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二百二十八章:挂枝

作品:《劫天运

    话虽这么说,但古龙秀总是觉得残酷,她和古龙俊、古龙驰的感情都很好,甚至不叫皇兄而是直呼哥哥,可见亲近非同一般,不过或许也是她从来没把自己当成古龙皇来看待的缘故。

    但她却忘了,其实古龙俊并没有如她一样的维护她,在关键的时刻,甚至有过牺牲古龙秀的意图,所以我一直也是非常反感这家伙的行径。

    当然,古龙驰也不见得比古龙俊会好多少,皇室子弟,要么非常的精明,要么就需要有很强的危机意识和解决问题的能力,要不然早就给其他的子嗣拉下来了,古龙俊和古龙驰能够出类拔萃,自然是有着自己为人处事的办法,特别是面对数不清的家族和各种盘根错节的关系谱,他们更是展现了皇室子弟才有的果决。

    古龙秀是另类,长得清秀甜美,有着人畜无害的心态,在古龙俊和古龙驰的保护下,能在家族争权夺利中顺利的活到了现在,不过她现在古龙皇的身份,确实也是非常尴尬的存在。

    “让他们两兄弟都各自去试试吧,古龙俊需要权势,古龙驰又何尝不是?两个人都比你想象的要强大得多,他们一个在中央已经稳住了古龙家的根基,获得了自己想要的权势和地位,而一个在天城环形圈区域,也日益做大,逐渐拥有了能抗衡自己大皇兄的资本,他瞄准的又何止是一城之主的位置?古龙俊的古龙皇之位一日不坐实,他仍然觉得有机会,古龙俊深知这点,所以总是想要以各种办法来让我册封他。”我冷笑道。

    “正是这样,所以如果古龙皇的位置一旦交给古龙俊,他下一步必定是要把古龙驰吞掉,因为周围环形圈位置实在太重要了,等同是古龙家最重要的一个出海口,一旦给古龙驰彻底遏制住,他就无计可施了,当然,那也是在两人关系达到冰点的时候。”新垣影说道。

    “啊……不会的,大皇兄怎么会对驰哥哥动手……以前,大哥对驰哥爱护有加,就算是我们都落入了夏大哥手中,他也是选择了救驰哥哥……”古龙秀连忙摇头,她是真的不相信兄弟相残。

    “此一时彼一时,皇家无情这点,难道你还没见识过么?”我摇头一笑,古龙秀咬着嘴唇,眼泪汪汪的看着我。

    “兄弟制衡,互相激励发展,古龙家一样可以壮大,其实你看到的表象,一样是和谐可亲的,就如今夜酒宴,你两位哥哥可有互相不对付的?”新垣影笑道。

    古龙秀顿时摇头,而新垣影继续说道:“那可不是他们感情好,而是都笑里藏刀,各怀鬼胎呢,所以夏大哥一听到古龙俊竟想趁着酒意索要古龙皇之位,立即就斥退了他,因为这是狼子野心,古龙驰倒是很聪明,这个时候居然沉得住气,要知道这个城市尽在他的掌握,古龙俊有什么动作,他应该会第一个知道。”

    “真没想到……会那么复杂。”古龙秀叹息,心中仍然不愿意相信自己两个哥哥早就面和心不合了。

    “呵呵,古龙驰不来,说明他精明,但我也就看出了他同样有野心,他来了,我虽然觉得他不够聪明,但反倒会觉得他还算实诚的人,这互相之间都会让我改变对一个人的看法,我动用古龙驰对付古龙俊,并不是把一只肉猪推到老虎面前,因为古龙驰可是一头野猪。”我笑了笑。

    古龙秀无奈的看着我,随后挽着我说道:“秀儿已经厌倦了这些争锋,今夜已经无心一切……若是他们太过分了,只希望大哥看在秀儿的面子上,不要伤他们性命就好……”

    我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脑袋,笑道:“除非是谋逆篡位,伤天害理,否则我答应你都不会轻易对他们怎样。”

    “嗯……谢谢大哥……”古龙秀点头,但还是一脸的倦意,让她一下子接受这些复杂的皇室争斗,她都会觉得很累,就是在天城,她接触的都是一些简单的工作,而且还是正能量的居多。

    “夜已经深了,夏大哥喝了不少酒,需要有人照顾,今晚我还要在殿内处理一些公文和情报,就照顾不了夏大哥了,秀儿妹妹能够代劳么?当然,如果你累了,这件事让纸仆去做也是可以的,虽然冷冰冰的……”新垣影笑吟吟的说道。

    “不不,请让秀儿来,怎可让纸仆去做此事……”古龙秀慌忙拒绝,随后一脸希翼的看着我,新垣影掩嘴偷笑,其实这是要撮合我们了。

    四方皇族在环形圈拥有的巨大界面不但设有我的行宫,而且还极尽奢侈之能事,我自己住的简易界面和这里比起来,简直就成了一般仙家居住的地方了,古龙秀应该是提前做好了功课,带我进入卧房的时候,还一路沿途介绍这里的布置,看得我当然是颇多感慨。

    而卧房之中又有山水,似乎是得到过我住所的不少情报,设置得跟大型园林似的,让人看到就觉得浑身舒坦。

    当然,更多是有美人在侧时的暖意,古龙秀性格算是很好的女子了,不但完全不会生气,对人的时候带有种呆萌气质,让人忍不住生出保护欲望,看到她从纸仆那结果茶水和洗漱用的脸盆,忙得是手足无措,我也不由笑了起来。

    “你自小就生长皇宫之中,享尽锦衣玉食,而如今身为四方古龙皇,平素里应该都是别人照顾你,倒是第一次伺候别人吧?”我笑了笑。

    古龙秀脸上一红,连忙说道:“不许笑话秀儿,我又不是孩子了……”

    我又笑了起来,女子军团里,确实每个女子都有自己独特的一面。

    纸仆都没能进入房门,古龙秀仿佛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禁区,而且不但只让我躺在床上,还不让我起来,这姑娘照顾起人来,跟照顾残疾似的,不过为了不拂了她的好意,我也就忍住默不作声。

    结果一个时辰后,给我洗脸擦手后,她就在那团团转起来,根本不知道要继续做什么了,站在那坐也不是,站又觉得尴尬,显然她是得到了女子军团几位‘前辈’的点化,这是心中有这应对策略,可却不能跟其他的‘前辈’那样果断的实施,因此才会有这一幕。

    “你……你打算今晚就站在那儿看着我一晚上么?”我忍不住笑了起来,随后坐起身,她当即过来要把我放回床上,我知道她这是少女心,羞怯惹的祸,也就不打算再让她苦熬下去了,笑道:“你也喝了不少酒,今晚也睡在这里好了,总站着也不是事吧?”

    “可是……可是……”古龙秀脸上红得跟熟透的苹果,有些扭捏起来,我笑了笑,说道:“如果你认自己的床,就早点回去歇息吧。”

    “不不……”古龙秀顿时是摇头,但一想到自己竟要赖在这里,心脏跳得连我都能听到急促的撞击声,她想了想,一会儿后就灵光一闪的样子,忽然说道:“大哥……我忘了给你宽衣解带了!”

    我听罢,有点哭笑不得起来,这姑娘确实是太过纯真了,这接下来,她当然又是一阵的要重新折腾我,不过这次给我把城主的衣衫脱下,我是死活不愿意再穿上别的衣服了,这让古龙秀羞怯不已。

    看着三更天都过去了,我也懒得再跟她折腾,干脆将她按在了床上,好让她彻底失去了抵抗和矜持。

    新月像是挂在枝头,倒是个格外迷人的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