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一十八章 破灭

作品:《仙路至尊

    苗君继续在做着看上去似乎是无谓的抵抗,其作用也仅仅只是将普元与杨君山联手将其彻底镇压的时间稍稍延缓而已。

    杨君山则冷笑道:“阁下还是担心一下自己的好!”

    苗君看上去却似乎不以为意,仍旧面带笑容自顾自的说道:“与其他位面世界的界主被位面本源意志长时间无声无息的渗透融合相比,毫无疑问你算得上是一个异类!”

    “丰天世界位面意志何等庞大,甚至需要九位界主联手才能够勉强进行掌控,然而因为你的存在以及丰天世界的提前解体,近半的位面意志在短时间内对你进行强行冲击与渗透,与其他界主长时间若无细无声一般的渗透相比,你的遭遇无疑要短暂的多,却也要狂暴的多。”

    紫霄神雷的电光已经攀升到了苗君的胸口附近,杨君山冷笑道:“这一切都是拜阁下所赐,可惜阁下的算计最终还是落空了。”

    苗君此时已经被普元天尊的镜光牢笼禁锢在原地,身躯又被杨君山的紫霄神雷在不断的侵蚀,然而他仍旧一副面不改色的模样,语气沉稳道:“无可讳言,位面本源意志,或者说我,最初的也是最理想的目标原本就是你!”

    “如此说来,反倒是杨某该受宠若惊喽?”杨君山语气之中带着几分讥诮。

    苗君对此却充耳未闻,继续说道:“这种源自于神魂的狂暴冲击与渗透,可能会对你造成严重的神魂创伤,原本并不足取,只是在丰天提前解体下的无奈之举。”

    “但因为我已经成功夺舍,在这具身体当中凝聚了人格意识,自然也就不用在意你的神魂意识是否完整,大不了将你的神魂意识彻底泯灭之后,再重新夺舍一次便是!”

    杨君山冷哼一声,手腕一抖,缠绕在他胸腹之间的雷芒陡然抬头化作一柄短枪,刺入了苗君的胸口之中。

    飞溅的鲜血在半空居然能够自行游走,试图躲避雷芒与镜光的捕捉,但最终还是在溅射的雷光以及纵横交错的镜光之下尽数被湮灭。

    胸口上被破开的伤口正在努力的合拢,却又被雷芒强行撕裂、烤焦,如此反复争夺,只能带给苗君更大的痛楚。

    毫无疑问,这位被位面本源意志夺舍的苗君仙尊,连带着他的肉身修为也跟着踏入了“滴血重生”的境界。

    苗君闷哼一声,脸色变得惨白,然而却仍旧呲着牙浮现出略带狰狞的笑意。

    “可惜你的应对方式却是出乎了本尊的意料之外。联合其他几位界主,在得到你庇护的情况下,对位面本源意志的冲击进行调控,从而极大的减轻了本源意志的冲击,的确是大胆而又新颖的手段。”

    “更令人想不到的是,面对瞬息之间成就混沌至尊的诱惑,你居然选择了放弃,而是另辟蹊径用来强化肉身,用一种看似舍本逐末的方式,将自身的锻体术推升到了前所未有的不灭境第五重境界,从而再次避开了位面意志对于你神魂的冲击和渗透。”

    混沌之中,三十六道镜光从悬浮在各个方位的三十六面昊天镜当中发出,并最终汇聚在苗君一个人的身躯之上。

    杨君山的紫霄雷芒也渐渐越过了他的肩膀,扼住了他的咽喉。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杨君山手中的雷霆之矛遥指苗君的咽喉。

    虽然混沌本源能够大幅削弱神识感应的范围,但杨君山还是能够通过混沌本源流淌当中传递来的涟漪,判断出有越来越多的大神通者赶到或者正向着这里赶来。

    苗君似乎对于他接下来的命运并不关心,哪怕他现在能动的只剩下了一颗头颅,却仍旧笑意盈盈的说道:“杨君山,你觉得之前在混沌入口之外,我当真是被你残留在混沌之中的阵法禁锢了吗?”

    杨君山神色不变,道:“当然不可能!那个只是我用来预警的手段,杨某还没有自大到用一座在混沌本源侵蚀之下的残阵,便能够禁锢一位合道巅峰存在的地步!”

    “那么你知道我为何要被你的阵法禁锢在那里,而不是在第一时间挣脱吗?”

    苗君在一开始嘲讽了普元天尊几句之后,接下来便一直在与杨君山对话,到得后来更是基本无视了普元天尊的存在。

    而普元天尊也似乎一直在淡化自己的存在,只是以一个协助者的身份在帮助杨君山对苗君进行压制。

    无论是普元、苗君,还是杨君山,三人都明白,真正的最后时刻来临之时,只能是继承和承载了丰天世界绝大部分本源意志的苗君与杨君山之间的对决。

    或者一方留存,或者两者同归于尽,共同寂灭!

    至于两者共存的可能性,在苗君停留在混沌入口之外的时候,便已经不存在了。

    杨君山的目光在混沌入口所在的方位瞥了一眼,道:“看来还有其他的意外发生!”

    普元天尊脸色也突然一变,他似乎也想到了某种可能,不是因为杨君山或者苗君,而是关系到他自身。

    在这一瞬间,普元天尊甚至有一种尽快抽身而退的冲动。

    然而他最终还是忍住了,事情到了这一步,如果他现在放弃,那么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成了无用功,况且现在就算是回归周天星界也已经晚了,该来的还是会来!

    苗君神色间忽然泛起一抹奇异的神色,如同一个殉道者一般,将头脸仰起,目光仿佛能够穿透混沌看到未来,声音如同吟唱一般在混沌之中震荡:“来吧,来吧,还在等什么,做一次最后的较量,世界意志不灭,必将会在你身上重生!”

    一道道裂痕开始在苗君的身躯上浮现,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即将破碎的琉璃,苗君在这个时候居然选择了自我寂灭!

    “不好!”

    普元天尊心中一惊,身随意动便要上前。

    然而杨君山这个时候却比他更快一步。

    “锏来!”

    一声断喝震荡混沌,甚至令从混沌入口处向外喷涌的混沌本源被截流。

    普元天尊身形大震,硬生生的止住了自己正要上前的身躯,神色间甚至闪过了一丝惊惧和犹疑。

    一道锏影从他眼前划破了混沌,破开了时空的禁锢,重重的敲在了苗君布满了裂痕的身躯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