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九十二章 火飞冠影

作品:《金枝夙孽

    巴伦王妃发现,那并不是真的巴伦天一样大的失望,让她的脚步停了下来。巴伦可真是小气。甚至想像这样假以他人之手一言不发的把自己杀掉。

    这时,她忽然记起来自己满面泪痕。一脸乞讨的表情。跪下来求她那可贵的心上之人,祈求他的怜悯的样子。现在全部落在这面容如同饿鬼的下贱之人眼里,她们没有资格看到这样的她。她真的不甘心让别人看到自己这个样子,她要挖去她们的双眼。再割掉她们的舌头,甚至要挖去她们脑子里面关于她这样可怜的全部记忆。

    就在这梦境渐渐变得混乱不堪,将要沉浸于睡眠之中的时候,一点璀璨到能够照亮三干世界的王冠在忽然出现了熊熊烈火之中,展现出它确切的形状

    这应该只是一个梦人在做着梦的他也能够深切的确定,这一定就只是一个梦,但是在梦中看到的那王冠的形象却是如此的鲜活灵动,就像是在火中被堂而皇之的某种力量拉出来,就摆在她眼前,如果说,现在有人想要否定它的存在,才像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不,这一定不是真的,没有人能够在火中取出的东西,那东西也不存在于火中

    巴伦王妃想让她这想象大于实际的梦境停下来却觉得她被梦里的力量控制住了,只能那样孤零零的跟着那力量的引导

    那顶王冠仍然在她眼前,不需要任何力量的悬浮在空中,就像是有人在托举着它

    然后她像是从这一个梦境之中跌入了另一个梦境,儿时的记忆如同山呼海啸一般的朝她裹挟而来,她早已很多时不见的乳娘出现在她的回忆之中,然后是那些一直被她的乳娘挂在口边的故事,一行行一排排的流过她的身体。直到在那故事里也出现了王冠的模样

    我们部族最奇特,我们的王冠自火中获得那是让所有人都惊叹不已的光景我们将看到的活是与普通的火不同的来自于世界尽头的荒火,它的全部职责是保护王冠的完整与神圣不可侵犯,它不会再除了拥有王冠珍藏地的任何地方燃烧

    这样的故事,原来在她小时候就已经听过千百遍

    当她在另一声战马长鸣的打扰之中清醒过来时,她听到了她自己的最后一句梦话,“我要杀掉你我要带上王冠”她抬了抬手臂,发觉这场休息其实毫无意义,现在,她双手无力那些力气好像都用于与噩梦去对抗。不过她还是逼着自己马上打起精神来。

    又重新躺了一会儿。感觉到体力充沛的时候才起床。今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每一样都刻不容缓。

    比如,现在第一个要做的就是要闹出很大的动静。新搭建的帐篷里面除了几只水杯,没有别的东西,她把它们摔在在地上。

    然后拔出插在靴子上的匕首。把她刚刚从上面爬起来的那张羊皮褥子大卸八块。割那块褥子时发出的声音那么奇特。像是她对她父汗做的这整件事情的控诉。一切本来都好好的。即使巴伦乖戾嚣张,即使他就在她眼前,向另一个女子示爱。可是她还那么有信心,会将一切扭转。

    直到后来她父汗代替他,把一切弄得破碎不堪。

    侍女很迟缓的被声音惊动。挑起帐帘的同时挨,了她飞出去的一块皮褥子砸头,尖着声音叫了一嗓子马上让她想要出现的人全部都出现。

    大家一起扑上来,想让她停手。

    她拿起匕首比住自己的肚子,“你们谁敢过来”

    那群家伙全被她吓住了,全部都退开来一起堵在大帐门口,慌里慌张的来回搓手擦冷汗,却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直到她哥哥的声音响起,人群才哗啦一下子的退开到两边。他来得可真是快呀。他刚刚也一定就绕在这外面,或许已经绕了一夜。他本来也想除掉她,不过是一直没有找到借口而已。她的哥哥现在已经视她如眼中钉肉中刺。他会把他父汗到现在一直按兵不动的原因,都怪罪到她头上。

    他的嘲笑又臭又硬,事实上也像从前一样毫无攻击力,“到底是什么时候,长得这么大的,小时候也曾毛茸茸的可爱,我的妹妹我以为,我会爱你一辈子可是似乎就在不经意之间变得不听大人的话,挨噘起嘴巴总是在生气,再到现在的已经开始忤逆长辈们的意思现在连那颗心也变了样子”

    “干嘛只怪我一个人走的远了呢兄长不也是一样的吗”她的声音带着小女孩一般让人不得不心疼的颤抖,在他听来恶心万分

    大王子看向他妹妹的眼神已经彻底进入了永远的黑暗。

    现在,有这么多人看着她又玩起了新的把戏,她不会再顶撞他,将身体蜷得小小的,连缩在被子里面颤抖的姿势都无可挑剔。

    看她不肯说话,还要装的懦弱,与之前跟他针锋相对咄咄逼人的架势判若两人的样子,她的大兄长彻底暴躁起来他明知不该这样但无法控制像火山一样喷发的愤怒,“马上把你自己收拾规整,父汗要见你还有他的那些盟友警告你,在他们面前不要出任何的纰漏接下来要说什么话,我也会好好的告诉你”他的大兄长面含怒气的立在他面前,身上的衣服与他们前天初次相见时一模一样。只是多了很多的风沙痕迹,而且脸上的表情都渐渐在怒气之中,过度的狰狞,显然是自己故意的做低伏小让他感到恶心。这样看来巴伦王妃心里反倒觉得好笑。梦中的那些惊恐,已经让她受够了。调教她兄长会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不过今天不是调教,而是要所有人都看到她很怕他,就像耗子怕猫那样怕,此时跟在他身后的是他的两名谋士。是因为上一次他被自己问到词穷了么

    巴伦王妃做出恐惧卑微的样子,将被子紧紧的裹绕在自己身上,又不断的用手去抓那些已经被她剪碎的羊皮褥子。一点一点的覆盖在自己身上。仿佛那些是能够为她遮风挡雨的最好盔甲,“哥哥求求你,放过我一切都不关我的事我没有办法劝他们,也没有办法劝你”

    她的大兄长已经被她的这些伪装弄得不厌其烦,“我要你现在立刻马上下来然后乖乖的换上他们带给你的衣服,父亲的那些盟友们可没有一个是好脾气的,只怕现在他们就已经等不及了”

    ,