼者,纷纷陷入呆滞之中。

    “这人想干什么,坐下来等死吗”

    “他居然坐在这里浪费时间,还真是胆子够大的”

    “难不成他想坐在这里,和其他人玩正面k的游戏”

    不少人纷纷摇头,面露讥嘲,这种无脑货色,只配成为炮灰罢了。

    “我们可是杀手,而不是纯粹的武者。”一名樱岛忍者嘲讽说道。

    对于杀手而言,虽然正面战斗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各方面的综合能力。

    像陈潇这样,上来就选择正面战斗,将自己置于阳光之下,可以说是杀手的大忌,是所有做法中最愚蠢的一种

    “原来是个无脑莽夫。”

    黑袍引路人看了几眼,很快便移开视线,不再多关注陈潇。

    每一次考核,总会有几个眼高手低的蠢货,他们往往有着共同的结局。

    尸体被丢进海里,喂饱那些凶残的鲨鱼。

    “啧啧啧,我感觉已经看到一块令牌,在对着我招手了。”

    暗地里,已有试炼者盯上陈潇,将他视为一块肥美的鲜肉。

    至于陈潇的反抗,根本没被放在眼里,面对这么一个粗心大意,完全不设防的白痴,他们有的是办法将他玩死。

    很快,大部分人散开。

    一名金发女子找到卧房,开始养精蓄锐;一个瘦小男子怪笑着,走入阴影渐渐消失;一对双生子互相牵手,像是连成一体,不露锋芒

    几乎每个人都在行动,争分夺秒,只为在五小时后的初试中,抢占最大优势

    只有陈潇化身的袁始还盘坐在甲板上。

    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尊宝相庄严的神佛。

    “原来如此,元始之妙,道尽万法,前世我看似修行圆满,实则有太多奥妙不曾挖掘出来。”

    每一分每一秒,陈潇脑海中,都有亿万念头闪过。

    越是深入参悟元始神轮,他心中的喜悦就越是强烈,深深沉醉其中,几乎难以自拔。

    “其他武者修炼,都是以五大神轮为根本,即便那些神子圣女,想要开辟更多神轮,也极为艰难,堪称万中无一。”

    “但是我不同,元始神轮如同一张白纸,我能随心所欲地作画,几乎没有任何限制”

    这就好比艺术创作。

    一般武者,只有区区五块拼图,想拼出多彩丰富的画面,自然显得格外艰难。

    哪怕是那些神子圣女,也不过是拼图的数量,再多上几块罢了。

    而相比之下。

    陈潇拥有的则是一张白纸,他可以自由的在纸上创作,只要是他能想到的,就没有任何限制

    从某种意义上说,陈潇已经跳出开轮境范畴,达到一种全新的成就。

    正所谓身在境界中,道在境界外

    就算是前世的陈潇,也只是听说过这种成就,从来没有亲眼见证过。

    “真没想到,元始天书异变,居然能带来这么巨大的好处”陈潇惊喜不已。

    “大叔,你是遇到了什么麻烦,所以一直坐在甲板上吗”

    正当陈潇沉浸在修炼中时,一声娇笑响起,随即一道火红的身影,出现在陈潇眼前。

    陈潇缓缓睁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名俯下腰身的红裙女子。

    女子身材火爆,腰肢纤细,娇艳的红唇欲滴,胸口露出诱人的雪白,一举一动皆带着魅惑,足以让无数男人都为之疯狂。

    换做意志稍弱的武者在此,恐怕瞬间就会被沟了魂魄,拜倒在石榴裙下。

    然而,陈潇却是平静的摇头。

    “小丫头,你还是省省力气吧,你的魅惑之术对我没用。”

    “你”

    楚红袖的脸色,顿时猛地一僵,眼底闪过不敢置信。

    她素来无往不利的魅惑之术,居然被这个男人一眼看穿了

    但是很快,她重新娇笑起来,霎时如同鲜花盛开,温软的娇躯,几乎要蹭到陈潇的怀中。

    “大叔,不要这么冷淡嘛,你看甲板上风这么大,不如我们进船舱里好好探讨一下”

    “这里空气挺好,我就不下去了。”陈潇似笑非笑瞥了她一眼。

    以他的眼力,会看不出对方的目的自然不可能上当。

    楚红袖的脸色,再一次僵住,忍不住暗暗磨牙。

    这个大叔,该不会是性冷淡吧本姑娘都这么倒贴了,他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几番努力下来,楚红袖无奈发现。

    这个被她当做头号猎物的大叔,居然难啃无比,任凭她如何引诱,都像木头人一样,丝毫不为之所动。

    “本来想先在他身上弄一块令牌,现在看来,必须得先换一个目标了”

    五个小时太短,根本经不起浪费。

    楚红袖咬牙,不甘心地瞪了陈潇一眼,这才恨恨离去“大叔,本姑娘还会回来的”

    楚红袖离开后,陈潇再度沉入修炼。

    一些暗中的观察者,微微松了口气,楚红袖失败了,不代表他们失败了。

    更何况,意志坚定,不代表有能力抵挡暗杀。

    只要令牌还在陈潇身上,他们就有机会,从陈潇身上夺取过来。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

    五个小时,很快就走到尽头。

    就在这时,一声钟鸣,忽然传遍整艘游轮。

    “这家伙的令牌,就由我收下了”

    伴随着一声低笑。

    一道刺目的寒光,划破了空气,斩向陈潇的脖颈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