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7章 从哪来滚回哪去

作品:《乾坤剑神

    在掌控了混天塔后,景言有些惊喜。

    肆烺大帝在炼器上的能力,相对确实强大。

    当初肆烺大帝阻止景言混元进入联盟,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想利用景言混元来炼制一件极其恐怖的武器。在联盟之内,肆烺大帝在炼器上的能力,可能是首屈一指的存在。

    而这混天塔,就是一件器物,而且非常强横。

    只要有足够的能量,混天塔便可自如的移动,并且可以释放极强的攻击手段。

    如此一来,这混天塔的价值可就非常之高了,堪称一件强横的特殊类型武器!

    当然,这混天塔的操控,也是比较苛刻,不仅需要极多的能量支持,还要求使用者拥有非常强的神魂体。在操控上,非常的复杂。

    “大家都坐吧!”景言控制了混天塔后,从密室出来,对众人说道。

    “东宇大帝,你来介绍一下原混天塔的主要人员,哪些人组成了混天塔的权力中心。”景言看向东宇大帝问道。

    肆烺大帝是肆烺混元的混元之主,混天塔自然就是肆烺混元的最高权力中心。

    至于混元内的势力,即便是混元帝国那样的势力,也只能算是王朝内的诸侯,只是比较强大的诸侯罢了。

    最高的权力中心,还是混天塔。

    “是!”东宇大帝应声。

    东宇大帝留在混天塔等景言到来,确实并无别的心思。肆烺大帝身陨之后,东宇大帝也想了很多。他经过深思熟虑,决定全力帮助景言大帝控制肆烺混元。

    景言大帝实力强横无匹,这一点不需要多证明,连肆烺大帝都陨落于景言大帝手中。再者,景言大帝能够炼制大仙涅丹,这是联盟内独一无二的存在。跟着景言大帝,得到景言大帝的信任,以后应该少不了好处。

    东宇大帝是个聪明人,并且懂得抓住机会。

    再说了,确实也是景言大帝间接让他重获自由。如果不是景言大帝,那他便一直都要被肆烺大帝奴役。虽说他并未想过背叛肆烺大帝,但谁又想永远被奴役呢?别人一个念头,就能要了自己性命,谁愿意?

    所以东宇大帝是真的想要效忠景言大帝。

    “景言大帝,原混天塔之内,肆烺大帝麾下,一共有七名混元大帝。其中康力大帝和易风大帝已经陨落,所以还剩下五名混元大帝。”

    “除了我之外,另外四名混元大帝分别是麻虹大帝,绉柯大帝,云波大帝,焚海大帝。”东宇大帝讲述道:“与肆烺大帝最亲近的帝国,分别是……”

    “帝国就先不说了。”景言一摆手。

    “东宇大帝,你现在,就给麻虹大帝、绉柯大帝、云波大帝还有焚海大帝这四个人传递讯息,让他们立刻回混天塔。嗯,就说是我的命令。”景言说道。

    “是!”东宇大帝应道。

    当着景言的面,东宇大帝拿出传讯宝物,给另外四名混元大帝传讯。

    要完全掌控肆烺混元,不可能一蹴而就。即便景言实力无匹,也需要人做事。

    不说这肆烺混元了,就是景言自己的混元空间,景言也是需要天庭和造化神宫来管理。

    而现在,景言首先要做的,就是将混天塔的权力中心,重新的建立起来。掌握了这个,下一步才是对付那些混元帝国和其他大大小小的势力。

    路要一步步的走,饭要一口口的吃。

    先解决了麻虹大帝等四个人的问题,才算是打开了掌控肆烺混元的突破口。

    所以,景言现在将这要四名混元大帝重新找回来,加上东宇大帝,组成新的混天塔机构。

    “景言大帝,命我回混天塔?”麻虹大帝接到了东宇大帝的传讯。

    他没有给东宇大帝回讯,而是思考。

    “景言大帝已经来到肆烺混元,他要掌控肆烺混元。召我回去,应该并不是想要除掉我。不过,如果我就这么回去,怕是会被人骂没有骨气吧?”

    “嗯,还是等等再说吧!”

    麻虹大帝如此想着,他倒不太抵触为景言大帝做事,只是考虑到面子问题。毕竟,他曾是肆烺大帝的下属,而肆烺大帝又是死在景言大帝手中。他担心,被混元内的修行者背地里骂。

    “呵呵,这个景言,还下令让我回混天塔?”

    “哼,他以为自己是谁?”

    “我不去,他又能怎样?东宇这个混账没骨头的狗东西!”云波大帝接到了东宇大帝的传讯,他连连咒骂。

    ……

    “东宇,你这个该死的叛徒!”云波大帝,在接到东宇大帝传讯后不久,就回讯辱骂东宇大帝。

    “云波大帝!”东宇大帝皱眉。

    “别叫我的名字!你这个该死的狗东西,你愿意做景言的走狗,老子可不愿意做。我的主上,是肆烺大帝,而不是那个卑鄙的景言。你这混账,还敢给我传讯!”云波大帝不断的辱骂。

    东宇大帝是当着景言面给这几个大帝传讯的,所以云波大帝传讯给东宇大帝的这些话,景言自然也是听得真切。

    听到这些话,景言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火阳大帝等人,也都皱眉。

    “云波大帝,肆烺大帝已经死了。现在肆烺混元的主人,是景言大帝。”东宇大帝凝声说道。

    “去死吧!让那个景言,也去死!我云波,绝不会效命于他!让他滚出肆烺混元!”云波大帝说完这句话后,结束了与东宇大帝的传讯。

    东宇大帝脸色难看,他转目看了看景言。

    “景言大帝,这云波大帝的脾气有些暴躁!他与肆烺大帝,关系亲近。他和已经死去的康力大帝,还有焚海大帝,都没有受肆烺大帝奴役。给我点时间,我会劝他改变主意。”东宇大帝小心的对景言说道。

    景言摆了摆手道:“不必了!缺他一个,算不得什么!”

    另一边,云波大帝在结束了与东宇大帝的传讯后,便是放出了消息。

    他说东宇大帝是叛徒,是走狗。说景言是外来者,是侵略者。

    他还说景言想要收买他,这辈子都不可能,他要让景言从哪里来就滚回哪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